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香港要如何自救?

理論上來說,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但實際上,大多數居民生活艱難,對自己的政治或經濟未來幾乎沒有發言權。 圖片來源:ISAAC LAWRENC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香港正處於自1997年回歸以來最嚴峻的政治風暴中。要想化解這場危機,並保持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和資本進入中國之渠道的地位,香港政府需要立即採取行動,不單要安撫針對警察問責、選舉改革停滯等問題的不滿情緒,還要觸及香港經濟模式中日益惡化的深層次問題。

這意味着要限制香港房地產大亨和壟斷企業的影響力,找到一種不依賴天價樓價的政府收入模式,並且要立即把更多的政府資源投入到公共房屋和公共援助中。以某些指標來衡量,香港已經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會之一。

香港最緊迫的經濟問題大多與土地有關。國際結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香港的收入中值僅溫和增長,但2010年至2018年期間,剔除物價因素,住宅價格上漲了近一倍。增速遠遠超過了其他一些泡沫明顯的房地產市場,例如加拿大,同期該國的樓價上升了約40%。與幾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香港人的住宅面積更小,支付的費用也更高。

部分原因在於,香港地處丘陵地帶,這意味着建房的空間有限。但可能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政府和地產商的既得利益讓樓價居高不下。

香港的低稅率和巨額財政盈餘主要靠政府土地出讓所得支撐,2017/2018財年此類所得佔總收入的27%。過去三年香港政府收入平均較支出高出近20%。更糟糕的是,賣地款項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該基金主要負責基礎設施發展。而香港的基礎設施已堪稱典範。買不起樓的市民只能心懷沮喪地看着香港政府斥巨資修建北京方面支持的政治「白象工程」,例如造價數十億美元的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鐵等。

樓價高企同樣令小企業難以起步,尤其是在反壟斷執法力度本已薄弱的情況下。與大多數全球同類城市不同,香港直到2015年才擁有一項具有實質效力的全面競爭法。地產大亨得以在公用事業、交通運輸和零售等領域以近乎壟斷的方式鞏固自己的帝國,提高價格並抑制增長。

香港政府針對過高樓價的主要解決方案是「明日大嶼願景」(Lantau Tomorrow Vision),這是一個擬議中的填海工程,位於香港最大島嶼附近,預計將耗資800億美元左右。然而,新住宅項目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推出,這意味着,即使該計劃奏效,整整一代年輕人基本上仍可能因為樓價過高而被排除在市場之外。批評人士指出,通過將現有的棕地商業和農業用地改造成住宅用地,可以更快速、更便宜地增加土地供應。

中國大陸的政治模式之所以奏效,是因為人們基於情況將繼續改善的想法犧牲了對未來的直接發言權。而如果在剝奪發言權的同時又無法提供情況將改善的真正希望,那要說服民眾則將困難得多。

撰文:Nathaniel Tapl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一澳洲議員將中國崛起與納粹德國崛起相提並論

中美貿易爭端升級之際,中國出口意外反彈

美國為何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此舉意味着什麼?

中國警告香港:若局勢進一步惡化,將出手干預

中國7月PPI陷入通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