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13 分鐘

美國國債收益率會跌至負值嗎?

債券收益率下降常被視為經濟的不祥之兆。 圖片來源:RICHARD DREW/ASSOCIATED PRESS

上周美國政府債券收益率大幅下滑令投資者措手不及,一些人開始思考一個以前根本無法想象的問題:美國利率會否有一天會變為負值?

過去,借錢出去的人可以收回更多的錢,這是對通脹、償付風險以及放棄其他投資的一種補償。

但現在全球有超過15萬億美元的政府債券收益率為負值,意味着持有這些債券的儲蓄者正在向政府付費存錢。

到目前為止,美國尚未出現這種情況。不到一年前,美國聯儲局還在上調短期利率,投資者相信,隨着美國經濟增長加速以及失業率跌至歷史低點,長期債券收益率將繼續攀升。當債券價格下跌時,債券收益率上漲。

然而中美貿易爭端、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去年年底的金融市場動蕩改變了這一局面。聯儲局在2019年年初轉變政策立場,並在上個月末下調短期利率,為2008年以來首次。

上周,由於匯率戰擔憂加劇,債券收益率暴跌。這引發了一場新的討論,即更強大的因素已經將其他地區的收益率拖至零以下,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可能也無法倖免。這些因素包括金融危機以來的經濟增長乏力,以及令許多經濟學家感到困惑的持續疲軟的通脹。

Sage Advisory Services債券經理兼負責人Mark MacQueen表示:「如果10年前你提出負利率問題,人們會笑着把你趕出房間。如今,人們正在快速接受負利率的觀點。」

在過去10年的其他幾個時期,收益率亦曾處在如此低的水平。但許多投資者不確定的是,如果政策面沒有改變,經濟前景沒有意外好轉,那麼這次會有什麼因素能使收益率回升。

基準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周五收於1.731%,仍遠高於零並高於1.3%的紀錄低點。但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周一度跌至1.6%的低點,影響波及多個市場:銀行股下跌,金價升至6年高點,油價跌至近7個月低點。

收益率下降常被視為經濟的不祥之兆。收益率下降通常意味着投資者湧向避險資產,與之同時出現的是對經濟增長和通脹放緩以及美聯儲降息的預期。

並非所有投資者都相信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定會進一步下滑,認為收益率可能降為負值的人仍佔少數。雖然美國經濟最近有所放緩,但仍高於歐元區和日本。一些投資者還認為,經濟增長最終會推動通脹上升,如果聯儲局為經濟注入額外活力的話就更是如此。

日興資產管理(Nikko Asset Management)全球固定收益主管Andre Severino表示:「我們對收益率水平有點困惑,其中似乎體現了對世界末日的預期。」

不過,收益率的持續下挫可能會對美國投資者和整個社會產生重大影響。在歐洲和日本,經濟增長緩慢、低通脹和激進的央行刺激措施已導致收益率水平處於負值,刺激措施包括負利率和大規模資產購買等。這一局面有助於緩解經濟陣痛。

但負收益率並沒有給這些經濟體帶來真正的復甦。不單如此,負收益率還限制了銀行盈利的能力,傷害了客戶,並對金融體系構成威脅。

百達資產管理(Pictet Asset Management)全球和地區債券主管Andres Sanchez Balcazar表示,低收益率不一定會引發不良後果,但也不會產生利好效應。最終,低收益率將給社會帶來極大壓力,面對不佳的投資回報,客戶會發現他們的退休生活並不是他們所期望的那樣。

常駐日內瓦的Balcazar一直是負收益率債券的買家。他表示,只要收益率高於央行提供的負利率,投資這類債券就是有道理的。雖然對美國國債收益率是否將跌至零以下持懷疑態度,但Balcazar表示,如果經濟形勢惡化且美聯儲重啟危機後的購債計劃,那麼收益率水平可能會進一步向零靠攏。

對於過去十年發達國家經濟增長如此緩慢的原因,投資者、分析師和經濟學家提出了各種各樣的解釋。其中包括政府和企業所持有的歷史性的債務水平,一些人認為債務水平限制了投資規模。

有經濟學家認為人口老齡化亦會阻礙經濟生產力,原因在於人口老化會造成勞動力萎縮,而那些在職業生涯中積累了技能的工人退休後,取而代之的是專業知識較少的年輕人。

美國的通脹在經歷十年的經濟增長後依然沒有出現大幅上升亦是有原因的,其中包括技術發展和全球供應鏈等,這些因素壓低了產品的生產成本。

部分投資者現在認為,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下滑速度可能會較預期加快。最近幾周,有跡象顯示為了在聯儲局出手前採取行動,各國央行都在競相減息,並通過打壓本國貨幣來支持國內經濟。

此類行動最終可能迫使聯儲局加快減息步伐,而這將壓縮聯儲局在美國果真陷入衰退情況下的減息空間。這亦可能為聯儲局考慮長期購買債券、甚至是負利率等其他形式的刺激政策提供更多理由。

Tradeweb數據顯示,上周五(2019年8月9日),10年期美國通脹保值國債收益率約為0.06%。這顯示在經過通脹因素調整後,傳統的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已逼近零值,凸顯了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下跌幅度。

撰文:Sam Goldfarb / Daniel Kruger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恐破裂,特朗普稱已為談判取消做好準備

中國警告香港:若局勢進一步惡化,將出手干預

中美貿易爭端升級之際,中國出口意外反彈

中國不是在操縱匯率,是在等特朗普下台

華為發布Android替代系統鴻蒙,但非優先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