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50元人仔都有得借 螞蟻花唄如何成為中國小額信貸霸主

在中國,手機支付被廣泛應用於日常購物,包括購買食品雜貨,支付出租車和水電費賬單。 圖片來源: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中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金融服務集團(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簡稱:螞蟻金服)的一項一次只向新借款人提供幾美元貸款的小額貸款業務,如今已發展壯大,躋身中國最大的個人信用額度提供商行列。

這項小額信貸產品名為「花唄」,意思是「只管花錢」。該產品四年前正式推出,主要用於螞蟻金服支付網絡支付寶(Alipay)的用戶在螞蟻金服關聯公司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9988.HK, BABA, 簡稱:阿里巴巴)經營的購物網站上購物。

如今,數以億計的中國用戶都使用螞蟻花唄的信用額度,在實體店和網店上購買食品雜貨、服裝和新款iPhone以及支付餐飲費。據一名前員工提供的資訊和螞蟻金服兩名股東的估測,中國9億的支付寶用戶中有超過一半已經開通花唄賬戶。一位公司發言人不認同這項估測,指其與實際數字相去甚遠,並表示不披露這些數據是出於競爭方面的原因。

許多花唄用戶並沒有傳統意義上的信用卡,一些人甚至沒有資格使用銀行發行的信用卡。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7年只有約五分之一的中國人口(約2.78億人)持有信用卡。據中國央行數據,截至2019年6月,流通中的信用卡數量為7.11億張,部分原因是一些個人同時擁有多張卡。

螞蟻金服是中國億萬富豪馬雲(Jack Ma)旗下企業,亦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科技初創公司。該公司利用其龐大的用戶基礎(覆蓋約三分之二的中國人口)進行產品和服務的交叉銷售。螞蟻金服除了提供支付服務外,還出售互惠基金,向個人和小企業提供短期貸款,提供類似保險的產品,並擁有自己的信用評分系統。螞蟻金服首席執行長井賢棟(Eric Jing) 9月份曾表示,中國每10個支付寶用戶就有八個使用了螞蟻金服五種服務中的至少三種服務。

近一半的花唄用戶年齡不到30歲,與中國較年長的幾代人相比,這個年齡群體的消費更加自由,亦更能接受負債。其中很多人的信用記錄時間不長,不習慣帶現金,傾向於用手機支付各種費用,包括出租車費、水電費賬單等。

螞蟻金服不披露通過花唄共向用戶借出多少資金。花唄內嵌在支付寶應用程式中,為個人提供循環信用額度,償還賬單後可用額度就會恢復。只要用戶沒有逾期還款或選擇分期還款,就不用支付利息。

螞蟻金服藉助國內銀行和中國資產支持證券市場為花唄的貸款提供資金。據萬德(Wind)提供的數據,截至今年6月,螞蟻金服旗下一個部門以花唄貸款作為支持,發行了逾人民幣3,920億元(約合557億美元)債券。

多數花唄用戶借款金額相對較小,這有助於維持較低的違約率。據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截至12月初,花唄的平均貸款餘額不足人民幣1,000元(約合142.10美元)。據一款花唄資產支持證券的說明書披露,大部分用戶的信用額度都低於人民幣6,000元。

為了吸引從大學生到退休人員在內的新用戶,並鼓勵他們頻繁使用其信用額度,花唄推出了針對小額支付的返利和折扣。最近在上海的一個濕貨市場,一些生鮮產品供應商只接受花唄作為支付寶用戶的一種支付機制。

花唄還會在用戶購買大件商品時或在大型購物日(例如阿里巴巴的雙11購物狂歡節)提供臨時提額服務。雙11購物狂歡節類似於一年一度的黑色星期五購物活動。

雙十一購物節,工作人員在一個分揀中心內分揀包裹。 圖片來源:XINHUA/ZUMA PRESS

在美國,銀行和信用卡公司在給個人發放信用卡或無擔保貸款之前,一般會評估他們的信譽度,經常是通過分析Experian和Equifax等國家信用機構的報告。但大多數中國消費者沒有基於還款歷史和多家貸款機構未償還貸款的信用評分。

螞蟻金服及其他中國在線貸款機構有他們自己評估個人借款人風險的專門方法。在某些情況下,花唄起初對新借款人提供的貸款額度非常小,在借款人多次按時還款後會提高他們的信用額度。

花唄貸款的逾期率與中國信用卡的逾期率大體一致。根據一份面向債券投資者的文件,截至6月份花唄有1.6%的未償還貸款逾期超過30天,有1.2%的未償還貸款逾期超過90天。根據中國央行,同期中國大約有1.17%信用卡貸款逾期超過60天。

27歲的Louise Zhou在阿里巴巴的淘寶平台銷售進口葡萄酒。她表示,自己在法國居住八年後於9月份回到了中國。她還表示開了新的支付寶賬戶後,她用手機通過支付寶應用程式在花唄獲得了人民幣50元(合7.10美元)的信用額度。據花唄用戶透露,之前幾年首次借款人可從花唄獲得的初始貸款額度為人民幣500元。

在中國中部城市長沙工作的Zhou表示,人民幣50元的額度太少了,基本沒有意義。不過,她仍然用這個信用額度訂外賣和買食品雜貨。她通常在下個月的還款截止日期前償還所借的金額。Zhou將花唄設成默認支付選項,這意味著她購物時在從其支付寶賬戶中扣除金額前,首先用信貸支付。

螞蟻金服一直在努力發展壯大花唄,部分原因是監管的加強很可能降低其移動和互聯網支付業務的盈利能力。據研究機構Analysys,2004年創立的支付寶去年處理了總額逾1萬億美元的支付交易。2017年起,支付寶被要求通過一個政府支持的清算系統處理銀行轉賬。

北京智庫Wenyuan Institute for Politics and Economics的創辦人Wang Chao表示,螞蟻金服希望將資金流留在自己的系統中。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員Martin Chorzempa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的消費者使用花唄信用額度,螞蟻金服亦在收集更多有關人們還款記錄和消費習慣的數據。

現年25歲的Zhang Chi在上海一家食品公司從事營銷方面的工作,她說,從上大學起她就開始使用花唄了,她用花唄購買了一部手提電腦,日常消費亦會用到花唄。她說,去年12月,為了避免過度消費,她主動將自己的花唄額度降低了一半至人民幣4,000元。

Zhang說每個月底才意識到自己花了多少錢。她還表示,由於可以使用花唄,她多次衝動消費,購買衣服和化妝品。她強調自己從來沒有拖欠過花唄還款。

撰文:Stella Yifan Xie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台灣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對「親中」標籤不滿

愛情、回扣與20億美元的莫桑比克債務欺詐:一位瑞信銀行家的墮落之路

美股散戶投資者撤資速度創紀錄

中國官方出面安撫市場,稱中美貿易談判仍在進行

庫德洛:美中貿易協議「接近」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