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6 小時 4 分鐘 開市

難民接收大國 瑞典的政策難以為繼

難民接收大國  瑞典的政策難以為繼

過去三年裡,瑞典已經累計接收難民超過40萬人

一向以人道主義超級大國自居的瑞典一直對難民敞開大門,不論是為了躲避納粹大屠殺的猶大人,還是內戰和自然災害的受害者。約16%的瑞典人口在海外出生,遠高於美國的13%。自上世紀90年年代以來,這個只有960萬人口的北歐國家已經吸收了數十萬來自前南斯拉夫、中東和非洲的移民。

不過,瑞典從來沒有經歷過像現在這樣難民大量湧入的情景。去年有7.5萬名難民在瑞典尋求避難。而今明兩年預計將有大約36萬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難民會進入瑞典。這種情景就相當於面積與瑞典差不多大的北卡羅萊納州在三年之內又冒出一個人口相當於其首府羅利這麼大的新城。

由於接收難民的能力即將消耗殆盡,瑞典政府於1023日宣佈,從明年起,瑞典將終止自動給予大部份難民永久居留權的政策。今後,沒有兒童隨行進入瑞典的成人難民最初只會取得暫時居留。

瑞典移民局指出,2016年,僅滿足難民基本需求一項就可能花費瑞典政府600億瑞典克朗(合70億美元)。地方政府和一些私人機構還會支出數十億瑞典克朗。如果難民的流入繼續保持目前的水平,「我們的體系可能無法長期維持,」瑞典外交部長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öm)於1030日接受瑞典《每日新聞報》(Dagens Nyheter)採訪時如是說。

瑞典城市馬爾默所承受的壓力是再顯而易見不過了。擁有30.7萬人口的馬爾默位於瑞典南部,是難民從德國和丹麥北上進入瑞典的主要港口。最近幾周,每天抵達馬爾默中央火車部的列車都會載入300400名難民。國際紅十字會的志願者們身穿印有紅十字背心,引導難民到街對面一字排開的拖車前領取食物、衣服和用品,然後帶他們乘車前往一個難民接待中心。

阿爾格(Abdul Rahim al Gor)最近一個上午帶著六歲大的女兒等巴士時對我們說,他是從敘利亞阿勒頗附近的老家逃出來的,他的老家遭到了多次襲擊。他還訴說了穿越地中海時恐怖的航船經歷,以及隨後在希臘髒亂不堪的拘留中心渡過為期兩周的漫長歲月。他的眼神充滿疲憊。當他當說到不久將和妻子及另外四個孩子團聚時,他的眼神裡才泛出了久違的光芒。在獲得永久居留之後,他就有權將直系親屬帶到瑞典。「我們許多朋友都是今年來到瑞典,他們和家人終於感覺到安全了,」他說。

阿爾格和他的家人希望也能像成千上萬尋求避難者一樣,在馬爾默城裡或附近學校的體操館、兒童夏令營、以及在一個軍事基地邊上即將建成的帳篷區暫時地安頓下來。市政府也在設法安置超過1700名沒有家人陪伴、不滿18歲的難民。「我們很吃力,」馬爾默副市長斯科斯托姆(Andreas Schönström)說。

湊齊足夠的居所和食物僅僅是難民安置的第一步。瑞典在將難民、特別是低技術難民納入其勞動力大軍方面遇到了巨大的挑戰。外國出生的瑞典人的失業高於16%,而本地出生的瑞典人的失業率不足6.5%,這個就業差距在歐洲處於非常高的水平。平均而言,瑞典接收的難民需要七年時間才能實現自食其力,但許多難民一生也無法做到這一點,哥德堡大學從事移民影響研究的經濟學家魯斯特(Joakim Ruist)說。魯斯特估計,近幾年向難民提供支助花費了瑞典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相當於每年58億美元。他表示,考慮到近期大量難民湧入,今年的難民安置成本將超過GDP1.35%。

馬爾默市政府通過鼓勵成立新創企業每年創造1萬個工作崗位。然而,由於來自阿富汗、索馬里和其他國家的難民缺乏教育基礎和語言技能,他們的失業率仍然高於15%。市長斯科斯托姆說,有些難民會穿過連接馬爾默和哥本哈根之間16公里長的橋樑與隧道進入丹麥尋找低薪服務性職位。

類似的低薪職位在瑞典非常少。瑞典沒有法律規定最低工資,不過由工會和員工商談確定的合同保證幾乎每一位員工的年薪都高於2.6萬美元、並享受非常優厚的福利。為了向難民提供更多的機會,瑞典政府於1023日提議給聘用家政、保姆和園丁等傭工的家庭實行稅收減免待遇。

近期抵達瑞典的難民、特別是來自敘利亞的難民受教育程度高一些,可能會在較短時間內找到工作。尤瑟夫(RamaYousef)是一位大學畢業生,她於2013年同家人來到瑞典。她花了五個月時間參加了政府資助的瑞典語學習課程,然後參加了斯德哥爾摩大學的一個培訓班,這些培訓旨在幫助新移民很快就找到了工作。拉馬目前在諮詢公司 Capgemini的斯德哥爾摩辦公室上班。「瑞典人民給了我很多幫助,」她說。

 

撰文CAROL MATL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