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美國年輕人已經唔再傾電話?

T

為了更清楚地了解年輕人如何使用影片聊天,Yahoo實驗室(Yahoo Labs)的研究人員讓生活在三藩市灣區的16名青少年寫兩周日記。結果發現,這些調查對象喜歡「一心多用」,一邊打掃房間,一邊瀏覽社交媒體,一邊和朋友聊天。有時候聊天過程幾乎持續整晚——孩子們會下樓和家人吃飯,然後回到樓上接著談天。

「他們會打開影片聊天然後把手機扔在某個地方,」Yahoo首席助理研究員本Frank Bentle表示,「他們基本上是在免提狀態下聊天,因為鏡頭會一直對著天花板。」

「免提模式」的說法聽上去很像打電話。但是不要向年輕人把這兩件事相提並論。「打電話幾乎被視作一種粗魯的行為,」Frank Bentle表示。就彷彿他們在說,「我要去打擾別人,讓他們的電話響起,打斷他們,並且某種程度上強迫他們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他說。Frank Bentle曾與上述研究的第一作者、華盛頓大學博士候選人Mia Suh共同從事這項研究。

曾幾何時,通話是最常用的手機溝通方式。根據消費者研究公司MRI-Simmons在2012年秋季做的一次研究,當時有94%的受訪者表示曾在過去一周用手機打過電話。而到2019年春季,通話變成了最不常用的溝通方式,排在短訊、電郵、社交媒體資訊和聊天App之後,只有45%的受訪者表示曾在此前一周進行手機通話。換言之,只有不到一半的人真真正正地以電話打過「電話」。

我訪問過的好幾個人表示,如果電話鈴聲意外響起時,他們會覺得肯定是有人去世了。但部分app開發人員和投資者認為通過手機進行語音溝通不是問題所在,而是打電話這件事情本身。他們認為,隨著智能喇叭和蘋果無線耳機AirPod的興起以及群組聊天和影片聊天普及,當下或許正是語音回歸之際。

「打電話本質上大勢已去,」Alex Ma說,「我們從有線電話發展到iPhone X,但和人通話的方式卻尚未改變。」26歲的Alex Ma是語音聊天應用程式TTYL所屬公司的聯合創辦人兼CEO。

大學畢業後,Alex Ma發現很難和朋友們保持聯絡。發資訊讓他覺得聯繫還不夠緊密,所以他開始每周給朋友們打電話。但打電話感覺必須得預先安排。他去年夏天推出的這款app有點像純語音版的影片社交軟件Houseparty。Houseparty不久前被熱門遊戲Fortnite的製作公司Epic Games收購。

使用TTYL(「回頭再傾」的英文簡稱)時,你只需戴上耳機、打開app,好友會收到你已經上線聊天的提示。用戶可以「開放」聊天室允許他人加入,亦可以鎖定聊天室以保護私隱。這款app專為關係親密的小型群體設計:在TTYL上,你的好友人數不會像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那麼多——並且都是你真正想要聯絡的人。「只需輕輕一點,你就可以就鑽到某個人的耳朵裏面開始交談,」Alex Ma說。

另外一款名為Chalk的新軟件可以讓用戶在文字聊天時快速切換成語音對話。用戶亦可以選擇純接聽模式,這種模式下他們可以聽到所有內容,但不能語音答覆(可通過文字回覆,亦可以快速開啟收音咪)。背後的理念是讓不同溝通模式之間的切換變得更加快捷。

「用語言交談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Chalk所屬公司聯合創辦人兼CEO、現年28歲的Juyan Azhang表示,「我不認為打電話是天生的,然而人們往往把二者混為一談,我想我們的目標是在某種程度上將它們區分開來。」

Chalk群組天聊App可以讓用戶在文字聊天時快速切換成語音對話。它能否藉助語音溝通的優勢獲得新一代智能手機用戶的認可呢? 圖片來源:CHALK

Juyan Azhang認為即時通話比彼此發送錄製的語音資訊更有前景。這已經是蘋果公司iMessage,Facebook旗下Messenger,以及WhatsApp和Instagram的功能之一。這種語音資訊在其他國家已經非常盛行,但在美國並未真正流行開來。

