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范寧「起身」標誌滙控將打破用人傳統

在成為滙豐行政總裁之前,范寧告訴同事,他寧願待在公眾視野之外,是出於責任感而成為行政總裁。 圖片來源:ANTHONY KWAN/BLOOMBERG NEWS

范寧(John Flint)原本希望因滙豐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簡稱:滙控)在中國市場的擴張、利潤上升和該行工作環境改善而揚名。

然而,范寧在擔任滙控行政總裁18個月之後離任,可能標誌著該行將打破殖民時期的一項傳統,並試圖擺脫官僚化形象。范寧已在滙控工作長達30年。

滙控日前表示與范寧分道揚鑣,並指這決定是雙方共同達成的。知情人士透露,之前數月一直存在對范寧的領導風格和果斷行動能力的擔憂,據悉范寧在周日(2019年8月4日)的倫敦董事會會議上被正式解聘。滙豐控股董事會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周一表示,公司若要應對一系列經濟和地緣政治挑戰(包括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和英國即將退歐),「必須作出改變」。

杜嘉祺指出,18個月前董事會選中行事低調的范寧擔任行政總裁是當時的「最佳決定」。但「我們相信,隨着經營環境的變化,需要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來推動進程。」

杜嘉祺表示,暫代范寧職務的滙豐環球工商金融行政總裁祈耀年(Noel Quinn)會設定步調、帶來決斷力和抱負,滙控將在內部和外部物色范寧的正式繼任者。

股票經紀公司Redburn的金融分析師Russell Quelch認為,范寧下台意味着他的繼任者從外部物色的可能性更大,這或將打破滙豐一項延續153年的傳統。范寧在周日與律師和滙豐董事會的一次會議上草草結束了自己在該公司的職業生涯,這次會議討論了他離職的細節。記者周一未能聯繫到他作出回應。

還在上高中時,范寧就了解了滙控的國際管理人員計劃,該計劃是進入管理層的一個快速通道,滙豐將其比作創建「DNA載體」,根據需要,這些DNA載體可被派往該行開展業務的數十個國家中的任何一個。1989年大學剛畢業,范寧就加入了這個計劃,很快就熟悉了滙控在亞洲、歐洲和美國的零售分支機構和交易室的業務。

2018年2月從滙控退休的前行政總裁歐智華(Stuart Gulliver)既是該國際管理人員計劃的一位早期導師,亦是該計劃的產物。范寧當初接替的便是歐智華的職務。滙控當時物色行政總裁人選時,范寧很早就成為歐智華的潛在繼任者。他被視為一種安全的選擇,因為當時杜嘉祺剛剛成為滙控歷史上第一位從外部引進的董事會主席。

知情人士指出,得到這個職位前,范寧告訴同事,他寧願待在公眾視野之外,是出於責任感而成為行政總裁,而非因為每天醒來都想要當行政總裁。

歐智華的領導風格更有感染力,從其表現出來的信心以及對該行內部財務運作的敏銳把控可見一斑,相比之下,范寧的風格較為低調。了解范寧工作方式的人士透露,面對一個問題時,他喜歡花時間考慮,會在紙上列出潛在行動和結果。這些人士表示,開會時,他常常坐在那裡帶着沉思的神情聽取資訊,但並不表達自己的觀點。

2018年2月出任行政總裁後,范寧致力於使滙控成為一個更包容、更愉快的工作場所,他提出了被其稱為「最健康的人力資源制度」的計劃,鼓勵滙控員工更好地平衡工作與生活,這項情感化資訊引起了許多員工的共鳴,但亦導致一些高層質疑該行的優先任務是什麼。

2018年6月,范寧更新了滙控的戰略,基本堅持了歐智華的計劃,但亦宣布了高達170億美元的銀行業務新支出,以及發展滙豐在中國珠三角地區規模雖小但不斷增長的零售業務。另一個重點是扭轉其低回報的美國業務。在金融危機中損失數十億美元後,美國業務萎縮,目前收入仍較低。

不過,諸多國際事件構成了障礙。

在英國,受英國脫歐影響,滙控面臨着經濟降溫以及家庭和企業信心喪失的局面。

在持續的貿易爭端中,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言辭交鋒和關稅戰也在不斷升級,這可能會削弱滙豐在亞洲和其他地區的收入,這些收入來自貿易融資和向跨國公司提供的用於投資的貸款。滙控是全球最大的為國際貿易融資的銀行之一。

今年2月份,范寧再一次面臨考驗,當時滙控公布全財年利潤弱於預期,部分原因是成本超過了收入增長。范寧當時說,今年的投資將錯開進行或被推遲。周一,滙控採取了更強硬的策略,宣布將從237,685名員工中裁員約2%,以抵消預期的收入下挫影響。

在致員工的最後一份備忘錄中,范寧對員工們的「支持和善意」表示感謝,並表示,在擔任滙控行政總裁期間,他一直在尋求提升滙控環境的「人性化」。

撰文:Margot Patrick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7元關口

特朗普為何不顧幕僚反對執意要對中國加徵新關稅?

人民幣逼近7關口,因中美貿易爭端加劇

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中國這次救不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