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財經八一八: 中國富豪爭赴英做堡主

財經八一八: 中國富豪爭赴英做堡主

撰文:戴道鍾 美術:Ricky

自從內地各大視頻網站進口大量英美劇集與電影,內地同胞與外國社會接觸愈多,生活亦愈見西化。不單止食西餐、穿洋裝、學英文,連平日消閒嗜好都與外國人看齊。不過,這類型西化活動,始終保留了濃厚的中國特色。

話說英國電視劇唐頓莊園在內地大收旺場,這套西方古裝劇故事背景設在一九一○年喬治五世時期。故事內容圍繞唐頓莊園的Grantham伯爵一家,由家產繼承問題而引發的種種糾葛和摩擦。劇中的古堡生活,風靡不少中國觀眾,更引來不少內地富豪爭相仿傚。

不過,他們不是在中國搭建古堡,而是遠赴英國度假租住當地古堡,再換上貴族服裝,聘用男管家和及幾名僕人。這種消費雖遠遠不及自己興建古堡,但一星期花費仍高達十萬英鎊,折合約一百三十萬港元。除以上開支外,這班富豪還喜歡參與當地最有名的打獵活動。最有趣的是,原來迷上打獵的富豪,竟包括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

近期就有報道稱,馬雲早前就花了約近五十萬人民幣,於蘇格蘭一個小村落租下一座城堡,與十一位朋友度假兼打獵,為了打得更多獵物,馬雲今次更租用了四架直升機,到不同的打獵聖地,結果一星期內獵獲十七隻雄鹿,成績亦算不錯。

然而,馬雲身為大自然保護協會(TNC)的全球理事,居然去打獵殺生,似乎與其職銜不大相稱。報道一出,TNC便立即發出書面聲明,指報道屬「斷章取義」。馬雲亦作回應,笑言自己出生草根,對「貴族生活」並無嚮往,指兩年前是參與過TNC組織的歐洲野外考察交流活動,強調屬「狩獵學習」,目的是「學習通過打獵保護環境的知識」,更坦言「狩獵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非常殘忍的事......開槍的感覺真的不好」。無論是為了「學習」,或是其他原因,馬雲始終改不了開過槍殺過生的事實罷。

三星「出差女」焗住紅燈區

這邊廂馬雲生活無憂,那邊南韓的三星集團就相當頭痕,一來是自從小米、華為、聯想 等一眾國產品牌推出大量低價智能手機之後,整個手機市場競爭就愈來愈烈,以致集團最近業績更遠遜預期,從手機部門盈利跌足三成,便知情況有多慘烈。業績差自要勒緊褲頭,原來三星無線事業部將出差費和酒店住宿大削兩成,員工坐無論坐飛機或住酒店,從此都要想清想楚。但如此左計右計,不少員工真的有苦自己知。

話說南韓傳媒大踢爆,報道近期就有三星女性員工,在其內部論壇發帖大呻,本身職位不算太高,出差費已經不夠用,現在再減兩成,居然變得無處可住,所訂的酒店只能在「危險地區」,即是到處都是男性遊客的紅燈區附近。「出差女」坦言,節約成本固然重要,但公司亦應該考慮員工出差時的人身安全。

其實三星不止削住宿費用,其他開支一律要減,例如出差時,飛行時間不足十小時的地方只能坐「經濟艙」、部分高管智能手機月消費額限制在七萬韓圜、削減高管打高爾夫球的費用、縮短午餐時間,以及限制員工在休息日工作等等。三星一向以危機意識高見稱,但業內人士就笑言,三星是次又是小題大做,集團總裁李健熙曾經講過:「除了老婆孩子,全部都要換掉。」,以配合其不變則亡的管理策略。其實三星即使第二季賺少了錢,首季利潤仍高達六十億美元,老戴以為這般大企業都立此榜樣,其他當地小企業豈非有過之而無不及,打工仔只能怨命了。

謝瑞麟變身型男

不過,在現今經濟環境,不論打工仔或老闆,都肯定要力以赴,做到最好,好似一手創辦謝瑞麟珠寶(00417)的謝瑞麟,雖然已經不再是公司管理人員,但公司拍攝年報,亦要粉墨登場,變身型男,更續任公司的代言人,這從集團最新的一三/一四年年報可知。今年已七十七歲的謝瑞麟每年都在公司年報亮相,今年繼續搞搞新意思,以型仔造型登場。他率領班管理層拍攝造型照,將一本生硬的年報變得活潑生鬼,謝生保養得宜,有相為證。

謝瑞麟珠寶去年的年報以「神之手作」做主題,由創辦人謝瑞麟粉墨登場,上金色西裝影輯「chok」爆影相,加上其靚靚新抱謝邱安儀以及一系列金光燦爛的珠寶,令年報與別不同。這本用心製作的年報,更在第二十八屆International ARC Awards年報大獎中,榮獲六個獎項,不但是公司於ARC Awards中獲得最多獎項的一屆,亦是連續第六年於這個全球享負盛名的年報大賽中勇奪殊榮。

�埒erComm Inc.主辦的International ARC Awards,是備受業界尊崇的國際大獎,被譽為「年報奧斯卡」。ARC Awards是全球最大型及獨立的國際年報比賽,旨在表彰優秀的年報,比賽已踏入第二十八年,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地數以百計的參賽作品。評選準則是基於創意、清晰度、效益及卓越,而評審團由一班備受尊敬的專家擔任,以確保比賽競爭公平公正。

雷士內鬥變武鬥

雷士照明(02222)創辦人吳長江與創始基金股東的多年爭拗,兩年前才告落幕,怎知兩年後內鬥又再出現,這次爭拗據報還涉及毆鬥事件,而涉事者還於週一(8月11日)各自召開新聞發布會控訴對方不是。誰對誰錯,老戴難下判詞,但吳長江一方指德豪潤達財政不穩,德豪的大股東王冬雷又說吳長江欠賭債四億元人民幣,結果受傷害的肯定是一班雷士股民。話說雷士的內鬥可以在兩年前結束,全因為吳長江當年引入德豪潤達王冬雷抗衡,結果兩年後再次出事。雷士於本月8日晚發表通告,建議罷免執行董事及罷免首席執行管及高管,即包括吳長江及其一眾相關人士吳長勇、穆宇及王明華。據內地傳媒報道,原來同日再早些時候,王冬雷已帶數十人到雷士重慶總部要求接管公司,被拒後雙方發生打鬥,吳長江兩名助理受傷送院。至本月11日,吳及王兩人各自召開新聞發布會互數方不是。吳長江解釋事件與自己性格有關,就是「在公司鬥爭、人際關係方面不善經營。」同時透露德豪潤達財務狀況很差,有崩盤可能。王冬雷則指責吳損害公司利益,且欠債四億元(人民幣.下同),單是每月繳付利息就已一千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