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油價大跌將從四方面改變能源業格局

Motley Fool Staff
·7 分鐘文章

明年能源業可能會出現不少轉變。

2020年的新型肺炎危機對石油和天然氣行業造成難以置信的衝擊。全球石油需求大跌三成,對一個無法迅速採取相應減產措施的行業而言,這是個沉重的打擊。這導致全球油滿為患,或令能源市場在未來一年甚至更長時間失常。數百億美元和數十萬職位將消失,當中不少更將是永久性。

這場可能是史上最嚴重的全球衰退,而其餘波正影響整個能源業。由於工商業活動大規模停止,電力需求已下降。整個行業的現金流都將受影響,行業格局或因而出現永久性的轉變。

我們邀請了萬里富四位能源業專家分享看法,探討2020年油價暴跌和新型肺炎危機如何改變能源業未來的格局。如果您正打算投資能源股,請繼續細閲下文,以更深入掌握行業情況和您可能尚未意識到的影響。

石油領域的借貸或出現永久性改變

多間石油公司的財務狀況每況愈下。 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 (NYSE:WLL)已在4月初申請破產保護切薩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NYSE:CHK)已聘請重組顧問作為其最大的投資者之一。這場危機不僅對石油生產商或陸上作業造成影響。離岸油田鑽探服務商(Diamond Offshore)(NYSE:DO)早前亦表示,將不會支付下一次利息,此舉將導致其餘下債務違約。

簡言之,銀行今次並不急於出手拯救石油業。有消息指,部分大型銀行已開始設立獨立營運的公司,從違約的借款人手中接管石油生產資產,而非試圖以極低價出售這些資產。令人擔憂的是,資產價值在目前的環境下如此低迷,銀行或無法承受這些問題資產在極端供過於求的情況下所帶來的損失。

這或令能源行業的借貸出現永久性的轉變。在目前的環境下,多間石油生產商甚至連幾個月都撐不住。我預期,貸款機構將要求企業保留更多的現金,而被視為可接受的槓桿水平亦會變得保守得多。

的確,這是個不太可能出現、前所未有的環境。但在過去五年,美國石油業在很多方面都處於災難的邊緣,原因是石油公司的槓桿一直穩步上升。銀行現時肯定已意識到這點,並會在今後調整放貸手法。

燃料電池或受衝擊

當您思考油價暴跌的影響時,您可能不會想到氫燃料電池。但實際上,有跡象表明現時的低油價日後或對燃料電池造成重大影響,拖累Plug Power(NASDAQ:PLUG) 和Bloom Energy(NYSE:BE)等股票的表現。下文將分析原因。

氫本身是種非常清潔和節能的燃料,但氫從何而來呢?在美國,氫主要是來自天然氣。 燃料電池公司喜歡標榜氫可取自生物質等更清潔的來源,但比起從頁岩盆地開採的廉價、豐富的天然氣中提取的氫,這些來源令燃料電池的成本更高。至少現在如是。

油價暴跌摧毀了美國頁岩鑽探的經濟效益,多間生產商索性選擇終止頁岩業務。美國天然氣供過於求導致氣價低迷,但由於大多數頁岩生產商同時開採油氣,這種局面可能即將告終。

天然氣期貨市場似乎也有相同看法:2021年1月合約價格約為3.09美元,較3月底升20%,較當前(2020年5月)合約1.92美元的價位高61%。由於天然氣約佔燃料電池投資成本一半,天然氣價格飆升突然令這些投資的經濟效益下降。燃料電池汽車的銷售尤其可能受影響,特別是現時汽油價格已非常低殘。此外,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成本當然不會波動。

就算在經濟好景時,燃料電池就已經很難賣出。如果連成本也無法節約,那這盤生意可能再也做不下去。

告別MLP

業主有限合夥(MLPs)曾是能源行業的支柱。這些實體營運著行業大部分中游基礎設施,如管道、加工廠和倉儲碼頭。MLP利用這些資產產生的現金,為投資者帶來豐厚的分派,因而成為備受追捧的投資工具。

然而,在2014年油價暴跌後,投資者開始對MLP感不滿。因此,在無法籌集擴張所需的資金下,多隻MLP不得不削減豐厚的分派,導致更多投資者遠離這些實體。所以,近年數間MLP已轉型為傳統的企業。

隨著2020年油價再次暴跌,此趨勢無疑將加速。投資者今年離棄MLP,Alerian MLP ETF已跌約50%,就連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 (NYSE:EPD) Magellan Midstream Partners (NYSE:MMP)等頂級MLP亦成為這場「大屠殺」的受害者。兩者宣稱是中游行業資產負債表最強的公司,但今年已跌約40%,推高股息率至超過10%。

除了未來幾個月的轉型浪潮外,行業還會出現更多整合。專注石油和天然氣收集及加工業務的小型MLP,規模並不足以應對行業的波動,因此不得不聯手,務求令客戶基礎和重點市場更多元化。

能源轉型將加速

十多年來,有百年歷史的化石燃料基礎設施緩慢過渡到風能、太陽能電力和電動車等新的能源類型。我認為,此輪油價暴跌將令有關轉變加速,而我想從兩個角度來闡述這個觀點:發電和交通。

在發電方面,John提出了一個有力的論點──由於頁岩鑽探減少,天然氣價格將上升。我認為這說法沒錯。但若果真如此,天然氣發電廠相較風能、太陽能和在能源儲存方面的競爭力將更弱。與此同時,隨著天然氣價格上升,對風能和太陽能電廠的短期需求亦正下降,原因是公用事業公司需要的電力減少,而且開發商自己亦陷入財困。

對可再生能源業而言,這聽起來似乎是件壞事,但當這些行業的需求供過於求時,生產商和安裝商通常都會尋找降低成本的新方法來維持業務。某程度上,風能和太陽能項目的價格甚少上升,意味其一直是新電力價格水平下降的來源。因此,在能源業供電方面,我認為風能、太陽能發電和能源儲存的價格將下降,而天然氣項目的價格將上升,加速向清潔能源電網的過渡。

我們尚未能完全預測交通模式會怎樣轉變,但我相信會有更多人以共乘、電動單車、電動滑板車代步,甚至會有更多都會區的人留家工作。薪酬較低的工人將尋求方法削減開支,試問還有甚麼比不開車更能節省開支?

此外,在家工作的人將與日俱增,對上下班乘車的需求將減少,因共乘已可滿足城鎮周邊偶爾的交通需求。再者,Cruise和Alphabet旗下Waymo等公司已在開發無人駕駛和電動共乘平台,在不久的將來便會面世。最終,數以百萬民衆駕駛的次數可能再也不會像幾個月前般,而這將對能源帶來巨大轉變。

【延伸閱讀】炒燶油勿重蹈覆轍 三款操作時刻警惕

【延伸閱讀】紐約期油(WTI)同布蘭特期油(Brent)有什麼分別?布蘭特期油會追跌嗎?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Alphabet 行政董事 Suzanne Frey 是 The Motley Fool 董事會成員。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