香港股市 將在 4 小時 37 分鐘 開市

美國以經濟做武器潛藏風險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個月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中國副總理劉鶴。 圖片來源: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如今在美國的軍火庫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飛彈,不是坦克,也不是戰鬥機,而是美國的經濟影響力。但值得深思的問題是:美國是否在過度使用這個武器,結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經濟實力,傷及令其如此強大的根基?

誠然,在運用美國經濟實力上,特朗普政府一直隨心所欲,效果往往相當不錯。由於不滿中國、墨西哥、加拿大和歐洲的貿易做法,特朗普政府採取加徵關稅的舉措,加大這些國家進入美國市場賺取豐厚利潤的難度,除非它們改變政策。而當關稅不起作用時,那就加徵更多關稅。

美國迫切想改變伊朗的行為,甚至可能想顛覆伊朗的政權,因此針對該國的石油部門、金屬產業和軍方將領實施制裁,將其排除在美國領導下的國際金融系統之外。為了迫使不滿的盟友聽話,美國威脅如果其企業繼續與伊朗做生意,那麼亦會受到制裁。

為了讓委內瑞拉政府易主,改變北韓政府的行為,美國進一步限制兩國貨物出口,並利用自身經濟影響力迫使其他國家與其步調一致。此策略正在產生效果,如關稅措施正迫使中國考慮大幅改變其掠奪性的經濟行為,經濟制裁則重創了伊朗經濟。

這個武器行之有效,至少短期內如此,因為美國的經濟投射能力依然非常強大。美國市場龐大且富裕,每個人都想要進入。美國金融系統處在國際商務的中心,美元無疑仍是全球最常用的貨幣。各國和企業在開展國際業務時必定會用到美國金融系統和美元。

但是,這樣做存在一個切實的潛在風險,如此頻繁地部署和動用其經濟武器,從長遠來看,美國將不分敵友地把他人驅離其經濟勢力範圍。美國前副國務卿Robert Hormats說,這些不是零成本選項。Hormats曾為幾任總統擔任國際經濟顧問,最早可追溯到尼克遜(Richard Nixon)。

美國對中國等國家的輸美商品加徵關稅,這不單推高了這些商品在美國的售價,還促使這些目標國家在其他國家開發市場和長期貿易關係。同時,就像中國已經採取的做法,其他國家也可能進行反制,減少購買美國商品。這些國家可以從其他國家購買小麥和大豆等,發展不涉及美國的持久貿易關係。

Hormats表示,如果美國變成一個不可靠的供應國,其他國家將轉向美國的競爭對手,當制裁結束時,以前的供應鏈將難以恢復。還存在的一種危險是,美國會讓盟友和對手有動力尋找繞開美國金融體系的國際商務資金通道。

目前,除了使用美國銀行機構進行國際交易清算,幾乎沒有其它選項。因此,敵對者會發現,如果與美國作對,他們將無法進行大部分國際商業活動,同時會受到美國制裁。但面對這種局面的不單是敵對者。美國的盟友國家亦知道,如果不按照美國的要求停止與美國黑名單上相關國家的商業往來,那麼他們自己的公司也會被孤立。無法進入美國金融系統的風險是一個很強的推動因素。

然而,過度使用這種威脅可能會迫使其他國家尋找美元和美國銀行機構之外的替代選擇,這些國家中也包括美國在向壞人施加金融壓力時尋求合作的那些盟友。Hormats指出,鑑於美元的突出地位,現在要找到替代選擇並不容易,但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過度使用可能會侵蝕美元的地位,進而削弱美國的影響力。

實際上,有跡象表明,其他國家正在尋找美元和美國所主導金融網絡的替代品。雖然美國實施了制裁,但歐盟正嘗試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統,以使石油公司和企業能繼續與伊朗開展貿易。中國已明確表示,將樂於領導一個不同的國際金融體系,並將人民幣作為美元的替代選擇。此外,在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後,美國的11個環太平洋盟友已推進了他們自己的新貿易同盟的建立。

在經濟領域,美國依然是那個「大孩子」,但並不是唯一的大孩子。風險在於,美國可能被視為經常恐嚇其他孩子的霸凌者,促使這些孩子聯起手來,想辦法躲開美國。

撰文:Gerald F. Seib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貿易談判無果而終

中美貿易談判是如何陷入僵局的?

中國為何在與美國的最新貿易衝突中按兵不動?

白宮經濟顧問:中方邀請美方赴北京繼續貿易談判

美國提高關稅之際,面臨債務困境的中國會加碼刺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