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在 9 小時 開市
  • 恒指

    16,251.84
    +2.87 (+0.02%)
     
  • 國指

    5,749.69
    +5.91 (+0.10%)
     
  • 上證綜指

    3,071.38
    +64.31 (+2.14%)
     
  • 道指

    37,677.33
    -121.64 (-0.32%)
     
  • 標普 500

    5,020.01
    -31.40 (-0.62%)
     
  • 納指

    15,713.92
    -151.34 (-0.95%)
     
  • Vix指數

    18.59
    +0.19 (+1.03%)
     
  • 富時100

    7,847.99
    +27.63 (+0.35%)
     
  • 紐約期油

    83.05
    -2.31 (-2.71%)
     
  • 金價

    2,398.70
    -9.10 (-0.38%)
     
  • 美元

    7.8312
    0.0000 (0.00%)
     
  • 人民幣

    0.9239
    +0.0004 (+0.04%)
     
  • 日圓

    0.0505
    +0.0001 (+0.20%)
     
  • 歐元

    8.3405
    +0.0270 (+0.32%)
     
  • Bitcoin

    60,733.07
    -1,230.70 (-1.99%)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能源盤後〉中國需求前景提升 全球供應趨緊 國際油價上漲 WTI登一周多高點

國際油價周二 (27 日) 上漲,WTI 原油收登一周多來最高點,係因交易員評估了以哈停火的前景,加上中國能源需求預期強勁以及全球供應趨緊的跡象。

能源商品價格
  • 4 月交割的西德州中質原油 (WTI) 期貨價格上漲 1.29 美元或 1.7%,報每桶 78.87 美元,為近月 WTI 原油自 2 月 16 日以來最高收盤價。

  • 4 月交割的 Brent 原油期貨價格價格上漲 1.12 美元或 1.4%,報每桶 83.65 美元 。

  • 5 月交割的 Brent 原油期貨價格價格上漲 99 美分或 1.2%,報每桶 82.66 美元,此為交易最活躍的 Brent 原油期貨 。

  • 3 月交割的汽油期貨價格上漲 1.7%,收每加侖 2.34 美元。

  • 3 月交割的熱燃油期貨價格上漲 0.6%,收每加侖 2.75 美元。

  • 3 月交割的天然氣價格下跌近 2.7%,收每百萬 Btu 1.62 美元,該期貨今日收盤到期。

  • 4 月交割的天然氣價格上漲 3.7%,收每百萬 Btu 1.81 美元。

市場推動力

美國總統拜登周一呼籲,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停火協議能在下周初生效,從而暫停敵對行動並釋放剩餘的人質。

價格期貨集團高級市場分析師 Phil Flynn 在報告中指出:「事實上,哈馬斯並沒有表示他們已經同意任何事情。」

以哈之間的敵對行動迄今尚未縮限來自中東的原油流動,但市場對衝突擴大的擔憂情緒仍為價格提供潛在支撐力,並偶爾引發波動。

廣告

Flynn 指出,與此同時 Brent 和 WTI 原油期貨都存在逆價差現象,表明全球供應緊繃。逆價差 (現貨溢價) 即近期交割的石油期貨價格高於較遠期交割的價格。

Flynn 認為,供應緊繃似乎是因為中印需求高於預期,以及胡塞叛軍的襲擊導致紅海貨物延誤。更重要的是,報導稱 G20 表示全球經濟軟著陸的可能性看起來更大,這提升了石油和天然氣的需求前景。

「“油價低迷的原因之一是市場押注全球經濟走向衰退,倘若沒有全球經濟衰退,那麼下一季供應將大幅收緊。」

SIA 財富管理公司投資組合經理兼首席市場策略師 Colin Cieszynski 表示,近期油價的支撐力來自市場對中國需求預期的改善。因為自中國政府採取刺激措施和降息以來,對中國敏感的市場 (如股市和原油) 一直在改善。

ING 大宗商品策略師 Ewa Manthey 和 Warren Patterson 報告指出,「有跡象表明,自 2 月中旬假期以來,中國一直在加速購買原油貨物,同時也增加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 3 月定期供應。中國增加原油購買量也可能是因為趕在煉油廠進行維護前提早購買,因為屆時煉油廠通常會減少進口。」

其他消息方面,俄羅斯總理 Mikhail Mishustin 批准自 3 月 1 日起實施為期 6 個月的汽油出口禁令。

德國商銀大宗商品策略師 arbara Lambrecht 認為,該禁令可能是由於俄羅斯煉油廠停產所致,且因為俄羅斯汽油出口量較低,該禁令不太可能對全球市場的供應產生重大影響。至於歐洲市場,除了少數例外,俄羅斯石油產品已受歐洲進口制裁約一年了。

更多鉅亨報導
〈能源盤後〉利率前景和中東緊張情勢 國際油價震盪走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