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5 小時 20 分鐘
  • 恒指

    24,942.64
    -9.71 (-0.04%)
     
  • 國指

    8,764.62
    +3.06 (+0.03%)
     
  • 上證綜指

    3,534.19
    -20.87 (-0.59%)
     
  • 滬深300

    4,796.60
    -26.91 (-0.56%)
     
  • 美元

    7.7885
    +0.0029 (+0.04%)
     
  • 人民幣

    0.8140
    0.0000 (0.00%)
     
  • 道指

    34,715.39
    -313.26 (-0.89%)
     
  • 標普 500

    4,482.73
    -50.03 (-1.10%)
     
  • 納指

    14,154.02
    -186.23 (-1.30%)
     
  • 日圓

    0.0683
    +0.0003 (+0.49%)
     
  • 歐元

    8.8181
    +0.0119 (+0.14%)
     
  • 英鎊

    10.5870
    +0.0010 (+0.01%)
     
  • 紐約期油

    86.29
    -0.61 (-0.70%)
     
  • 金價

    1,840.40
    -2.20 (-0.12%)
     
  • Bitcoin

    39,896.94
    -2,103.20 (-5.01%)
     
  • CMC Crypto 200

    939.78
    -55.49 (-5.58%)
     

鮑威爾變臉鷹派 為金融市場三年來未見

·4 分鐘文章

【彭博】-- 傑羅姆·鮑威爾有意加快縮減聯儲會的刺激措施,正在讓他成為自2018年以來金融市場從未見過的角色:鷹派。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這位聯儲會主席周二表示,通膨高企可能證明比計畫更快結束資產購買將是合理之舉;隨後股市下跌,短期利率上升,股市波動率飆升。此外,疊加新冠病毒引發焦慮情緒的打壓,標普500指數經歷了一年多來最嚴重的動盪。

鏈接:鮑威爾稱可能考慮提前數月完成減碼;是時候放棄「暫時性」通膨說法

對投資者而言,一個緊迫的問題是,鮑威爾周二的國會證詞是否是貨幣政策的分水嶺,過去的貨幣政策已經幫助標普500指數自2018年聖誕節以來上漲約一倍。那是鮑威爾上一次重大轉變發生的時候--他終止了加息。

「他不僅講話更加鷹派,而且幾乎在不考慮市場可能如何對待的情況下釋放出重大政策暗示,」AlphaTrAI首席投資官Max Gokhman說。「他先前試圖在減碼和加息安排方面所培養的所有可預測性都成了問題。」

自從鮑威爾在2018年末從鷹派轉變為鴿派以來,他所傳達的信息給人深思熟慮的感覺,而他周二的講話正好缺失了這一點。

雖然正在上演的轉變有多激進還有待觀察,但是調門的變化在市場看來是確定無疑的:自2018年以來,市場從聯儲會聽到的儘是鼓舞之辭,幾無其他。

「市場對數據的反應將非常活躍,可能反應過度,」Cornerstone Macro的投資組合策略主管Michael Kantrowitz說。「我們需要穿越很多迷霧。」

通膨和就業

自從他2018年2月擔任聯儲會主席以來,鮑威爾就不辭勞苦地試圖重新定義央行看待就業和通膨兩項使命的方式,讓物價上漲加速超過先前的目標,以讓更多人口找到工作,且工資更高。在幾乎每一個轉折點,市場都歡迎他的鴿派,其鴿派立場延長了美國國債的牛市行情,並助推了股市的豐厚回報。

現在鮑威爾暗示通膨目標已經實現。在Renaissance Macro的美國經濟主管Neil Dutta看來,如果就業復甦繼續,他實際上已經準備迎接更高的利率。

鮑威爾「暗示更快完成減碼,打開了提前加息的大門」,Dutta說。「市場面臨的風險是,聯儲會是否遠在就業目標實現之前就開始加息,這種情況目前還沒有發生。從現在到減碼結束,就業將繼續加速。」

並不是說鮑威爾的聯儲會已轉為公然鷹派--即使資產購買減少,也仍代表著給經濟的額外動力。鮑威爾尚未設定加息時間表,不過提前完成減碼可能使得加息早於預期。

升息與牛市

利率上升並不總是會扼殺牛市。根據Ned Davis Research對市場回報和貨幣政策的研究,自1946年以來17次緊縮周期中首次加息之後的12個月裡,標普500指數平均上漲5.3%。然而,緊縮節奏的影響卻截然不同:在較快的升息期間該指數平均下跌2.7%,在緩慢加息期間則上漲11%。

在某些人看來,鮑威爾只是在追趕經濟蓬勃發展之際不再需要採取緊急措施的現實。包括前美國財政部長拉裡·薩默斯在內的批評人士,曾敦促聯儲會以比計畫更快的速度對經濟刺激措施拉閘,以避免通膨失控。

投資者也知道鮑威爾在市場認為情況嚴峻之時屈服於市場的歷史。在2018年10月他曾有句著名的話說,儘管加息幾次,但政策利率仍然距離中性「很遠」,金融環境是「寬鬆的」。三個月後,在標普500指數經歷暴跌20%之後,他改變了看法,稱聯儲會是靈活的,官員們在「傾聽」金融市場。他在2019年夏天重復了這種微妙情形,當時關於周期中期調整的評論導致股市大幅下挫。

「市場受到驚嚇,幾天後,他退了一步。他仍然有這個選項可用,」Penn Mutual Asset Management的投資組合經理Zhiwei Ren在電話裡說。「如果市場對他來說太動盪了,他做同樣的事情,我不會感到驚訝。」

原文標題

Hawkish Powell Is a Force Markets Haven’t Faced in Three Years

(新增兩個小標題內容)

Most Read from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