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窺探貝索斯太空業務旗艦Blue Origin

該發射場今年晚些時候將開始進行亞軌道太空旅行火箭New Shepard的載人測試。 圖片來源:SPENCER LOWELL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雖然過去10年一直被馬斯克(Elon Musk)SpaceX的光芒蓋過,但貝索斯(Jeff Bezos)的太空公司Blue Origin已不再渺小及不再寂寂無聞。

10年前,這家公司還只有這位亞馬遜(Amazon.com Inc., AMZN)老闆本人、一些研究人員以及一個能裝入一輛平板貨車的實驗着陸器。在其西雅圖郊區的工業園區總部外面沒有任何標示,這位老闆亦沒有向媒體透露過什麼。

現如今,在貝索斯一年10億美元的資本投入下,這家公司在五個地點聘用了兩千多名員工,包括在德州的一個發射場。該發射場今年晚些時候將開始進行亞軌道太空旅行火箭New Shepard的載人測試。該火箭的名字是為致敬美國太空先驅Alan Shepard。

而Blue Origin的下一個項目將比New Shepard更加強大,那就是New Glenn,一個三百多英尺高的可回收軌道火箭,該火箭將於2021年首飛。該公司在佛羅里達州開普卡納爾拉爾的Pad LC-36發射場旁邊建造了一個龐大的新裝配設施,計劃在這裏建造、維護和發射這些可回收巨型火箭。據報道,New Glenn是25億美元投資的產物。該火箭可為客戶將多達45噸重的裝載物發射到低地球軌道,較目前SpaceX最大的火箭Falcon Heavy多出三分之一。

Blue Origin的銷售、營銷和客戶體驗副總裁Clay Mowry在描述這款大火箭的尺寸時說,一枚New Glenn軌道火箭將大到容得下一枚New Shepard火箭。按照這個發展速度,Blue Origin也許需要改掉其公司格言「Gradatim Ferociter」(意思是「一步一步前行,大膽無畏」)。不管怎樣,這總是有點難以想象。

Blue Origin行政總裁Bob Smith在華盛頓肯特公司總部的一次訪談中表示,為了貝索斯的太空商業化追求,過去三年Blue Origin大舉擴張。Smith說,公司將繼續增加資本投資和新客戶。一個例子是:Blue Origin已經能夠連續生產其標誌性的BE-4和BE-3火箭發動機,不但供自己使用,還能提供給United Launch Alliance等客戶和競爭對手。

隨着規模不斷擴大,Blue Origin已經開始競標那些貝索斯一度與之保持距離的龐大政府機構的合同了,例如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簡稱NASA)、美國國防部,以及運營美國間諜衛星的美國國家偵查局(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就在幾年前,貝索斯從不在公開場合談論競標聯邦項目合同的想法。而如今,Blue Origin已經在公開爭取有利可圖、不容有失的政府和國家安全載荷項目。Smith說:「我們需要那些客戶,客戶會讓你變得更好。」

美國大學教授、太空歷史學家Howard McCurdy表示,隨着創業公司的逐漸成熟,它們很難抗拒美國聯邦政府資金的吸引力。他表示,它們勢必會走政府路線,即使這種調整需要更多繁文縟節和更高的透明度。貝索斯對本文不予置評。

美國聯邦政府用於太空事務的資金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2018年6月,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提議成立美國太空部隊(U.S.Space Force),這是美國軍方的一個獨立分支機構,定於2020年正式啟用。美國副總潘斯(Mike Pence)3月份進一步強化了對2025年前後讓美國太空人重返月球的承諾,首次暗示美國太空人的奔月之旅可能搭乘私人機構建造的火箭。

Blue Origin同時兼顧來自政府和商業夥伴的訂單,以期能追上競爭對手SpaceX。左圖為Blue Origin位於佛羅里達州開普卡納爾拉爾的一處工廠,右圖是一枚New Shepard火箭。 圖片來源:SPENCER LOWELL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Smith表示:「這種趨勢讓我們相信,當我們真正進入市場時,將有足夠的發射量來獲得豐厚的回報。」

Blue Origin的麻煩是,如果涉及到關乎國家利益的發射業務,成功的發射可以帶來無與倫比的宣傳效應。SpaceX目前正在繼續執行複雜的、能夠激發信心的任務,包括與國際空間站對接的Dragon Crew艙首次無人測試,而New Glenn還需要至少兩年時間才能建造完成。

對於Blue Origin想分一杯羹的其他民用項目,時間越來越緊迫。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簡稱NASA)署長Jim Bridenstine在4月1日的一次員工會議上首次暗示,SpaceX的Falcon Heavy火箭可能是幫助美國人最遲在2024年登上月球的一個選項。

在商業發射業務方面,雖然對重型發射業務的需求仍較疲軟,但Smith指出了New Glenn的很多潛在增長市場,包括由數千個無線路由器組成的所謂「衛星互聯網群星(satellite internet constellations)」在近地軌道的部署,這可以說是「雲上之雲」。

Smith認為對數據的需求正在增長且難以滿足,而且這種情況不會改變,他表示,如果想要在全球傳輸數據,就需要很多衛星。一個這樣的系統於3月份揭開面紗,當時貝索斯的購物帝國亞馬遜證實了「柯伊伯計劃」(Project Kuiper)。該計劃將發射3,236顆微型衛星組成一個衛星網,排列在三個軌道高度上,就像同心圓殼一樣。

Blue Origin還面臨來自一些精益運營的火箭公司的競爭,這些公司借力於3D打印和碳複合材料製造等工藝成本的不斷下降。位於新西蘭的Rocket Lab就是這類初創公司之一,該公司已向近地軌道發射了25顆衛星。Blue Origin的Mowry表示,New Glenn的龐大尺寸將降低星網衛星客戶的成本,因為需要發射的次數更少。

Blue Origin今年將啟動載人飛行,但該公司尚未宣布面向個人客戶的首航。Smith表示:「我們直到需要的時候才會談論價格,而我們要到真正有一個可使用的運載工具才會有此需要。」

撰文:Dan Neil / Andy Pasztor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美貿易談判取得新進展,中方優化雲計算市場准入提議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在倫敦被捕,被控密謀入侵軍方電腦

準鎮壓:新科技將讓獨裁者如虎添翼

全球首張黑洞照片公布後,中國投資者炒作黑洞概念股

對話單偉建:從戈壁走出的國際投資巨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