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會「既是縱火犯又是消防員」 交易員不可忽視的金融穩定風險

Liz McCormick
·6 分鐘文章

【彭博】-- 2020年許多表現最佳的投資策略都基於聯儲會為應對冠狀病毒疫情的經濟影響而採取的行動。

隨著2021年臨近,一個新的主題正在出現:聯儲會史無前例貨幣寬鬆行動以及在債券市場的強力干預將帶來一些並非有意為之的後果,投資者須從中尋找獲利途徑,或者至少找到與之共存的方法。

接近零水平的利率可能維持長達十年的前景帶來了金融穩定風險的陰影。基金經理們預測將出現資產泡沫、股票「融漲」、美元貶值、通貨膨脹加速破壞穩定的情況,再次展開了寬鬆貨幣政策可能帶來與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類似副作用的辯論。已經有證據表明,一些風險正在逐漸形成,由於擔心持有長期美國國債可能會遭受重大損失,投資者已經開始質疑經典的60/40資產配置策略是否合理。

「聯儲會既是縱火犯又是消防員,」安本資產管理公司的基金經理James Athey表示。 「通常情況下,一些資產會反映出投資者對聯儲會政策的擔憂,但現在聯儲會正在操縱它們的價格。」安本資產管理公司管理著超過5,000億美元的資產。

某種程度上說,Athey已經變成了一個黃金擁躉,他為自己的個人賬戶購買了黃金,以對沖他認為房地產和其他資產價格將出現的泡沫。這是一種頗受歡迎的對沖策略,但是在安本資產管理公司,Athey正在避免持有長期美國國債,甚至於在做空長期國債,這對於該公司而言卻並非是一個慣常的做法。與Athey有相同看法的大有人在。對沖基金Penso Advisors表示,對債券已經失去了信心,相信債券無法作為該基金以及LongTail Alpha等同行預計股票將出現的「融漲」的緩衝。

Athey說,聯儲會正在製造巨大的金融動盪隱患。

誠然,債券投資者總是有著更關注悲觀面的傾向。畢竟,如果一家公司或某個國家違約,那麼它們的借款將無法償還。但是,由於超低利率以及股票與債券之間的相關性破裂,使60/40投資組合(這一策略今年回報7%)受到威脅,資產管理者正在尋找風險較高的對沖策略來追求殖利率。

就像許多麻煩的出現一樣, 聯儲會的行動本意是好的,因為今年美國的經濟和市場需要重大的政策行動來幫助克服大流行病的衝擊。

聯儲會下調了利率,推出了九種緊急貸款計畫,並且3月以來已購買了約2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總體而言,這些行動加在一起,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穩定了市場並幫助遭受大流行病重創的行業維持了生存。但是聯儲會也轉向新的平均通膨目標框架,可能會推遲基準利率最終上調的時間,並暗示將允許經濟一定程度過熱。

正如聯儲會採取的許多行動一樣,一些負面的後果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也可能最終被證明是杞人憂天。儘管有各種各樣的警告,但在2008年危機之後,通膨失控的現象並未出現。不過,貝萊德公司的投資研究院本月仍警告稱,全球央行的大規模刺激措施「缺乏適當的保護措施」,而且聯儲會今年在市場上的影響力無疑是巨大的。

看一下30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徘徊在1.6%左右,約為2019年高點的一半,而通膨預期指標--同期限的盈虧平衡通膨率,接近2019年5月以來的最高水平,並且槓桿投資者正在對美國國債期貨下跌做出史無前例的押注。與此同時,標普500指數較3月低點上漲了50%以上,科技股成為上漲的主要驅動力。 Greenlight Capital的David Einhorn本周在給投資者的一封信中說,科技股處於「巨大」泡沫之中。

新冠確診病例激增,以及華盛頓決策者直到11月3日總統大選後才有可能制定新的刺激措施,使得風險資產的泡沫在近期有所縮小,並推動國債殖利率下降。但許多投資者預期還會有更多的財政支出措施推出,特別是假如拜登當選總統、民主黨控制國會兩院的情況下。

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紐波特比奇的LongTail Alpha的創始人Vineer Bhansali預計,聯儲會將採取更多行動支持風險資產,因此股票「融漲」將成為最終後果的一部分。這位由於大量押注期權而在3月份創造了超過900%回報的量化策略專家正使用長期期權押注於美元的螺旋式下跌,因為長期期權價格便宜且具有更大的獲利潛力。

彭博美元現貨指數過去兩個季度下跌了5.6%,較3月23日的年度高點下跌了約10%。

「聯儲會的思想發生了根本性轉變,他們實際上在說對金融穩定的考慮可以靠後,」Bhansali表示。「隨著美元走弱,外匯市場將出現重大走勢。這是令債務貶值的一個途徑。他認為,為降低巨額赤字融資的成本,聯儲會和美國財政部之間已經有了一個心照不宣的「協議」。

管理11億美元資產的對沖基金Penso Advisors的創始人Ari Bergmann也相信股市將會「融漲」,並表示債券已經不再可以用來緩衝損失。該基金正在貨幣、大宗商品以及股票市場內部利用「凸性」來進行對沖,所謂凸性,他的解釋是成本不高但又很大上漲空間的交易。

Bergmann說:「這是音樂椅,是一個遲早要破裂的泡沫,因為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你看看聯儲會和其他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就明白總有人要為此埋單。再看看美國的赤字,世界的赤字。」

當然,聯儲會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和他的同事已經明確表示,他們正在提防意外後果。里奇蒙聯儲行長Thomas Barkin本月表示,出現金融穩定風險或者通膨超過聯儲會2%的目標都將是央行加息的理由。但是,通貨膨脹預言家的過往準確性紀錄充其量只能說是對錯參半。

超低利率的後果已經早有先例。儘管寬鬆的貸款標準和可疑的金融行為在引發2008年金融危機的房地產泡沫中起著關鍵作用,但聯儲會長期低利率的逆轉也成為痛苦的經濟下滑的導火索。波士頓聯儲行長Eric Rosengren本月在演講中說,在新冠疫情爆發前,長期的低利率加劇了當前衰退的深度。

自1980年代中期以來一直在金融市場工作的Bergmann說:「聯儲會的成功也將埋下失敗的種子。最終,這個故事將是可悲的,唯一的取勝方法是在到達目的地的路上賺到足夠的錢並制定明智的對沖策略。」

原文標題Fed Has ‘Arsonist and Fireman’ Reputation Traders Can’t Ignore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