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貿易談判迎來關鍵時刻 債券市場命運吉凶難卜

Katherine Greifeld

【彭博】-- 美國國債投資者距離鎖定2011年以來的最佳年度表現又近了一周。

推動10年期殖利率瀕臨數月來首次突破2%的通貨再膨脹交易上周開始動搖。投資者對貿易談判的進展速度感到沮喪是債券買盤出現的關鍵原因。但中國、日本和歐洲經濟疲軟的跡象也發揮了作用,美國通膨仍然低迷的證據更是雪上加霜。

全球最大債券市場的走勢可能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未來幾周的形勢,以及美國和中國能否達成貿易協議。川普政府表示,有關第一階段廣泛協議的討論已進入最後階段。但下一輪關稅生效的最後期限--12月15日正在迅速逼近。若達成協議,美國國債2019年大約7%的回報可能會萎縮,並證明債券空頭是正確的。但是協議破裂可能會為殖利率再次下跌鋪平道路。

「美國國債殖利率阻力最小的路徑升高了,但關鍵是它還取決於貿易解決方案,」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固定收益全球副主管Gene Tannuzzo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說。貿易僵局是「房間裡最大的大象」。

在11月7日於1.97%的三個月高點見頂後,基準10年期美債殖利率已回落至1.83%,即使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上周五關於協議「完全有可能達成」的言論也未能改變這種局面。中美兩國貿易談判代表周六通了電話,圍繞第一階段協議的各自核心關切進行了「建設性」的討論。

與此同時,聯儲會主席傑羅姆·鮑威爾上周的講話促使交易員預期明年會降息大約25個基點。他對當前的政策立場表示滿意,但指出風險依然存在。

BMO Capital Markets利率策略師Jon Hill認為,鑒於未來一周沒有多少一線經濟數據,債券市場的波動性可能減弱。但他表示,只要貿易方面出現任何新的僵持局面,殖利率風險就會傾向於下行。

「鍾擺已經明顯擺向‘聯儲會實現軟著陸,一切都很棒’,」Hill說。「這超前了」,貿易方面的任何失望情緒都會使殖利率重新跌向1.5%。

10年期殖利率的年內低點1.43%出現在9月初 ,當時,新的關稅已開始生效,對於貿易摩擦會令全球經濟陷入混亂的擔憂正在加劇。

敏感市場

BMO認為,從美國國債與人民幣表現的密切關係中,可以看出美國國債對世界經濟預期的敏感程度。隨著美國國債殖利率上周走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7左右,錄得9月份以來最大跌幅。

BMO估計,離岸人民幣將需要走強到1美元兌6.93元,10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才會觸及2%。

Hill表示,這種相關性「顯示出全球(不僅是國內)成長對設定美國利率結算水平的重要性。」

在摩根士丹利策略師Matthew Hornbach看來,美國需要取消9月份加徵的關稅,10年期國債殖利率才會突破2%。

「如果達成貿易協議,並且取消了9月份加徵的關稅,那麼殖利率可能會走高,」他在接受彭博電視接受採訪時說。「否則,殖利率可能會走低。」

(新增小標「敏感市場」之後內容)

原文標題Bond Market’s Fate Hangs in Balance Before Trade-War Crunch Time

--聯合報導 Alex Harris、Liz McCormick.

欲聯繫記者請洽:Katherine Greifeld New York kgreifeld@bloomberg.net

欲聯繫英文編輯請洽:Ben Purvis bpurvis@bloomberg.net, Mark Tannenbaum、Nick Baker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