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34 分鐘

美國起訴華為敲詐和竊取商業機密

華為在紐約面臨新的聯邦指控。圖片來源:GEERT VANDEN WIJNGAERT/BLOOMBERG NEWS

在周四(2020年2月13日)新公布的一份聯邦起訴書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簡稱:華為)及其兩家美國子公司被控共謀敲詐和合謀竊取商業機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與這家中國通信設備公司之間的紛爭由此又多出一條戰線。

上述新指控加大了華為面臨的來自美方的壓力,特朗普政府官員正試圖說服盟友們將這家通訊設備巨頭排除在他們的下一代移動網絡之外,理由是存在國家安全擔憂。美國長期以來一直表示,華為可能會受到北京方面的脅迫,使用其設備對外國網絡進行監視或干擾,但華為對此予以否認。

上述提交給紐約布魯克林聯邦法院的新起訴書以美國2019年1月的指控為基礎,華為當時被指控存在財務欺詐行為並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布魯克林的聯邦檢察官表示,新的指控涉及華為及其在美國和中國的子公司長達數十年的竊取知識產權的努力,其中包括從六家美國科技公司竊取知識產權。

這些指控與《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去年一篇文章中記載的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 Inc., CSCO, 簡稱﹕思科)、T-Mobile US Inc. (TMUS)、摩托羅拉(Motorola Inc.)以及其他公司的一系列指控密切相關。

檢方指出,華為的這些努力是成功的,並導致該公司獲得了有關機器人、發射塔天線技術和互聯網路由器源代碼的非公開知識產權。檢方表示這些盜竊行為使得該公司得以削減成本,減少研發延遲,從而獲得了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華為回應這些新指控毫無根據且不公平。該公司表示,美國司法部試圖以競爭而非執法方面的理由,不可逆轉地損害華為的聲譽和業務,此次新的起訴就是其中一部分。華為表示美國政府今天提出的「敲詐勒索企業」指控,不過是對一些近20年前的民事指控進行有意的重新包裝。

華為曾表示,不為任何政府從事間諜活動,並致力於遵守全球市場的法規。該公司去年在回應《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們尊重知識產權的完整性,不管是其自身業務的,還是同業、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的。

華為是全球最大的通信設備製造商,亦是下一代5G網絡的領導者。特朗普政府限制美國供應商與華為合作,並向歐洲盟友施壓、要求其停止與華為做生意。上個月,英國同意繼續允許華為的設備用於其最新建設的5G網絡的非核心部分,這引起了華盛頓的廣泛擔憂。

周四的起訴書對華為與伊朗和北韓等受到美國嚴厲經濟制裁的國家的關係提出了新的指控。檢方表示,被告將華為的商品和服務運往受到制裁的國家,通常利用了當地的關聯公司。據檢方透露,華為內部文件對這類地方使用了代號,其中「A2」代表伊朗,「A9」代表北韓。

起訴書指華為非正式地運營著一家名為Skycom Tech Co.的公司,後者從美國獲得商品和技術,供伊朗使用,從而違反了美國的制裁。起訴書透露,然後華為可以聲稱自己不知道Skycom代表其犯下的任何非法行為。

起訴書指出華為還幫助伊朗政府安裝了監控設備,以監控、識別和拘留在2009年德黑蘭反政府示威期間的抗議者。伊朗駐聯合國代表團的發言人沒有回覆查詢。

檢方稱,華為員工還採取措施隱瞞華為與北韓的關係。起訴書提到:「例如,華為在2013年向一家供應商提供的裝運指示中表示,發往『A9/NK/北韓』的貨物應該沒有『HW(華為)標識』。」

逾15年前,美國公司首次開始指控華為竊取了它們的技術。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著手處理這個問題,並將其納入到圍繞國家安全和華為等中國企業的更廣泛的全球辯論中。

《華爾街日報》去年報道,華為被指以美國企業利益為代價,從一家鮮為人知的中國公司發展成為全球通訊設備巨頭。這篇文章還詳細指稱華為的企業文化是由公司高層領導推動的,被指控的不當行為並不是品行不端的員工造成的。

思科(Cisco)(在最新的起訴書中被稱為「公司1」)在2003年曾指控華為抄襲其軟體和用戶手冊。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該公司法律總顧問曾飛往深圳,帶著華為竊取知識產權的證據與其創始人任正非對峙,其中包括思科用戶手冊中的錯字同樣出現在了華為的手冊中。任正非對此的回應只有一個詞:巧合。

思科發言人對該起訴書一事不予置評,但他之前曾表示,該公司不披露私人會議相關資訊。2004年7月,華為在承認抄襲了思科的一些路由器軟件後了結了這宗訴訟。

矽谷晶片初創公司CNEX Labs Inc.在該起訴書中被列為「公司6」。該公司在2018年對華為提出訴訟,這寫訴訟尤其引人注目,因為該公司指控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Eric Xu)參與了一項竊取其技術的陰謀。檢方在最新的起訴書中重複了這一指控。華為在該民事訴訟中承認,徐直軍是要求獲得CNEX相關資訊的指揮鏈中的一員,但否認存在不當行為。去年6月,一個陪審團認定華為竊取了CNEX的技術,但未判定其賠償損失。

CNEX對新指控一事不予置評。

撰文:Corinne Ramey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納入臨床診斷病例後,湖北單日新增確診病例飆升至14,840例

認錯,悔過:中國控制新疆穆斯林的方式轉變

校辦企業北大方正集團陷入債務危機

武漢居民質疑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的準確性

華爾街對新冠病毒的樂觀預期可能與事實相去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