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6 小時 29 分鐘 開市

道瓊指數迎來124歲生日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Sarah Ponczek
1 / 2

道瓊指數迎來124歲生日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彭博】-- 本周,道瓊工業平均指數將迎來一個里程碑:124周歲生日。無需提醒,任何關注市場的人都明白,它已經老了。

這個老邁指標與年輕後生之間的罅隙越來越大。像許多爺爺奶奶一樣,道瓊指數也很難跟上科技的步伐。2月初曾占最大權重的波音公司股價暴跌,讓道指付出慘痛代價。有些人懷疑,道瓊指數還能不能代表21世紀的經濟,哪怕是這個新冠疫情時代。

「道瓊指數已經漸行漸遠很多年,」新英格蘭投資和退休集團的助理顧問John Ham表示。「顯然它會熬下去,因為很多人都熟悉它。但就相關性而言,這是給爺爺們看的指數。」

在這個疫情暴發讓新經濟公司成為英雄的市場,指數之間的差異從未如此極端。到目前為止,道瓊指數2020年仍累計下跌14%,最慘的時候下跌了35%。與之對比,那斯達克100指數今年累計上漲超過7%,標普500指數也僅下跌9%。

當然,道瓊指數以前也曾被視為落伍,但也存活至今。雖然現在可能更顯蒼老,但大盤指數之間的短暫分歧極其常見,並且在足夠長的時間之後,彼此之間往往會趨平。

「是的,它老了,」標普道瓊指數的高級指數分析師Howard Silverblatt說。「如果你今天構建一個指數,你可能會用其它方式。但它已經使用了124年。現在還在用。而且它的證券組合要小得多,卻能在長期內跟蹤更廣泛的標普500指數。」

建立一個股市基準指數的目的是衡量市場的發展,如果以指數的漲跌幅度來判斷優劣,未免有失偏頗。2020年標普500指數比道瓊指數表現略好,並不說明它是更好或更有用的工具。然而,它確實凸顯了防疫封鎖期間大放異彩的公司——亞馬遜和奈飛等線上和自動化公司。

指數之間的差異對於那些投資於股指跟蹤基金的投資者群體也很重要。標普道瓊指數公司的數據顯示,大約11.2萬億美元資金以標普500指數為基準,4.6萬億美元的被動管理資產參照該指數;約有315億美元資金以道瓊指數為基準,282億美元的被動管理基金參照該指數。

由於科技板塊的崛起,這些差距變得格外限制。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那斯達克有17個交易日跑贏道瓊指數一個百分點。彭博匯編的數據顯示,這已經超過2009年以來的歷年全年數字。

許多差異歸結於哪些公司沒有被道瓊指數攬入。例如亞馬遜,該股今年上漲35%,為那斯達克指數貢獻了近一半的漲幅,對標普500指數的貢獻度也有10%。但由於該股價格高達2,500美元,道瓊指數老套的價格加權系統顯然容不得它。

其它在「居家時代」表現出色的股票也沒有出現在道瓊指數中。英偉達、奈飛、PayPal都是新冠疫情時代的贏家,今年都至少上漲30%,但無一被老邁的道瓊指數納入。

「如果你追隨的是道瓊指數,那你就錯過了一些大股票,」LPL Financial的高級市場策略師Ryan Detrick表示。「我不想說它老套,但如果你看看它的構成,毫無疑問,它落後於時代。」

1896年5月26日創建的道瓊工業平均指數與其他指數不同,它採用股價加權而不是市值加權,後者在今天更為常用。股價加權方法實際上排除了世界上幾家最大的公司,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股價超過1,000美元,如果被納入道指,權重可能就太大了。

道瓊指數成份股由一個委員會負責選擇,不是一個客觀的、基於規則的選擇過程。根據道瓊指數網站介紹,該指數尋求維持「充分的行業代表」,青睞那些「聲譽極佳、表現出持續成長並吸引大量投資者的公司」。

因此,像波音(今年下跌60%)這樣的公司對道瓊指數表現的影響甚至超過Alphabet(美國第四大公司)對標普500指數回報率的影響。就像該指數的名字所暗示的那樣,工業公司在道瓊指數中的占比高達13%,比標普500指數高出5個百分點,比那斯達克指數高出11個百分點。

原文標題Dow Average Showing Its Age Getting Crushed in Recovery Trade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