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背負1400億美元負債 何解大型銀行仍樂意向軟銀提供貸款?

雖然軟銀是Sprint 的母公司,但債權人現在傾向於認為,假如Sprint 無力償還債務,軟銀未必會幫它償還,這也是孫正義一直秉持的立場。 圖片來源:KIYOSHI OTA/BLOOMBERG NEWS

軟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簡稱:軟銀)背負着1,400多億美元的債務,並被貼上了垃圾級信用標籤,看起來已不太可能進一步舉債。但銀行家們表示,他們仍渴望把錢借給這個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資者。

這背後的一個原因是,與軟銀建立關係能夠給銀行帶來大筆費用收入,尤其是考慮到軟銀首席執行長孫正義(Masayoshi Son)達成的一連串交易每年可產生數億美元的投行費用。

另一個原因是過去幾年軟銀的策略發生了轉變,並在去年促成了該公司企業結構的調整,這一結構變化促使銀行和信用評級機構把軟銀視作一家投資控股公司,而非一家移動運營商。

問題在於,軟銀的一些投資可能極不穩定。例如軟銀是優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的重要投資者之一,而自上周首次公開募股(IPO)以來,優步股價大幅下跌,令軟銀股價受壓。

軟銀還是美國Sprint和一家日本電訊公司的母公司,但債權人現在傾向於認為,假如Sprint無力償還債務,軟銀未必會幫Sprint償還,這也是孫正義一直秉持的立場。孫正義上周表示,軟銀無法代子公司支付,這將損害股東價值,軟銀亦沒有義務這麼做。

Sprint最近告訴美國監管機構,自己沒有走在可持續競爭的道路上,該公司還援引分析師的評論,指如果斯普林特與T-Mobile US Inc.的合併被監管機構阻止,Sprint將不得不考慮按照美國破產法第11章申請破產保護。

直到數年前,軟銀仍擁有旗下日本電訊子公司100%的股權,分析師和信貸評級人士,尤其是日本的相關人士,普遍認為軟銀主要是一家電訊公司。在軟銀15.7兆日圓(合1,440億美元)的債務中,電訊業務相關債務佔了大部分。信貸分析師曾難以想象軟銀能擺脫電訊債務。

2017年,藉助沙特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軟銀啟動了規模近1,000億美元的Vision Fund,開始投資全球最具價值的初創公司,包括網約車公司優步。2018年12月,軟銀將旗下日本電訊公司在東京上市。

穆迪(Moody's)和標普(S&P)在電訊部門上市後表示,他們正把軟銀重新歸類為一家投資公司。標普還將軟銀的評級展望從負面修改為穩定;穆迪則表示,如果軟銀能持續獲得回報,可能考慮上調其評級。目前這兩家評級機構給予軟銀的評級仍低於投資級。

軟銀集團獲得的貸款由其持有的價值不菲的股份作為最終擔保,例如軟銀在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持股;而Vision Fund的借款則由該基金持有的股份作為擔保,例如在優步(Uber)和共享辦公空間公司WeWork Cos.的股份。軟銀稱,其所持股份的價值在2,450億美元。

Vision Fund資產的下行風險在於優步等虧損的初創公司不產生現金流。

一位駐東京的銀行家表示:「股東價值無法立即用來償還債務。」他認為銀行家更希望看到借款人手上持有更多現金和土地等實物資產。不過他指出,債券持有者相信,當他們的債務到期時,軟銀總能憑藉所持股份籌集更多資金來償還債務。

另一個不利因素是軟銀和Vision Fund持股的波動性。上周,Vision Fund所持的16.3%優步股票令軟銀計入38億美元估值重估收益。但優步股票自上周五上市以來已經下跌了18%,接近軟銀於2018年1月買入時的價格。優步的現狀拖累軟銀股價大跌。東京股市,軟銀周二(2019年5月14日)收市價較前一交易日下跌5.4%,觸及三個月低點,過去三個交易日累計下挫超過13%。

儘管如此,Vision Fund仍表示對Guardant Health和Oyo等公司的投資獲得了收益。Guardant Health是一家開發早期癌症篩查測試的公司,Oyo是一家印度經濟型酒店預訂應用公司。野村證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信貸策略師Toshihiro Uomoto表示,即使尚未正式收割,這些收益亦刺激了債權人的信心。軟銀5年期信用違約掉期價格(投資者為防範軟銀違約而必須支付的價格)已下跌至1.80個百分點左右,年初以來已下跌超過1個百分點。

孫正義上周表示,他正籌備規模1,000億美元的Vision Fund 2。此大型投資工具一旦落實,將意味着銀行家有機會獲得更多服務費。數據提供商Refinitiv的數據顯示,去年軟銀是支付投資銀行服務費用最多的企業。軟銀去年為此支付了8.94億美元,是第二大支付方拜耳公司(Bayer AG, BAY.XE)的兩倍多。

Astris Advisory Japan首席投資顧問David Gibson表示,沒有人願意錯過機會。

東京的一名銀行業人士透露,向軟銀放貸與風險分析無關,而是涉及博弈論,是否放貸的決定取決於每家銀行認為其他銀行會怎麼做。

軟銀上周五向分析師表示,Vision Fund已從10家銀行獲得31億美元的4年期信貸安排,這些銀行由瑞穗金融集團(Mizuho Financial Group, 8411.TO, MFG)和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牽頭。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高盛、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等機構向Vision Fund提供了一筆約70億美元的貸款,幫助後者在等待合作夥伴投入更多資金之際維持投資步伐。這三家金融機構未予置評。軟銀去年12月為旗下日本移動子公司進行235億美元的公開上市時,高盛、德意志銀行和野村控股被選為主承銷商。

軟銀還在積極爭取日本散戶投資者的資金。該公司4月份向散戶投資者發售了5,000億日圓(約合50億美元)債券,上周四宣布了1股分2股的拆股方案,以方便投資者買入。

撰文:Mayumi Negishi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限制向華為出口將殃及矽谷

中國地產商的大難題:新開工面積比竣工面積多出12.5億平方米

海外投資者正退出中國股市

美國劍指華為可能誤傷晶片生產商

海外投資者正退出中國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