多年來,一大批主打語音的平台走向市場,但卻最終失敗。有一些就發生在不久前。對TTYL進行了投資、目前經營創業公司追蹤服務Product Hunt的Ryan Hoover表示,他的網站上列出了一大批已經陣亡的語音服務app。「部分原因純粹是時機問題,」他說,「當時AirPods還沒有問世。藍牙耳機亦不像現在這麼流行。幾乎沒什麼人用智能喇叭。」

人們的行為調整需要時間。他坦言,即便是在現今,TTYL的誕生亦可能有些為時太早。Ryan Hoover表示,想要真正崛起,語音平台必須盡可能地減少目前使用上的各種不便,在現有基礎上變得更加快捷——有點像Snapchat對圖片發送所做的創新。

國際數據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分析師Karsten Weide表示,他並不認為擁有額外語音功能的訊息服務需求夠大。「當然,可能有些青少年或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喜歡和朋友們在語音聊天室內交流,但我並不認為這是一種普遍現象,」他說,「我56歲,討厭使用手機。」Karsten Weide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文字更為高效。

種子階段創業資本公司Betaworks Ventures的合夥人Peter Rojas表示,不把語音功能簡單地附加在文字聊天app上,這樣做是有好處的。就算是專注於語音,要做好用戶體驗都十分困難,更別說是將其作為次要功能。

「你得在語音的特別之處、優越之處和它的惱人之處中尋求平衡。」他指出。他認為這值得一試,新一代人的聊天方式是背後的原因之一。「如果你從未在打電話這件事上投入大量時間,你和語音的關係會全然不同,」他說。

Betaworks Ventures不久前宣布了一個為期11周的「語音訓練營」(Audiocamp)項目,包括為專注於語音服務的創業公司提供指導和融資。該公司還對為遠程工作者提供語音資訊服務的平台Yac Chat進行了投資。在Yac Chat平台上,語音資訊的發送和接收方式與即時資訊一樣,但用戶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候收聽該資訊。

Peter Rojas認為語音資訊更適合職場。「大多數人不想整天耗在電話會議上,」他說。不過,他認為這也適合那些有共同興趣愛好的社交人群,例如電子遊戲愛好者。遊戲在很大程度上為語音聊天服務奠定了基礎。

Chalk創辦人Juyan Azhang曾經是一個遊戲發燒友。在玩《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的時候,他曾使用過多種不同平台和朋友們溝通,包括用iMessage和Messenger發文字資訊,以及在Skype上影片聊天。

到了2015年,Discord面世,為人們在打電子遊戲時進行文字及語音交流提供了平台。自問世以來,該平台的月活躍用戶數已增至5,600萬人,其中許多用戶都不打遊戲。(我的同事Julie Jargon寫過一篇相關的文章,題為《增長背後的陰暗面》。)

Discord首席執行官Jason Citron表示,Discord平台上通過語音交流的用戶之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聊天時並未玩遊戲。「隨著Discord用戶人數的增加,我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並不以遊戲為目的,」Jason Citron指出,「或許這是反映人們總體上偏愛的溝通方式的一個領先指標。」

Jason Citron表示已經看到有一些非牟利組織在該平台上提供類似聊天治療等心理健康服務。有一個Discord服務器上有450名長號愛好者,他們通過語音聊天一起做音樂。Discord在Twitter上的公司介紹不再提遊戲二字。「我們目前還在摸索該如何介紹我們自己,」Jason Citron說,「我們公司很大程度上是一個集語音、文字和影片聊天為一體的平台。」

同時,Epic Games最終推出了一項可以讓用戶說話的語音聊天功能,即便他們沒在玩《堡壘之夜》(Fortnite)遊戲。

Facebook未公布其平台上純語音通話的數據,但曾經透露Messenger平台上每個月有4億用戶通過影片和語音溝通。關於該公司是否計劃在近期推出專用語音功能的問題,該公司發言人未透露資訊,但卻提到了這樣一項發現:青少年群體已經不喜歡打電話,手機鏡頭經常對著天花板。

撰文:Katherine Bindley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特朗普同意與中國簽署有限貿易協議

中國如何說服一個穆斯林國家對新疆問題保持沉默?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之際,中國強調明年要穩增長

中國債市的真正風險再次浮出水面

那些創業失敗者,為何並不會吃一塹長一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