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迪士尼樂園另類功能:灑親友骨灰

朱迪·傑克遜將母親的一部分骨灰撒在灰姑娘城堡外。 圖片來源:JACKSON WELLS FAMILY

不論是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還是加州阿納海姆市,迪士尼樂園的管理員們都會在溝通中使用字母代碼,以避免讓遊客們發覺他們工作中令人不適的一面。當樂園經理發出「代碼V」清潔指示時,表示有遊客嘔吐了。「代碼U」則代表有人在園區便溺。

而整個迪士尼樂園保密措施最嚴格的莫過於「HEPA(高效空氣過濾器)」清潔指示,因為這代表著又有遊客將至親至愛的骨灰灑到了園區某處,必須動用帶HEPA過濾網的超強力吸塵器才能處理乾淨。管理員們說,這種情況大概每個月發生一次。

「只要認識我母親的人都知道迪士尼樂園就是她的最愛。」來自佛羅里達州 Boca Raton 的商業教練 Jodie Jackson 說。2009年,她偷偷地將裝有母親骨灰的一個藥樽帶進了迪士尼樂園。進入樂園後,她把骨灰灑在「小小世界」園區(It’s a Small World)的一個檯子上,旁邊是一隻暈頭轉向的小鳥,正是這一幕曾為母親帶來不少歡樂。悲痛之中的她又跳過了灰姑娘城堡門外草坪上的屏障,跨過草地,一邊跑一邊飛快地灑下骨灰。「我抓了兩把骨灰,跳過草坪,簡直比專業舞者跳得還快,」她回憶道。

迪士尼樂園的管理員們說,在這片被譽為「全球最快樂之處」的樂土,發現骨灰然後將其清理乾淨是一項獨特而隱秘的工作。對工作人員來說,這項工作令人毛骨悚然,但對另外一些人確是一種極大的慰藉,他們認為讓迪士尼樂園成為最後的安息之所對「骨灰級」粉絲而言是無疑是一場終極朝拜。

在迪士尼樂園,不論是花圃、灌木叢還是奇幻王國(Magic Kingdom)的草坪,不論是公園大門外還是煙花表演期間,不論是加勒比海盜園區還是小飛象園區的坑渠,都曾有人撒過骨灰。不過,據園區管理員和工作人員稱,撒骨灰的最熱門地點還屬已經建成49年之久的幽靈公館(Haunted Mansion)園區。裏面坐落着一座詭異的老房子,滿是攝人心魄的遊魂。曾經有人在園區里把骨灰撒得遍地都是。

遊客們在迪士尼幽靈公館園區排隊。 圖片來源:SCOTT KEELER/TAMPA BAY TIMES/ZUMA PRESS

迪士尼公司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這種行為是嚴格禁止並且違法的。試圖採取這一行動的遊客將被護送出園。」迪士尼公司想辦法阻止人們在園區做出各種嚇人行為。1994年華特迪士尼世界(Walt Disney World)開始鋪設紀念磚塊時就曾禁止使用「謹此紀念」的字眼,擔心這樣的字眼會讓遊客聯想到死亡。

來自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市(Jacksonville)的 Caryn Reker 還清楚地記得,當許願煙花在美國小鎮大街(Main Street)的雪糕店門外綻放時,這一幕曾讓父親激動不已。2006年,她選擇將父親的骨灰撒在附近區域的多個地點。「我一邊笑着一邊回憶着——他曾經來過這裏……去過那裡……還有再往那邊一點……對了,還有那裡……這種感覺十分溫暖,」 凱倫在一封郵件中寫道。不久前,她又回到迪士尼,將母親的骨灰也撒在那裡。母親今年去世,生前曾是迪士尼未來世界(Epcot)的狂熱愛好者。

今年6月,來自紐約州 Saratoga Springs 的演員 Alex Perone 將母親的骨灰帶到了迪士尼樂園,心中感慨萬千。在將骨灰灑在奇幻王國的花圃之後,他又來到了小小世界園區。「我當時不禁熱淚盈眶。那首歌一遍又一遍地響起,還有那些快樂的小卡通形象,」 他說。「我記得自己當時在想,『這太奇怪了。』」

對部分迪士尼狂熱分子而言,迪士尼樂園還是求婚、結婚和慶生的理想地點。所以,有人想在此長眠也並不奇怪。私自帶骨灰進園的遊客們表示,如果將骨灰放在處方藥盒子或者化妝盒內,通過安檢易如反掌。其他人則將骨灰裝在保鮮袋或藏在錢包或背包底部。

當某個園區的遊戲項目發現骨灰時,迪士尼工作人員會告知遊客因出現「技術故障」必須關閉項目。緊接着,園區經理將巡查園區,尋找可疑的骨灰堆,其他人則可能通過發放「快速通行卡」(Fast Passes)安撫遊客。待遊客散去,管理員們會帶着強力吸塵器出現。一位前迪士尼員工表示,她和幾個同事曾為骨灰清掃自創了暗號,即代碼「嫲嫲」(Code Grandma)。之後,他們還碰到過一些難搞情況。曾經出現過預警錯誤的情況。「有一次其實只是漏斗蛋糕的粉末而已,」這位前員工說。

阿納海姆警察局發言人 Daron Wyatt 中士指出,未經允許撒骨灰是一種違法行為。警察們「曾經接到過和骨灰相關的報案,」他補充道,但是在樂園現場執勤的工作人員印象中並未因此而實施過逮捕。很多時候,這些骨灰可能從未被樂園工作人員發現過。《華爾街日報》訪問的家庭中,無一人認為在整個行動過程中曾有工作人員注意到自己。

現年41歲、來自密蘇里州的州政府公務員 Shanon Himebrook 童年時曾多次和父親來迪士尼樂園歡度暑假。她的父親是印第安納州一間塑料廠的工人。在迪士尼,「父親不再是那個被夜班折磨得疲憊不堪的人,」她回憶道,「他會說,『讓我給你買那個老鼠耳朵!咱們把你的名字縫上去!』那時候我會想,『我太愛這樣的爸爸了!我們可以永遠這樣嗎?』」Shanon Himebrook 今年早些時候把父親的骨灰灑在了樂園大門附近。

1996年,來自加州聖博娜迪諾市的亞馬遜公司員工 Marty Lurie 把父親戀人 Robin Milnes 的骨灰裝在8個小塑料袋中,然後藏在一個相機袋裡帶進了迪士尼樂園。自從 Robin Milnes 因患上愛滋病去世之後,Marty Lurie 的父親患上了抑鬱症。當時父親雖與Marty Lurie同行,但卻不願加入。為了讓父親開心起來,Marty Lurie讓大家停下來和包括米奇老鼠、高飛狗在內的卡通形象合影,每張照片都把 Robin Milnes 骨灰的相機袋出擺在最顯眼的位置。他甚至在遊玩園區項目時也帶着這些骨灰。「你想玩這個項目對嗎?羅賓,」他對袋子說。

父親的心情很快晴朗起來。2010年,Marty Lurie的父親去世了。「他緬懷着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離開了這個世界,」他說。

現年47歲、來自新澤西州 Northfield 的驗光師 Kym Pessolano DeBarth曾經將母親的一小部分骨灰倒在小小世界的水池裡。去年12月,她重回樂園,紀念母親去世15周年。「我沒有去墓地,」她說,「我去了迪士尼樂園。」

撰文:Erich Schwartzel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習近平為中國打造進口國新形象

投資者運用期權押注中國股市反彈將至

亞馬遜擬在兩座城市建規模對等的第二總部

美國正式重啟對伊制裁 中國入豁免名單

中國在西方世界後院謀求擴大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