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停一年後 螞蟻集團IPO依然前途未卜 員工士氣大挫

·7 分鐘文章

【彭博】-- 在中國叫停史上最大首次公開募股(IPO)交易幾天後,螞蟻集團曾把相關投資銀行家召集到香港一個俯瞰維多利亞港的會議中心。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儘管這些來自花旗集團、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的人員剛目睹了一宗一生難逢的交易——以及4億美元費用——灰飛煙滅,但是螞蟻的團隊傳遞出希望的信號:不要失去信心。一個大屏幕上有一行字:「從心開始」。

一年過去,螞蟻350億美元IPO的註冊將於周三正式到期,當時的這種樂觀情緒已經消退。銀行家表示,他們已停止與該公司進行定期溝通,其中有些懷疑該公司無法在2023年之前重返市場。曾經高達3,000億美元的估值已被削去至多三分之二。

隨著中國政府試圖結束一些巨頭占據主導地位的局面並實現「共同富裕」,從馬雲這家金融科技巨頭開始的整頓行動已經席捲了中國科技圈的每一個角落。盤旋在每一個人心頭的問題是:什麼時候結束?而從螞蟻的情況來看,恐怕暫時還不會停止。

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說,雖然螞蟻的整改方向很明確,但實施起來相當困難,對於螞蟻及其投資者而言,不確定性猶存,痛苦不會很快結束。

螞蟻被迫進行的整改非常徹底。其無處不在的超級應用程序(app)支付寶瀕臨撕裂。其消費者數據寶庫將以收費方式向競爭對手開放。在官方大廳裡,有傳言稱其利潤豐厚的消費貸款部門可能會被排除在未來任何IPO之外。員工士氣大挫。

該公司杭州總部的一些工作人員表示,螞蟻開始變得像傳統銀行——人儘皆知,螞蟻創始人馬雲一年前在上海外灘峰會上斥責傳統銀行的「當鋪」思維。他當時警告說,過時的監管會扼殺中國的創新。

一位員工表示,監管合規已經成為這家一度以創新為導向的金融科技公司的首要任務。另一位員工表示,一些員工認為國有化可能是最好的解決方案。當局已討論過在螞蟻高管隊伍中安排一位政府代表,以便實時掌握該公司的動向。

彭博新聞社記者採訪了九位銀行家、監管機構人士和螞蟻員工,因事情敏感他們都要求匿名。螞蟻以及中國銀保監會和中國證監會的官員沒有回覆置評請求。花旗、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均不予置評。

根據知情人士透露,現在螞蟻高管在犯愁該如何把這家枝繁葉茂的金融科技公司拆分成互相獨立的、與有政府背景的合作伙伴組建的合資公司。他們稱,雖然以央行為首的監管機構下達了總體指導方針,但缺乏細節使得螞蟻只能以試錯的方式推進。

作為整改的一部分,螞蟻已把註冊資本增至350億元人民幣(54億美元),並正在生態系統中建立防火牆;這個生態系統曾讓其能夠把流量從支付寶引至財富管理、消費貸款、上門服務和派送等業務。螞蟻3月份當季利潤環比下滑了37%。在被打擊之前,該公司的利潤在2019年飆升了逾七倍。而2020年上半年的淨利潤又超過了前一年的總和。

螞蟻已經或計畫採取的措施包括:

  • 該公司獲准把借唄和花唄塞入一個註冊資本80億元人民幣的新消費金融部門。螞蟻僅持股50%。受制於註冊資本,總放貸規模被限制在2,660億元人民幣,相比之下,截至2020年6月螞蟻促成的貸款規模高達1.7萬億元人民幣

  •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有關部門希望螞蟻為貸款業務創建一個單獨的app,與支付寶分開

  • 支付寶用戶在用借唄和花唄借錢前,必須同意有關向央行報送征信的新條款

  • 為把消費者交易信息與其他服務分開,螞蟻將把數據遷至其與浙江省旅遊投資集團等國有公司新組建的一個信用評分合資公司;螞蟻將持有35%的少數股權。一旦獲得中國央行批准,這家合資公司將允許競爭對手支付一定的費用來查詢借款人的信用狀況,就和中國的其他信用評分公司差不多

  • 曾是全球最大貨幣市場的餘額寶,截至6月份的管理資產規模已降至8,150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年末縮水了近三分之一

對於螞蟻和其競爭對手——例如騰訊的金融科技業務——來說,待辦事項清單不斷變長。北京的重點已經從控制它們的爆發式互聯網貸款轉向了更為複雜的任務,例如削弱它們支付app(合計控制著超過90%的移動交易)的主導地位、開放它們的平台並確保消費者數據受到保護。

首先,電商巨頭阿里巴巴集團已開始在其一些app中添加騰訊的支付系統,打破了支付寶長期以來享受的壟斷。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尚未按照監管機構的要求向競爭對手開放生態系統,中國央行正在鼓勵消費者採用它自己的數字人民幣。

知情人士3月份時還說,中國監管機構已提議由幾家互聯網巨頭成立一家合資企業,加強對互聯網平台大數據的有效監管。

華爾街上一些螞蟻的早期投資者稱,重重限制意味著螞蟻的價值比以前小多了。截至6月30日,富達投資今年至少二次大幅下調了螞蟻估值,至780億美元左右。其他一些機構則更為樂觀:貝萊德給出的估值為1,740億美元,T Rowe Price Group Inc.給的是1,890億美元。在IPO擱置前,螞蟻獲得了2,800億美元的估值。

彭博行業研究稱:

“据报道,支付宝和信贷产品app被强制分拆,蚂蚁的商业模式因此面临崩溃的风险。我们测算,信贷利润将减少一半以上,集团估值将降至715亿美元。”

--银行与金融科技分析师Francis Chan

董事長井賢棟曾承諾,該公司終將上市。然而,員工逐漸不抱短期內能夠落實的希望。自執行長胡曉明3月份突然離職以來,井賢棟一直身兼兩職。

一位近期從該公司數據部門離職的員工表示,很多人都離職了。知情人士稱,螞蟻的股票期權已不足以留住員工或吸引新的人才。他們稱,在螞蟻調整對員工現有受限制股票期權的回購計畫後,士氣受到了進一步打擊,因為股票價值本已縮水,現在套現難度又增大了。

螞蟻首席人才官周一在內部對不滿的員工作出回應,稱公司將考慮更多方法來滿足他們的流動性需求。

誠然,也有許多員工留下了。他們表示,螞蟻今年早些時候簡化了初級員工的晉升程序。對科技行業不斷擴大的整頓行動也妨礙了跳槽。幾乎每家通常被視為理想雇主的大公司——包括字節跳動、滴滴全球,也都面臨審查。

挑戰依然存在

一年前押注螞蟻IPO將於今年或明年完成的銀行家,現在說2023年的可能性更大。監管方面的障礙依然存在。據兩位知情人士稱,作為對這宗IPO展開的調查的一部分,上交所幾名官員就他們在該IPO快速過審一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受到了調查。除非習近平點頭,否則誰都不敢批准其上市。

對於螞蟻、其投資者和銀行家來說,這一切都意味著IPO會繼續推遲。

得等到「政府對這些互聯網公司感到滿意,電商行為變得非常像國有實體的階段,」Aletheia Capital中國策略師Vincent Chan在彭博電視台表示。「這將有很長的路要走。」

原文標題Ant’s Record IPO Remains in Limbo a Year After China Crackdown

(新增最後八段)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