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新加坡旅行泡泡計畫推遲 旅遊業復甦希望化為泡影

·4 分鐘文章

【彭博】-- 香港和新加坡旅行泡泡計畫(Travel Bubble, 譯注:旅行綠色通道安排)的擱置表明,即使在新冠疫情已得到基本控制的地方,重新開放邊界的過程也是如此棘手。

這兩地的疫情與美國和歐洲等地相比要輕得多,但最近香港病例的增加證明足以將兩個金融中心之間的空中走廊開通時間推遲兩周,那些已經預定了原定周日開通的航班的旅客計畫一下被打亂。

香港和新加坡之間的旅行泡泡被認為開創了疫情世界中的先例,人們可以往返於兩地之間而無需隔離。政府正在考慮新的啟動日期。

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周六稱:「這鄭重提醒我們,Covid-19病毒仍在我們身邊,即使我們為恢復自己的正常生活而奮鬥,但旅途仍將充滿坎坷。」

雙方一致認為,如果本地感染病例7天移動平均數字超過5例,旅行泡泡將被暫停。最近香港感染病例激增足以令政府踩剎車,這給這兩個城市的航空和旅遊業帶來了又一次挫折。這兩個城市在疫情之前擁有該地區一些最繁忙的機場。

嚴格的邊境限制措施使亞洲比世界其他地區更好地控制住新冠疫情,從中國到紐西蘭等國限制旅客入境並實施了強制性隔離措施,以阻止病毒進入。但這種方法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使跨境旅行基本陷入癱瘓,對旅遊業構成沈重打擊。

據OAG Aviation Worldwide Ltd.,雖然疫情防控使得目前全球10條最繁忙的國內航空旅行路線都在亞洲,但國泰航空和新加坡航空繼續苦苦掙扎,因為他們沒有本地旅遊市場可以依靠。國泰航空股價周一一度下跌6.6%,新加坡航空下跌1.7%。

雪梨大學商學院交通學教授Rico Merkert表示,即使香港-新加坡走廊開放,對兩個航空樞紐的推動作用也將有限。他說,新航和國泰航空將繼續掙扎,因為它們無法將通常會從歐洲和美國入境的旅客集中到這條路線上。

「如果沒有接駁交通,旅行泡泡充其量將僅限於當地人口,」Merkert說。「國際旅行將仍然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國泰航空曾形容旅行泡泡是「一項極為鼓舞人心的進展,是香港樞紐朝恢復正常航空交通踏出的重要第一步」,同時這也是一個里程碑式的展示,為今後開啟其他旅行泡泡樹立了典範。國泰航空10月客運量比去年同期下降98.6%,僅有38,541人次。新航上月載客35,500人次,下降98.2%。

「旅行泡泡會在疫情結束前的過渡期內增加一點點國際客運量,」 Sobie Aviation創始人Brendan Sobie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稱,並表示該計畫的影響主要是象徵性的。他指出,即便有了疫苗,航空交通完全恢復正常仍要數年時間,而旅行泡泡會幫助推動這一進程。

對11月11日旅行泡泡計畫宣布時那些預訂機票的人來說,無論是新加坡還是香港病例增加,都會帶來風險。

兩個城市之間現在仍可以通行,但必須遵守兩地的強制檢疫要求。「這是讓我卻步的主要因素,我不願意在酒店房間裡待兩周——這不健康,」 42歲的英國人Mungo Paterson說。他居住在香港,旅行泡泡宣布後不久他就預訂了12月7日飛往新加坡的航班。

「計畫宣布時我很興奮,我想‘終於來了’,」他說。「現在我要等到12月2日再做確認。我想到時候有航班的機率五五開吧。」 Paterson計畫前往新加坡工作並探望那裡的家人。

疫情阻斷旅行之際 缺乏政府支持的航空公司最可能破產

前景黯淡

香港和新加坡經濟嚴重依賴遊客和過境旅行,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警告,邊境關閉使新加坡的未來面臨風險。新加坡與少數幾個國家達成了在某些情況下允許商務或必要旅行的協議,但沒有一項達到像與香港旅行泡泡安排那樣的程度。新加坡周日報告新增12例Covid-19病例,均為境外輸入病例。

周末全球累計新冠病例超過5800萬,美國單日新增病例接近20萬。

新加坡和香港之前表示,希望他們的協議能夠為其他想要開放的國家樹立典範,但這次的延期給全球希望恢復旅行的所有國家都蒙上了陰影。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總幹事Alexandre de Juniac上周五稱,預計到今年底全球航空運量僅有2019年水平的33%,到2021年底「有望」恢復到50%-60%。

原文標題Hong Kong-Singapore Bubble Delay Shows Uphill Battle for Travel

(新增最後8段)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