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聯儲局救不了經濟 這2隻股可作避風港

Motley Fool Staff

假如您是長線投資者,過去10年當真順風順水。自從經濟大衰退觸底反彈後,代表性較廣泛的標普500指數 (SNPINDEX:^GSPC)、標誌性的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 (DJINDICES:^DJI) 和高科技公司為主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 (NASDAQINDEX:^IXIC) 已紛紛大升至介乎4倍到5倍。

但對於許多投資者,「經濟大衰退」的百業蕭條仍然記憶猶新。經濟收縮和衰退是經濟周期的自然一環,只是遲早問題,並非會不會來的問題。事實上,下一場經濟衰退將會來臨。

經濟衰退憂慮升溫

近月,我們目睹多個警號,暗示問題已迫在眉睫。投資者最熟悉的一個指標,可能就是孳息曲線倒掛。

一般情況下,較長年期的債券收益率應較高,這自然合理不過,因為投資者願意將資金停泊在更長年期的資產,自然想獲得較高回報。但我們近期卻看到孳息曲線的斜度趨平,最後更出現倒掛情況,即是說短債的收益率甚至高於長債(更具體說,即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低於2年期國債,這正是「孳息曲線倒掛」的意思)。儘管孳息曲線出現倒掛後,不一定就會有經濟衰退,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每次在經濟衰退前,卻總是先出現孳息曲線倒掛。

另一個警號來自美國製造業,即使美國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科技行業,製造業對於美國經濟擴張仍然佔很重要地位。10月的ISM採購經理指數為48.3%。該數字只要低於50%,就代表製造業正在萎縮。這已是連續第3個月出現收縮,2019年9月的數據更差,刷新10多年來的低位。

此外,我們亦看到相對於金融機構的傳統貸款,近10年來企業債務顯著增加。這筆美國非金融企業債務到年中已迫近10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48%,較2008年第三季「經濟大衰退」期間資產負債表的6.6萬億美元企業債務高52%。

聯儲局總是救世主上身,但下次經濟衰退可能會束手無策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幾乎每次經濟衰退,投資者都會寄望國家央行大顯神通,幾下招數便迅速化危為安。

聯儲局往往會干預短期利率,或者更具體說,調整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這是金融機構(銀行與信貸機構)相互之間以無抵押方式進行隔晚借貸的利率。聯儲局雖然不會直接干預基準利率,但會調節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達到間接影響整個市場的效果,從信用卡利率到銀行貸款,甚至是抵押貸款等均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因此,聯儲局若想刺激美國經濟增長,又或推升通脹,就會採取寬鬆政策,降低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刺激借貸活動。相反,若想防止經濟過熱或通貨膨脹過高,則會採取緊縮政策,提高聯邦基金目標利率。

聽起來很簡單,對吧?

但問題來了:聯邦基金利率7年來一直處於歷史低位(0%至0.25%),聯儲局只能將利率上調9個百分點(即25個基點)至介乎2.25%和2.5%,但到2019年中旬又轉回寬鬆貨幣政策。最近一次減息後,聯邦基金利率目前介乎1.5%至1.75%。

從歷史角度看,聯儲局不得不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500個基點,以刺激美國經濟擺脫衰退陰影。但從2018年底的2.5%開始下調利率,聯儲局若要將利率下調至0%,目前尚有的空間僅是過往平均水平的一半。

下次經濟衰退來襲,非常規貨幣政策可能已經行不通

根據三藩市聯邦儲備銀行 (FRBSF) 高級政策顧問兼執行副總裁Glenn Rudebusch撰寫的《三藩市聯邦儲備銀行經濟信函》,在應付下次經濟衰退時,這種歷史超低水平的貸款利率或會限制聯儲局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成效。

在經濟大衰退期間和之後,我們看到聯儲局其中一個對策就是採用量化寬鬆政策 (QE)。央行會大量買入國債,推低收益率,刺激借貸活動。量化寬鬆政策亦包括聯儲局在房地產市場瀕臨崩潰時購買抵押證券。

Rudebusch認為,聯儲局可用的第二個非常規工具就是前瞻性指導。從行外人的角度說,聯儲局可使用短期利率指引,以降低長期債券的收益率,從而紓緩金融狀況,刺激借貸活動。聯儲局不可影響所持長期債券的預期溢價,但顯然可就短期利率給予較寬鬆指引,這可有效影響市場對長期收益率的整體看法。

然而,非常規貨幣政策工具的成效並不清楚。儘管市場認為聯儲局扮演了「經濟大衰退」的救世主,但那時手上有超過500個基點的聯邦基金利率可供減息。其他沒有這種減息空間的央行,例如日本和歐洲央行等,這種非常規寬鬆工具的成效不彰。事實上,這些地區的增長當下已停滯了好一段時間。

換言之,聯儲局在下次經濟衰退時,未必再有能力救市。

避之則吉?不完全正確。

這麼說,投資者該怎麼辦?是否提取現金避之則吉?將錢都藏在床墊下,寄望最好的日子再來?幾乎可以肯定,全都不是正確答案。

長線投資者如果堅持信念,繼續留在市場上,歷史證明他們將獲得豐厚回報。當標普500指數、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和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步入熊市,即使聯儲局無力挽救,歷史證明跌市正是入貨時機,根本沒理由要恐慌。

自1950年以來,標普500指數已經歷過37次正式的調整。說到「正式」,筆者指的是從最近高位至少下跌10%,不包括四捨五入。不過實情卻是:在這37次調整中,每一次最終都被之後的牛市收復失地。事實上,市場往往只用了幾個月時間,就可收復大部分甚至全部失地。因此,即使經濟衰退陸續出現,繼續進行投資實屬明智之舉。

但如果您想轉守為攻,不妨考慮在投資組合中加入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收息股和價值股。

收息股已為投資者帶來很多優勢。這類公司往往盈利可觀,業務模式已經得起時間驗證,您可將股息用於再投資計劃,讓財富增長更快。在長期低息環境下,收息股帶來的收入更高,絕對是額外獎賞。

AT&T (NYSE:T) 為例。這家無線網絡和內容公司的業務雖然無甚驚喜,增長率只有中低單位數。不過AT&T的年度股息率達5.3%,而且很有保障,稱得上世間難求。股價的波幅亦遠低於大市。由於AT&T的高利潤無線服務採用訂閱模式,因此即使經濟下滑,對利潤產生的影響亦不大。AT&T盈利的能見度很高,而且經得起時間考驗,下次經濟衰退大可發揮定海神針的功效。

此外,在聯儲局長期寬鬆貨幣政策下,增長股雖然最能受惠,但當經濟衰退出現,價值股可能再次擁有優勢。當經濟下滑,市場對收益表的分析往往巨細無遺,因此像CVS Health (NYSE:CVS) 這類公司值得多看幾眼。

CVS Health是美國龍頭藥房連鎖集團。低利潤的門店銷售雖然可能受經濟衰退影響,但總體而言,醫療保健行業具有抵禦風暴的能力,因為當我們不適或生病,那便別無他選了。因此CVS Health的高利潤製藥業務將能保持穩定需求。據華爾街分析師預測,明年預測市盈率僅為9倍。CVS Health可望幫助投資者即使面對經濟衰退,仍能迎難而上。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