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42 分鐘
  • 恒指

    18,889.66
    +292.43 (+1.57%)
     
  • 國指

    6,446.21
    +71.77 (+1.13%)
     
  • 上證綜指

    3,165.47
    +14.14 (+0.45%)
     
  • 滬深300

    3,894.77
    +41.73 (+1.08%)
     
  • 美元

    7.7849
    -0.0248 (-0.32%)
     
  • 人民幣

    0.9064
    -0.0007 (-0.08%)
     
  • 道指

    34,589.77
    +737.24 (+2.18%)
     
  • 標普 500

    4,080.11
    +122.48 (+3.09%)
     
  • 納指

    11,468.00
    +484.22 (+4.41%)
     
  • 日圓

    0.0571
    +0.0008 (+1.42%)
     
  • 歐元

    8.1344
    +0.0161 (+0.20%)
     
  • 英鎊

    9.4160
    +0.0010 (+0.01%)
     
  • 紐約期油

    80.35
    -0.20 (-0.25%)
     
  • 金價

    1,794.50
    +34.60 (+1.97%)
     
  • Bitcoin

    17,108.93
    +230.43 (+1.37%)
     
  • CMC Crypto 200

    405.24
    +4.54 (+1.13%)
     

全球逆向貨幣戰:美國自掃門前雪 哪管他國瓦上霜

【彭博】-- 為了遏制本幣對美元的持續疲軟,全球多國都在各自為戰,看不出有任何聯手施為的跡象。

在聯儲會鷹派政策、美國經濟走強和避險買盤推動下,美元兌各類貨幣無休止的升勢達到了數十年之最。日本成為最新一個直接干預匯市的主要經濟體,之前印度、智利等國已經動用美元儲備來對抗飆升的美元。

雖然目前外匯市場的問題在許多方面與1980年代有相似之處,但解決方案很可能不會像當年一樣。彼時,世界經濟大國同意聯手解決美元持續走強的問題,遂有了1985年的《廣場協議》。而現在,由於各國利益分化,加之全球化數十年來向「分散化」發展,再達成一個《廣場協議》的機會十分渺茫。

Vanda Research策略師Viraj Patel表示,「如果有新的《廣場協議》,那協調時必不可少得有美國政府的參與,而美國財政部是不可能出手干預弱化美元的。大量歷史經驗表明,當貨幣政策不配合時,引導外匯市場‘逆風而行’就是白費力氣。」

日本政府周四的行動是很明顯的「獨立作戰」,美國財政部一名官員證實美國沒有參與到日本的干預行動中,歐洲央行也表示沒有參與對匯市的干預。一位發言人表示,美國財政部理解日方的行動,但不會加入。

歐元、韓元等各種貨幣的貶值加劇了全球已經迅速升溫的通膨壓力,迫使許多決策者深入研究他們的工具包。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一直在通過強於預期的人民幣中間價來抵禦美元走強帶來的衝擊。全球許多國家的央行(日本除外)也在考慮通過加息來遏制通膨升高及匯率貶值。

在聯儲會重申加息決心後,衡量美元兌一籃子新興市場和已開發市場貨幣走勢的彭博美元匯率指數本周觸及紀錄新高。

美元普遍走強及日本央行最新利率決策帶來的市場影響令日本政府也頂不住壓力。東京此前只是口頭表達過外匯市場的擔憂,但周四真的出手了,數十年來第一次入市干預以支撐日圓匯率。

日本並不孤單,直接對匯市干預的國家正變得越來越多,包括智利、加納、南韓、印度。

對沖基金K2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主管,在市場摸爬滾打了三十年的George Boubouras表示,「現在的情況是各人只為自己打算,因為今天的世界比1980年代更加支離破碎,全球協調削弱美元強勢的可能性接近於零,預計未來會出現更多逆向貨幣戰爭」。

現在與1980年代的一個重要區別是,如今的外匯交易規模十分之大。國際清算銀行(BIS)在2019年的調查顯示,匯市平均每日成交量達到6.6萬億美元,比三年前的5.1萬億美元高出不少,更不用說遠超1986年BIS剛統計該數據時的水平了。

控制損失

美元持續走強使得從東京到聖地亞哥的決策者不得不「頻繁救火」以減輕匯率對經濟的損害。美元飆升推高了全球食品進口成本,引發斯里蘭卡歷史性的債務違約,全球各地債券和股票投資者的損失加劇。而且只要聯儲會加息速度快於大多數國家,幾乎所有其他貨幣都將繼續承壓。

與1980年代不同,日本現在傾向於維持超鴿派的貨幣政策。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周四的新聞發布會上堅稱沒有加息計畫,且暫時不會調整政策指引。這意味著東京的直接干預行動最終可能只不過是防守策略,雖然如今日本央行的美元儲備已經超過當年。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駐倫敦的G-10貨幣策略負責人Jeremy Stretch表示,日本政府「只能讓日圓跌勢放緩,直到美元上行動能減弱或日本貿易收支逆轉」。 他不相信《廣場協議》還能重生。

在歐洲,能源危機和俄烏戰爭正在使該地區的經濟陷入困境,可能會阻礙歐洲央行跟上聯儲會加息步伐。

市場參與者認為,還有些其他的基本面因素可以說明要達成顛覆美元漲勢的國際協議純屬一廂情願。

首先,中國現在是美國、日本、歐洲的最大貿易伙伴國。如果沒有北京的參與,那協議就算達成也沒什麼效果,雖然人民幣兌美元也面臨壓力而且中國政府不願意人民幣中間價走弱,但現在人民幣匯率遠未達到能迫使中國與其他國家合作的「痛苦」水平。事實上,人民幣兌一些亞洲主要貨幣徘徊在歷史高點附近 。

更重要的一點是,美國政府也不支持遏制美元升勢。

聯儲會主席鮑威爾、財政部長耶倫在國會聽證會上並沒有因為美元走強而對匯率問題有所置喙,美元走強其實有利於緩解美國的通膨壓力,因為可以降低商品和服務進口成本,同時還可能對經濟成長構成逆風。

「至少在聯儲會相信已經化解通膨威脅前,我認為國際不會達成類似《廣場協議》的協定,」荷蘭合作銀行駐倫敦策略師Jane Foley表示, 「美元強勢是聯儲會緊縮貨幣政策的副產品,而削弱美元將與其利率和量化緊縮政策相矛盾。」

雖然在沒有美國支持的情況下與強勢美元對抗最終可能很會徒勞無功,但各國決策者們也沒其他更好選擇,只能繼續捍衛本國貨幣,否則經濟可能面臨更大痛苦。

智利央行7月份推出了250億美元的干預計畫,香港金管局買進創紀錄港幣以捍衛香港聯繫匯率制。

總體而言,發展中經濟體每個交易日消耗掉相當於20億美元以上的外匯存底來提振本幣兌美元匯率,策略師們預計這種行動未來還會更多。

原文標題

It’s Every Nation for Itself as Dollar Batters Global Currencies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2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