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5 分鐘 開市

香港對中國為何如此重要:錢、錢、錢

香港的金融區 圖片來源:REUTERS/TYRONE SIU

香港自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為價值數以萬億計美元的融資、貿易和投資活動發揮橋樑作用。

香港採用獨立的制度,自成一體但仍受北京的管轄,由此引發的諸多社會及政治擔憂導致今年爆發了已持續五個月的抗議活動。但這個城市亦成就了中國的崛起。和22年前相比,如今的香港在中國整體經濟中的比重要低得多。但其門戶作用不減當年,這就意味着一旦採取鎮壓行動,中國將會面臨嚴重的金融損失。

經濟學家George Magnus表示,和內地城市相比,香港之所以如此出眾,原因是香港實行法治,監管完善,稅率低,資本可以自由流動,而且香港使用英語。Magnus着有《紅旗警訊:習近平執政的中國為何陷入危機》(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書。他表示,無論是上海還是中國的自由貿易區,都「無法真正抗衡香港的優勢。」

以下是香港在經濟上對中國很重要的幾點原因:

香港是股權融資中心

自1997年以來,中國內地企業通過在香港上市籌集了3,350億美元資金,其股東構成比在內地上市範圍更廣。

多年來中國國內可用的資金池變得越來越大。但由於港元與美元掛鉤,而且香港沒有資本管制,因此在香港上市可以為進行外國收購和投資帶來強勢貨幣。在上海上市要實現同樣的目標則更加困難。

對科技公司和其他公司來說,紐約一直是另一個受歡迎的上市地點,但正在惡化的中美關係可能會為赴紐約上市帶來更多問題。香港提供了一個便捷的途徑,可以接觸到許多熟悉中國的投資者。對於全球投資者而言,上海和深圳已變得更容易進入。但投資者通常更喜歡香港的法律保障,他們對內地市場還有其他方面的擔憂,包括資金轉出的困難等。

香港也是債權融資中心

中國實體亦通過香港大舉借債,包括銀行貸款和債券發行。

香港是中國企業最大的離岸債券發行中心。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企業能夠借入比在在岸期限更長的資金,而且至關重要的一點是,還可以融入強勢貨幣資金。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國政治和金融體系的學者史宗瀚(Victor Shih)表示,當涉及美元債券時,大型國有銀行和工業企業更願意在香港發債。在美國發債受制於美國監管機構,並需要更多的資訊披露。

香港的法律和監管體系深得信任

香港是中國和國際金融人士或商業人士進行交易的首選地,因為香港擁有被認為公平和非政治性的西式法律和監管體系。就目前而言,與上海和深圳相比,這是一個巨大的競爭優勢。香港現已擱置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了人們對這兩個法律體系會變得更緊密的擔憂。香港今年的抗議活動就是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

香港還是直接投資的門戶

外國公司和政府投資者長期以來一直將香港作為在中國內地投資公司或建設設施的中轉站。隨着中國越來越富裕,中國也在通過對外直接投資將更多資金投向海外。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從1997年的26億美元增至去年的1,430億美元。這些對外直接投資有很大一部分是通過香港進行的。

有些時候,中國資金經由香港又返回內地,可能是為了享受外商投資的優惠政策。法國外貿銀行經濟學家Garcia Herrero表示,與中國有關的外國直接投資流經香港,部分原因是兩地達成了一項經濟合作協議,為貿易和投資提供了稅收優惠政策。

香港是離岸人民幣交易場所

雖然北京方面仍實行嚴格的資本管制,但香港是人民幣貸款、債券和交易的主要離岸中心。

中國問題學者史宗瀚說:「相對於其他離岸市場,中國在香港對離岸匯率施加影響更容易」。這意味着香港可以在必要時支撐人民幣,幫助阻止資本外流。例如,中國政府可以指示國有銀行購買人民幣,或者中國央行可以發行票據,從金融系統中回收資金。

撰文:Natasha Khan / Yasufumi Saito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去世多年後,趙紫陽骨灰安葬民間墓園

美國駐華大使為限制中國外交人員活動的新規辯護

中國整頓結構性存款,但治標不治本

香港亂局的導火索人物同意回台灣自首

印度在貿易戰中看到機會:吸引大公司離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