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1 小時 12 分鐘 開市

美「疫」境掀資本戰 挫人仔需求

東方日報
人民幣波動相對較小,令中國具備企業設廠的優勢。

中美關係繃緊,除了香港牌、金融、科技、貿易戰外,美國亦已趁疫情發動「資本戰」,務求打擊全球對人民幣的需求。專家指出,由於美元需求在疫情爆發期間上升,美國聯儲局隨之與更多國家的央行建立美元互換安排,令後者更易獲取美元,此舉相當於在經濟上向中國施壓。

擴多國美元互換安排

事緣美元在疫情期間需求高漲,對其他貨幣兌換帶來影響,故聯儲局在三月與澳洲、巴西、南韓、墨西哥、新加坡、瑞典、丹麥、挪威和紐西蘭,新建立了持續至少約六個月的美元流動性互換安排。

對此,CrossBorder Capital行政總裁Michael Howell認為,聯儲局此舉為市場注入了大量流動性,就像以前北約組織(NATO)是為了防堵蘇聯一樣,美國擴大和其建立美元流動性互換安排的國家,也相當於發起資本戰,在經濟上遏制中國。

為何向其他國家注入大量美元會被視為針對中國?原因在於人民幣匯價穩定,為在華企業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匯率可預測性,從而幫助他們預測外匯需求,以便鎖定業務利潤。舉例來說,人民幣仍是過去三個月亞洲新興市場中波動最小的貨幣之一,即使印尼和南韓是受低成本或高科技製造商歡迎的替代選擇,但兩地的外匯波動最大,意味着對沖匯率風險的代價更高,例如同樣為100萬美元做對沖,通過買入三個月期美元看漲期權,對於一家將基地設在中國的公司而言成本在一萬美元左右,而若公司在印尼和馬來西亞,成本將分別為近2.8萬美元和約1.9萬美元。

換言之,中國在匯率上具備企業設廠的優勢。惟若其他國家的匯價能因聯儲局的協助而平穩,故事就不同了,這就更易讓企業遷移。

因此,Howell重申,即將到來且真正緊張的局勢不僅是貿易戰,而是資本戰。這涉及的不只人民幣需求減少,而是整個供應鏈的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