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仔上市的隱憂

·5 分鐘文章
領教過「翠華之亂」的股民,自然對一碗米線上市相對謹慎
領教過「翠華之亂」的股民,自然對一碗米線上市相對謹慎

譚仔上市,市場議論紛紛。「譚粉」自然樂見賣米線賣上市,人只要有夢總有一天就可以成真,而且譚仔亦早已是「日本企業」兼香港品牌,如此港日合作,又有本地情懷的平民飯堂,自然受香港仔歡迎。

在股言股,可口可樂一罐賣幾蚊都上市上咗咁多年(不過可樂當然唔只賣可樂),隱憂當然唔係米線問題,貨如輪轉,最後都係計數,不過有領教過「翠華之亂」的股民,自然對一碗米線上市相對謹慎。飲食業一來受制於業主舖租,二來始終受制於人力成本。有傳媒根據上市文件指出100蚊當中有21蚊租,30蚊人工;這兩部份其實都會隨本港經濟復蘇而增加。如果上市文件代表的是去年開始的租約(例如民生舖)或就業市場,那麼最快明年營運成本又會重回上升軌道,譚仔真正的營運能力,可能要到市道歸於常態才能作準。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近月譚仔頻頻打廣告,其中找《試當真》Ca姐拍的「10小辣美白面膜」最深入民心。
近月譚仔頻頻打廣告,其中找《試當真》Ca姐拍的「10小辣美白面膜」最深入民心。

疫情變數太大

疫情下,不同食肆種類會有不同的市場反應,而反應的力度也會不一。主打晚市的中式酒樓在疫情期間當然傷亡慘重,但並非主打晚市、晚市亦不會有另外高邊際利潤餐單的餐廳如譚仔,疫情下傷亡較少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營業額打個和或微增,當然是驚喜,但要清楚明白到,譚仔某程度上可說是部份時段受惠於疫情,食客「自上而下流」,多了港人光顧大眾食店,所以在看顧客總數保持強勢的時候,未來疫情好轉,多了跨區飯聚,可以打邊爐加自助餐,又未必咁多人去食譚仔了。

譚仔國際去年3月止全年收益按年增長8.7%至16.91億元,每間譚仔餐廳及三哥餐廳日均收益分別為42,173元及39,107元,按年分別下跌6%及上升3.1%。明顯今年首季已有好轉,但好轉是因為今年譚仔有加大預算打廣告,還是因為本港疫情整體緩和、放寬限聚令有利於譚仔阿姐盡情發揮「搭枱大挪移」所致呢?這大半年變動因素太多,數字可參考性其實相當有限。財務指標上除了年度毛利率微增,其他指標如純利率、權益回報率皆跌,至少從數字上看,譚仔同樣「受傷」,並非「傷得少啲就係好」。

「譚仔雲南米線」近月力推「茜麵茜飲」
「譚仔雲南米線」近月力推「茜麵茜飲」

148間餐廳全為直營

事實上譚仔在文件中也提到2019年靠「餐牌價格上漲帶來的額外收入部分抵銷」客流減少,還有取了政府補貼。未來沒有補貼,又能否以同樣的「需求彈性」加價提高利潤呢?實在是未知之數。

今次上市集資是希望增加擴大中國內地、 新加坡、日本及澳洲餐廳網絡的本錢,建新的中央廚房,然而以目前全部148間餐廳為直營店的情況看,譚仔似乎未有太多的特許店經營經驗,那麼未來在中國內地的擴充方式,又會全部以直營方式?如果採用特許經營或與對口企業合作拓展,管理是否得宜也屬未知之數,畢竟我們已見過太多北上最後蝕錢敗走的例子。

「譚仔」及「三哥」母企Toridoll東利截至今年3月的Q3業績
「譚仔」及「三哥」母企Toridoll東利截至今年3月的Q3業績

要看Toridoll東利取態

「譚仔」及「三哥」2018年開始已經是日本上市公司連鎖餐飲企業Toridoll東利多旗下,中央廚房最理想當然是配合旗下的「Ghost restaurant研究所」做外賣,但Toridoll到底是單純想借譚仔谷外賣,抑或真係想谷譚仔,上市文件自然不會告訴你。不過睇Toridoll業績,Monster Curry同譚仔就肯定係海外業務主力,如果譚仔上市自力更生搞唔掂,Toridoll點都應該會照住,同翠華係有關鍵唔同。

「土匪」雞翼賣內地,會否需要改名?
「土匪」雞翼賣內地,會否需要改名?

「土匪」雞翼賣內地?

但以品牌來說,譚仔的「川辣」會否在四川「水土不服」?港產「土匪」雞翼會否觸動國家級神經而需要改名?譚仔阿姐講普通話會不會就失去了魅力?上市文件提到「三哥餐廳距離社會運動的核心區域較遠,因此受影響較小」,但予人感覺總是「時辰未到」,在內地如果被標籤為「港青愛吃的黃店」又將如何?反過來在香港又被人以政治掛帥最終被定為「藍店」,靠日資背景能否支撐得住也未可知。譚仔有道叫「新疆香草雞翼」,會否最後需要澄清是否來自新疆?一想到此處,會不會抽隻攜程,買少少CoinbaseCOIN)會穩陣得多?

(部份圖片截自譚仔三哥臉書)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