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7 小時 3 分鐘 開市

美國銀行股股息:蜜糖還是毒藥?

與10年期美國國債相比,大型銀行看起來尤其誘人。圖片來源:ANDREW HARRER/BLOOMBERG NEWS

股息收益率可能既是目前買進美國銀行類股的最好原因,亦是避免入手這些股票的最佳理由。

由於大型銀行股價下跌,再加上銀行至今為止在股息方面的堅定立場,預計這些大型銀行明年的平均收益率將與金融危機以來的任何時候一樣高。與10年期美國國債相比,銀行股看起來尤其誘人。

不過對於投資者來說,問題在於大型銀行是否會繼續支付這些股息。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師認為,根據期權市場的情況,交易員在5月底時預期大型銀行的股息將減少30%以上。很難說這一預期是否充分反映了風險。

這不單是一個經濟方面的問題。如果是的話,單就利潤而言目前來看派息似乎是可行的。在結束股票回購之後,雖然大幅增加了貸款損失撥備,大型銀行的資本仍高於會被強制削減股息的水平。考慮到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 BAC)、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 C)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大型銀行目前在資本市場和交易方面展現的盈利能力,即使是本財季料將計提另一輪大規模貸款撥備,亦不太可能將資本壓低至上述水平以下。

但當期利潤並不是唯一的變量。美國聯儲局本月正在基於一套新的資本規定進行壓力測試,當中增加了模擬疫情的衝擊,該壓力測試的結果難以預測。最終結果可能會增加銀行的「壓力資本緩衝」,從而提高派息門檻。

不過,根據上述新規定,銀行亦可以選擇接下來如何做。這些銀行隨後可能會籌集額外資本或收縮資產負債表。這兩種選擇都不是特別有吸引力,如果銀行為了保住股息而減少貸款,則可能會發現自身面臨政治審視。

還有一個問題是,如果銀行面臨這樣的選擇,聯儲局將如何作出戰略應對。有時候聯儲局的思路是,讓所有的銀行都採取防禦性措施——即使這些銀行並不全都需要這麼做,這有助於避免單獨挑出個別銀行並將投資者和交易對手的壓力集中在其身上。

但這一次的情況可能並非如此,尤其是考慮到目前這場危機並非由銀行引發。相反,選擇性削減股息可能會發出這樣一個訊號:壓力測試非常艱難,但多數銀行通過了這個超級艱巨的考試,有能力維持各自的派息水平。允許銀行自主行事,可能是系統強勁的一個訊號,同時亦會抑制過度冒險行為。

還有其他一些複雜的情況:在經濟開始好轉、風險開始消退之際,派息限制可能變得更加嚴格。派息率是用過去12個月符合資格的盈利作為分母來衡量的,今年稍後和明年的派息率可能較現在更低。Wolfe Research的分析師Steven Chubak說,這可能會帶來一種奇怪的局面:一家實力雄厚的銀行在上半年做了大量的撥備,因此利潤受到了打擊,最終可能會給派息帶來更大壓力。

股息收益率並不是虛幻的,但亦並非確定無疑的。

撰文:Telis Demos

更多精彩文章: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經歷混亂的一周後,特朗普宣布勝利

美國放寬對中國航空公司的禁飛令

美中兩國可能都不是晶片之爭的真正贏家

京東提交香港上市招股說明書草擬文件

澳洲考慮收緊對外國投資者收購活動的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