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2019年的一招鮮即將成為老黃歷 債市回旋可能讓股市必殺技馬失前蹄

Justina Lee
1 / 2

2019年的一招鮮即將成為老黃歷 債市回旋可能讓股市必殺技馬失前蹄

【彭博】-- 費城郊外一個小鎮,對沖基金經理Tim Rudderow進入辦公室坐定。這段時間以來,他有一個快捷方式研究股市在發生什麼。

他的捷徑,就是研究債券市場。

「我可以早上進來看看債券市場,看看動量是否跑贏價值,」這位Mount Lucas Management LP的首席投資官在感恩節前夕接受採訪說。他的公司管理資產總額為15億美元。

這一經驗法則數小時後就可以賺錢,因為更高的殖利率驅動一個市場中性策略,讓廉價股比高漲的同行跑贏半個百分點。

像這樣的債券驅動型板塊輪動,整年都吸引著量化和自主投資者。在全球股市勢不可擋上漲行情的平靜表面下,利率以其非凡的力量為這輪牛市分出了贏家和輸家。而這在華爾街激起了比以往更大的焦慮,人們懷疑,在2020年,國債市場的起伏可能會顛覆一系列的投資方式。

對衰退的擔憂加劇了對美國國債的需求,動搖了諸如價值投資之類的更高風險股票策略,並提振了避險資產——包括價格波動不大的股票。同時,利率下降提振穩定派息的股票漲至創紀錄水平,例如房地產和公用事業。

趨勢追隨和風險平價之類在美國和歐元區債市上漲中如魚得水的基金,有望取得近十年來最好的回報——但如果國債跌跌不休,它們也會備受摧殘。

法國興業銀行根據它們與美國國債的5年相關性進行的研究發現,所有這些解釋了從債券低殖利率中受益的全球大型股相對於因低收益而受損的股票處於至少15年以來最昂貴水平。

法興銀行的量化大師Andrew Lapthorne對此很擔心。他警告說,與債券走勢同步的股票跑贏幅度看起來非常極端,現在正是對利率頭寸和債券型股票獲利回吐的好時機。

這位策略師在一份報告中寫道:「股票投資者是在購買債券風險,而不是現金流。」

因為溢價高企,投資於宏觀策略、趨勢跟隨和價值策略的Rudderow對那些在低利率時代非常吃香的穩定派息公司敬而遠之。他說:「它造成了這個巨大的泡沫——只能這麼說。」

對聯儲會放鬆政策的押注推動美國國債上漲、殖利率曲線回旋,刺激了今年劇烈的股票板塊輪動。然後在債券下跌期間再次返回。9月份,曾有一個十年難遇的股票輪動,價值跑贏動量——檢驗了在經濟成長更好、利率急劇反彈情況下肯定會發生的行情。

原文標題One Call Defined Investing in 2019. Now ‘Bubble’ Trouble Mounts

欲聯繫記者請洽:Justina Lee London jlee1489@bloomberg.net

欲聯繫英文編輯請洽:Sam Potter spotter33@bloomberg.net, Sid Verma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2019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