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財經八一八: 肥佬黎睇數 《爽報》生定死?

財經八一八: 肥佬黎睇數 《爽報》生定死?

撰文:戴道鍾 美術:Ricky

傳媒生意難撈已不是新鮮事,尤其做報紙者,本身成本如紙張、油墨等節節上升之外,又有免費報通街派,加上新媒體如網絡等盛行,可謂內患外憂兼而有之。本週五(六月七日)派成績表的壹傳媒(00282),上個月初就公告天下曰,截至二○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虧損,將較去年大幅增加。無他者,一來,台灣電視業務之資產及設備,須作進一步註銷及減值;二來,台灣電視及多媒體業務與香港爽報營運未止血也。

隨台灣電視業務已經賣掉,講多無謂,反而爽報由一一年創辦至今一直蝕錢,且如無底深潭,卻是問題。難怪市場不時言之鑿鑿謂,老闆黎智英已決定止蝕離場,早前更有說該報已暫停接廣告云云。不過,老戴八到,肥佬黎暫時還未決定爽報去向,但今個月由海外返港後,就會仔細審視爽報經營情況及發展前景。以其過往處事決斷作風,相信到時自然會有決定。查實目前全港共有六份免費報紙,即使不計「鬼報」,競爭都已相當激烈。而爽報又不如同系的收費報蘋果日報般,印數乃是同行中的老大哥,廣告商自然亦不會一面倒。路邊社估計,目前爽報每日虧損六、七十萬元,假設一個月派發二十二日,每月虧損便達一千五百萬元,即使近期廣告增加,相信也難抵開支。再者,部分增加的廣告,其實來自蘋果日報,塘水滾塘魚而已。蝕錢的生意無人做,未知肥佬黎的算盤又如何?

內地白酒價 期貨潛水

中國人的賭性向來甚強,即使內地並沒正式開賭,但不少所謂投資產品其實跟賭博差不多,例如近年炒到火紅火綠的白酒期貨。白酒市場可謂禍不單行,先有塑化劑風波,又有禁酒令,以致整體白酒價格一落千丈。

老戴知道,上海國際酒業交易中心去年七月發行的「水昌舍得」、「西鳳.國典鳳香」及「古井貢酒」三款產品,就全部跌破發行價,較知名的「國窖1573」,也只是勉強高於發行價。更慘的是,在官府開支從緊下,低處還未算低,前三者上月尾的收市價,更是潛水四成。其他內地酒交易所發行的期貨,也有類似情況,如貴州白酒交易所發行的「國台珍藏1號」,上月尾收盤價也較發行價八百人仔低逾四成;金馬甲發行的三款白酒產品中,「國窖1573」大壇定製原酒產品也出現四成虧損。

不要以為白酒跌價與香港無關,因為部分在港上市公司在內地正從事白酒代理及銷售業務。銀基(00886)早前才發出盈警,料截至今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業績將轉盈為虧,此主要歸因於中國經濟放緩及高端白酒市場環境發生重大變化,導致營業額下跌。不過,剛涉足內地白酒業不久的國藏集團(00559)仍雄心壯志,本月初就宣布多項計畫,包括為酒類產品推出新防偽保真監控系統;經銷國藏獨家供應之不同知名品牌新酒,並統一零售價為人民幣一百元;以及推出國藏品牌惠民車項目,還會引入純電動直銷車作為在內地銷售酒類產品之銷售點。

吳光正分身家 重男輕女

本刊上期〈財經追擊〉才寫過,無論本地或是內地富豪,近年都要面對接班問題,因為年過六十甚至八十者比比皆是。言猶在耳,已故船王包玉剛二女婿、現任九倉及會德豐主席吳光正亦正式安排次子吳宗耀接手。會德豐近日宣布,委任吳宗耀為董事及常務董事,今年七月一日起正式生效。

雖然吳宗耀加入會德豐已八年,現任集團旗下會德豐地產副主席兼常務董事,但論管理經驗,始終不及一眾老前輩,所以今次吳光正亦安排兩大副手——副主席吳天海及執行董事兼集團財務總監徐耀祥組成核心小組,以確保「權力」順利交接。貴為太子,吳宗權的待遇自然非一般,今年的基本薪金、各項津貼及週年花紅總額就超過一千萬元。翻查會德豐去年年報,吳天海只得六百萬,徐耀祥就更少,只有三百六十萬而已,兩人加起來亦比不上吳宗權。

回看吳光正今次的接班安排,亦似乎頗「偏心」。吳光正早前接受福布斯訪問時已透露其分身家安排,長女吳宗恩及次子將分別接掌零售及地產業務,其他家族成員則不得沾手這兩瓣業務。單看牌面,兒子接管的會德豐,市值超過八百億元,九倉更達二千億元;女兒得手的Joyce(00647),市值僅八億元左右,兩者差天共地。

吳光正解釋,如此分身家的安排,乃向岳父偷師。當年包玉剛將旗下四項不同業務分成四個信託,分別交由四位女兒管理,以免發生爭產鬧劇。

話說回來,現年三十五歲的吳宗權,屬文武雙全之人,除了畢業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讀建築系,平日極愛運動,除了贏過渣打馬拉松領袖盃,去年又參加香港渡海泳,前年新年於石澳沙灘跑步時更勇救一名遇溺婆婆,的確屬非一般的「富二代」。

郭台銘金手指篤王傳福?

通訊愈來愈發達之際,手機、電腦全部連線,一不小心,就會洩露個人資料。普通市民洩露資料損失有限,換了是大企業的話,後果則不堪設想。況且,原來不少電腦黑客專攻大型企業電腦,偷得重要資料之後,一可以向企業收掩口費,二可以轉售予競爭對手,收入非常和味。

話說五年前,仍以手機零部件生意為主業的比亞迪(01211),與富士康(02038)的專利糾紛鬧得如火如荼,富士康一直指控比亞迪竊取其知識產權。有黑客就意識到,兩家企業如此勢成水火,正是賺錢良機,於是入侵富士康的電腦,從而敲詐富士康,更重點攻擊老闆郭台銘的電子郵件。

結果,黑客之收穫的確甚豐,原來郭台銘向不少中共領導人發電郵,抱怨政府部門只查比亞迪的中層管理人員,卻不查幕後主事人——主席王傳福,希望當局可以懲治王傳福本人云云。

由於取得的資料涉及中共,黑客自知事態嚴重,所以最後決定收手,而事件到近期才被外國的黑客組織爆料。富士康與比亞迪的官司,由○六年打到去年六月,香港高等法院駁回富士康在香港對比亞迪鍥而不捨的上訴,才告一段落。若郭台銘的「投訴」屬實,正好反映在領導人面前出「金手指」,似乎並非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