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11 分鐘 開市

2019年左右股市的四大因素是什麼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ISTOCKPHOTO

股市正在下跌,波動率正在升高,許多股指已步入熊市區域,這跡象令華爾街惴惴不安,亦對2019年缺乏信心。2019年股市會上升嗎?答案是肯定的。但前提是中國經濟復甦、聯儲局停止加息、油價持穩且美中貿易戰降溫。前提太多了。但這是《巴倫周刊》(Barron’s)在與投資者和分析師討論2019年前景時反覆聽到的說法。

這四個因素都能打破市場走勢嗎?我們拭目以待。與此同時,投資者不妨分別了解一下這四個因素。

中國經濟

規模13萬億美元的中國經濟已明顯放緩。2018年11月中國零售額增長8.1%,創2003年以來最慢增速;當月工業增加值增長5.4%,增速為2008年來最低。

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中國在世界經濟活動中所佔比重約為15%,在全球經濟增長中佔比更高。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數據,2013-2018年,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增長總量中所佔比重接近50%。這就是為什麼說中國經濟放緩與幾乎每個人都息息相關。

中國官員已在努力重振增長。中國下調了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以期刺激信貸。2015年中國降准後,工業增加值增速在6%上方企穩。這一年下調新車購置稅的措施亦幫助中國刺激汽車銷售。

高盛(Goldman Sachs)經濟學家Jan Hatzius預計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情況將企穩。他最近在研究報告中寫道,美中貿易局勢有所緩和,暫時讓人鬆了一口氣。他指出,中國以外的新興市場呈現增長跡象。

貿易戰

化解貿易戰與扭轉中國經濟放緩勢頭息息相關。蘋果公司(Apple, AAPL)早前發布了營收預警,導致蘋果股價大跌。該公司行政總裁庫克(Tim Cook)把收入不tussle及預期歸因於關稅。也許你覺得這有點誇張,不過包括康耐視(Cognex Co., CGNX)行政總裁John Curran在內的更多公司高層告訴《巴倫周刊》,中國的客戶現在有些猶豫。

貿易擔憂在2018年大部分時間里困擾着市場,但在最新一輪關稅於當年9月份生效後,這種擔憂也加劇了。許多公司在第三財季業績電話會議上試圖估計進口零部件價格上漲將給公司成本帶來多大影響。不過鮮有企業高管詳細預估關稅衍生影響造成的損失,例如價格上漲導致的需求萎縮。

據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簡稱WTO)的數據,中國針對非農業產品徵收的關稅稅率平均約為4%,美國對進口非農業產品徵收約2.3%的關稅。這意味着降低關稅可能並非談判人員面臨的最大問題。知識產權保護和市場准入可能是更重要的議題。

目前,市場似乎並不清楚鋼鐵行業前景如何。過去一年,即便鋼鐵價格上漲了8%,鋼鐵類股仍累計下跌近30%。投資者認為當前的鋼鐵關稅不會持久。工業企業和農業是另外兩個受關稅影響較大的領域。據滙豐(HSBC)統計,在關稅措施生效前,中國有35%的大豆進口和58%的航空設備進口來自美國。中國對美國大豆和飛機的進口額佔美國總出口額的18%以上。

美國工業股已較上年同期下跌約16%,較52周高點下跌近20%。貿易緊張局勢導致工業股基於明年預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從大約17倍降至只有12倍左右。若新的貿易協議達成,市場對中國經濟反彈的信心或將推動工業股基於明年預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回升到15倍左右的長期平均水平。

聯儲局

對於聯儲局來說,這是一個漫長而又遲緩的緊縮周期。聯儲局用了大約三年才將利率上調了2.25%。通常聯儲局加息超過2%,美國經濟就會陷入衰退。但這一次並非如此,至少目前還不是。這可能是因為此次緊縮的起點非同以往。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仍保持在4萬億美元左右,較金融危機開始時高出400%多。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約為2.7%,較過去20年略低於3.8%的平均收益率低1%。

即便收益率位於歷史低水平,許多行業在2018年仍感受到了壓力。30年期抵押貸款利率已較上年上升0.7%,住房類股在2018年下滑約30%左右。2年期與10年期美國國債間的收益率價差在2018年收窄至0.5%左右,銀行股去年下挫20%。許多銀行借入短期資金,並且發放較長期限的貸款。收益率曲線趨平擠壓了利潤率。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表示,聯儲局的加息道路並非一成不變。投資者對此感到歡欣鼓舞,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指數漲745點。即使鮑威爾真的再加息兩次,所有跡象都表明緊縮周期已接近尾聲。

原油

油價下跌惠及消費者,但卻讓工業和能源公司的日子更加艱難,這兩類股票在標普500指數的權重約為14%。2018年標普500指數中的能源股下跌20%,能源服務提供商跌42%,工業類股下挫15%。

瑞信(Credit Suisse)能源團隊預計油價將在2019年第一季度見底。KeyBanc預計今年全年西得州中質油平均價格在50美元至60美元/桶之間。這個数字高於當前油價水平,目前油價報47.98美元/桶。高盛分析師Neil Mehta仍認為雪佛龍公司(Chevron Co., CVX)股票有投資價值,相信只要布倫特原油價格不低於50美元/桶,該公司就有能力派息。布倫特原油價格上周五收於逾57美元/桶。

以上就是股市上漲的四大前提,投資者將在2019年面對這四個問題。雖然看起來可能性較低,但這四個問題似乎有希望得到解決,從而不再進一步打擊股市。

如果上述情況真的發生且市場氛圍出現轉變,也許股市將在2019年出現令人吃驚的漲勢,就像去年第四季度股市大跌讓投資者意外那樣。果真如此的話,這將是大家樂見的局面。

(本文譯自《巴倫周刊》)

撰文:Al Root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中美貿易戰到底成全了誰?

美國阻止華為矽谷分公司出口某些技術

中國CPI和PPI漲幅收窄加劇通縮擔憂

中國發布網絡短影片內容審核管理規定

中國商務部:中美貿易談判在結構性問題上取得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