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5隻幫巴菲特在2019年賺了230億的美股

Motley Fool Staff

說巴菲特(Warren Buffett)進行過「一些」成功的投資,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的成就。在1965年至2018年間,由巴菲特掌舵的巴郡(NYSE:BRK-B)(NYSE:BRK-A)在帳面上增長了近11,000個百分點(1,100,000%)。而巴菲特的個人資產淨值在過去60多年由約1萬美元大增至約800億美元,這還未計入這位「奧馬哈先知」多年來捐給慈善機構的數百億美元善款。

巴菲特得以為自己和股東創造財富,全靠兩招。

第一招是,將巴郡用作收購其他企業的工具。至今為止,巴郡已進行了約莫60宗涵蓋各種不同行業和產業的收購,當中包括鐵路營運商BNSF、保險公司Geico和休閒快餐連鎖企業Dairy Queen等,這些公司都為巴郡的盈利作出了貢獻。

只不過,巴菲特並不會把他關注的公司通通買下,他為公司和股東創造財富的第二招,是利用資產管理。截至第二季季末,巴菲特和巴郡團隊管有一個由47隻股票組成的投資組合,規模超過2,060億美元。雖說並非每一隻股票都有升值,但從長線來看,大多數都有獲利,為巴菲特和投資者帶來了可觀的回報。

2019年初至今,計入派息後,巴菲特持有的股票中,有五隻的升值幅度超過10億美元。事實上,這五隻股票加起來共升值逾230億美元,遠超卡夫亨氏 (Kraft Heinz)和梯瓦製藥(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等公司帶給巴郡的損失。

以下是巴菲特投資組合中的五大明星股,名單按升值幅度從多至少排列(截至9月3日)。

蘋果(Apple):升值124.4億美元

蘋果(NASDAQ:AAPL)是巴郡最大的持倉,其持倉量遠拋投資組合內的其他股票,因此它是巴菲特某一年的最大業績功臣(或負累),也沒甚麼好意外的。巴郡持有近2.5億股蘋果股份(相當於蘋果約5.5%股權),自年初以來,計入股息後投資回報率達30.5%,或124.4億美元。

蘋果一直以來穩步增加派息,並且大手回購股份,除此之外,巴菲特顯然是睇中蘋果的創新能力及現金流潛力。儘管iPhone在2019年第一季的表現相對平淡,但它在北美仍然佔有40%市場份額。預計將於2020年下半年推出的5G版iPhone,勢必帶動其市佔率上升。

此外,受惠於其強大的品牌形象和轉型為服務公司的發展策略,蘋果的可穿戴設備及串流服務業務亦日益增長,公司顯然具有穩定的現金流。換言之,蘋果是一隻會生金蛋的母雞,巴菲特並沒有賣掉它的打算。

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升值35.3億美元 

美國運通(NYSE:AXP)走出與好市多(Costco Wholesale,巴菲特持有的另一隻股票)結束合作的不利影響已經好一段時間。今年,這間金融服務及貸款龍頭的股價幾乎勢不可擋,至今上漲了近24%,這意味巴郡獲得的帳面收益超過35億美元。

儘管來自Square等公司的壓力愈來愈大,但受惠於消費者支出增加,美國運通依然守住了自己的陣地。根據公司最近一個季度財報,美國和全球支出分別上升了7%和5%。這對美國運通而言是雙重利好,因為它們不但能夠向使用其網絡的商家收取費用,還能夠向使用其信用卡或沒有每月還清款項的消費者收取費用和利息。每當美國和全球經濟處於擴張狀態,美國運通就能享有上述的「雙贏」優勢。

還有一點不容忽視的是,美國運通的目標客戶通常是較富裕的消費者。這些富裕階層就算是在經濟不景時,也很少會節衣縮食,因此能夠保護美國運通免受輕微經濟動蕩的影響。

可口可樂(Coca-Cola):升值34.9億美元

飲料及零食業龍頭可口可樂(NYSE:KO)是巴郡另一隻於2019年表現超卓的股票,巴菲特持有其股份已經30多年了。該股向來以波動性極低著稱,但今年其股價已大漲近17%,帶來近35億美元的未實現收益。

可口可樂於2019年的出色表現,歸功於旗下核心品牌的成長,以及公司在國際市場的佔有率增加。該公司於7月發佈了第二季業績,撇除匯率影響,其有機銷售額增長6%,經調整經營收入 增長14%,表現讓投資者喜上眉梢。雖然價格上漲和産品種類增加確實對有機銷售額的增長有所貢獻,但有三分之二的增幅是來自消費者對產品的需求增加。

此外,作為消費必需品公司,可口可樂就算是在投資者緊張不安的時候,亦會獲益。隨著收益率曲線反轉、貿易戰緊張局勢加劇,華爾街顯然擔心會出現經濟增長放緩或衰退。由於計入通脹後,美國國債的實際收益率幾乎為零,可口可樂這類波動性低、派息穩健的股票就成為了富有吸引力的投資選擇。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升值逾22億美元 

巴菲特第二大重倉股美國銀行(NYSE:BAC)今年也幫巴郡賺了不少錢。根據年初時的股數計算,計入派息後,該股為巴菲特帶來了23.9億美元的帳面收益。不過,巴郡自4月開始增持了5,300多萬股美國銀行股份,惟具體價格不詳。即使在最壞的情況下(即在近期最高位買入),美國銀行今年亦至少會為巴郡帶來22億美元的帳面收益,實際數字可能更高。

作為對利率變化極為敏感的銀行之一,美國銀行近年受惠於利率的穩步提升。然而,在美聯儲於7月進行了10多年來的首次降息後,這個情況發生了變化。儘管如此,美聯儲的行動相對緩慢且審慎,因而給了美國銀行等貨幣中心銀行充足的時間來調整收入流,將盈利能力提升至最高。

自經濟大衰退以來,美國銀行在削減經營費用方面的表現亦異常出色。藉由專注於數碼化銀行服務,以及加強内部管控來避開耗財的訴訟,美國銀行的經營模式變得更加精簡,收入轉化為利潤的比例亦更高。

穆迪(Moody’s):升值逾18.3億美元

最後登場的是分析及投資服務公司穆迪(NYSE:MCO),它是2019年巴郡投資組合中,升幅最強勁的股票之一。該股今年上漲了52%,造就約18.3億美元的收益(計入股息)。

與上文列出的其他公司一樣,穆迪的成績亦是受惠於勝過預期的營運業績。公司第二季收入達12億美元,為歷史新高,主要是受分析業務所帶動。具體而言,由於市場對信貸研究和評級的需求強勁,研究、數據和分析業務的收入激增14%至約3.15億美元。整體而言,穆迪將全年每股盈利預期由早前的7.85美元至8.10美元上調至7.95美元至8.15美元。

市場動盪對大多數公司來說是個壞消息,但對穆迪這樣的分析供應商卻有裨益。在其業務模式的保護下,穆迪幾乎在任何經濟環境都能有出色表現,從長遠來看,該股是一個不錯的投資選擇。

延伸閱讀

本文所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參考之用,並不構成任何個人化的投資勸誘或建議。作者沒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The Motley Fool Hong Kong Limited(www.fool.hk)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