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9000萬美元如何利用加密貨幣由 「黑變白」?

一名北韓特工,一名兜售被盜信用卡的小販,和一個8,000萬美元龐氏騙局的主謀面臨着同樣的一個問題:他們需要把黑錢變白。於是他們都找到了ShapeShift AG,一家由美國老牌風險投資公司支持的在線交易平台,ShapeShift AG允許人們以匿名方式將警方可以追蹤的比特幣交換為無法被追蹤的其他加密貨幣。

自從比特幣在近10年前面世以來,執法部門一直擔心該技術會令洗錢變得更容易。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現在一批新的加密貨幣中介平台明目張膽地運營,還允許用戶進行匿名交易,讓執法部門的擔憂顯得更具緊迫性。《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調查發現,在過去兩年,有將近9,000萬美元的疑似犯罪所得流入這類中介平台。

很多中介平台在美國管轄範圍之外經營,經營者身分不明,地址在東歐和中國這樣的地方。但ShapeShift就不一樣了,此平台在美國開展業務。雖然該公司正式注冊在監管鬆懈的瑞士,但辦公地點在丹佛一棟80年代的寫字樓內,跟一堆科技公司和賣大麻的企業家為鄰。ShapeShift的創辦人Erik Voorhees,以及該公司的首席營運長和營銷部門負責人都居住在丹佛地區。

該公司的投資者包括加州的Pantera Capital和FundersClub,以及科羅拉多州的Access Venture Partners。Pantera和Access的合伙人說他們的法律評估顯示ShapeShift是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經營。FundersClub及其合伙人則沒有對尋求置評的資訊作出回覆。根據執法部門官員、獨立調查人員以及本報的調查,自ShapeShift在2014年成立以來,有不少犯罪嫌疑人利用了該交易平台的服務。

安全研究人員發現,在據信來自北韓的駭客透過一種名為WannaCry的勒索軟件敲詐企業和政府數百萬美元之後,犯罪分子使用ShapeShift將比特幣兌換成了一種不可追溯的加密貨幣門羅幣(Monero)。根據《華爾街日報》的調查,在接下來的一年,ShapeShift未有對不要求驗證用戶身份的政策作出任何改變,並繼續處理數百萬的犯罪所得。

不少加密貨幣交易平台表示,他們遵守反洗錢的聯邦法規,雖然這些法規是否適用於他們還尚不明確。他們保留其用戶的身份記錄,並對交易進行監控以識別彙報可疑活動。Voorhees一直對這種法律限制不以為然,他在五月份的一次訪問中說,「我不認為只是為了抓住偶然出現的犯罪分子,就應該記錄人們的身份資訊。」

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是基於分佈式賬本技術,由成千上萬台電腦維護。分佈式賬本技術,或者區塊鏈,對於大部分加密貨幣來說是公開可見的,並允許人們追蹤加密貨幣從一個匿名網上賬戶或錢包轉移到下一個的活動。不過當罪犯把比特幣兌換成美元時,這種匿名性可以被打破。因此罪犯必須找到一種方法在加密貨幣的數字流通路徑上消除他們罪行的痕迹。

為了調查加密貨幣洗錢的規模,《華爾街日報》開發電腦程式,通過分析加密貨幣的底層軟件,追蹤來自2,500多個疑似投資騙局、非法侵入、敲詐勒索和其他使用比特幣和以太幣(Ethereum)犯罪的資金。

本報的分析只涵蓋涉及加密貨幣疑似犯罪行為的冰山一角,就已經識別出了透過46家交易平台處理的8,860萬美元資金。很多被指控的犯罪嫌疑人身份不明或在逃,一些則已被逮捕。本報識別出的違法資金中,只有一小部分不到2,000萬美元可能已經被執法部門在幾個案子中截獲,但法庭文件並沒有列出具體金額。《華爾街日報》發現,ShapeShift處理了將近900萬美元的可疑資金,超過了任何一家在美國辦公的交易平台。

本報向ShapeShift提供了一份被發現在使用該交易平台的可疑地址名單。上個月剛剛加入ShapeShift的法務部門負責人Veronica McGregor表示,該公司已經看過那些地址,並已禁止這些地址使用他們的交易平台。McGregor還表示,ShapeShift準備開始要求用戶自10月1日起提供身份資訊。她說,在潛在的新監管條例面前,該公司這麼做是為了降低風險,以防止被犯罪分子濫用。「但這不是對任何監管執法行為的回應。」她表示,公司準備開始對潛在的洗錢行為進行監控和彙報。McGregor表示,她希望把Voorhees的觀點與公司的觀點區分開。「CEO的個人看法不代表公司就會照此運營,」她說,「他不是在支持洗錢。」

在此展示一個本報追蹤到的通向ShapeShift的資金鏈如何被掩蓋的例子:一個自稱Starscape Capital的網絡實體從投資者手中搜羅了將近2,200萬美元,並承諾給投資者巨額回報。投資者透過繼比特幣之後最流行的加密貨幣以太幣支付給Starscape,將資金存入一個匿名錢包。Starscape的網站很快就不可用了,投資者開始在網上抱怨他們的投資沒有下文。

就像很多加密貨幣一樣,以太幣也有一個公開可見的賬目,雖然錢包所有者的身份並不那麼透明。因此這筆錢的接收者決定在套現之前抹去他們的資金軌跡。他們透過另外的單獨路徑向兩個交易平台轉入了價值數百萬美元的以太幣。

本報調查發現,其中一支資金流向了另一個匿名錢包,進入了一家叫做KuCoin的亞洲交易平台。KuCgoin表示,他們會監控可疑交易並在調查過程中凍結相關賬戶,但拒絕就Starscape作出回應。另一筆51.7萬美元資金則直接流向了ShapeShift,在那裡被換成了門羅幣。此後的資金鏈就無跡可尋了。之後門羅幣可以換成乾淨的比特幣或者賣了換成美金,而不會有任何方法可以追溯到原始的交易。Starscape創辦人的身份尚未清楚。

本報分析了超過1,200萬筆的交易,揭露出大量可疑行為的案例:化名Marco Fike的人透過一個偽造的比特幣初創企業籌集了2,000多萬美元之後就消失了;高橋真琴(Makoto Takahashi)(顯然也是個假名)得到了將近60萬美元去開發網上投注平台,但這個平台從來沒有推出;一個性勒索的騙子透過威脅發裸照來敲詐錢財。據本報看到的公開在線數據,甚至還有騙子透過設立偽裝成ShapeShift網站的網站來劫掠本可能是真網站的客戶,假網站盜取這些人的資金,然後透過使用真的ShapeShift來洗錢。

Voorhees指出,ShapeShift確實提供一定程度的透明度–就好像比特幣本身,允許人們看到加密貨幣的流向,但並不識別擁有者的身份。該交易平台的系統讓人們看到哪些匿名錢包收到了加密貨幣,但涉及門羅幣接收者的地址和交易金額依然保密,交易路徑也是切斷的。Voorhees認為,ShapeShift和類似的不代管客戶資金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不應該受到反洗錢法規的約束。「說政府是在設法保護大家完全就是亂來,」他表示。

ShapeShift AG的創辦人Erik Voorhees今年較早時候在紐約的代幣峰會上講話。 圖片來源:ALEX FLYNN/BLOOMBERG NEWS

美國財政部(Department of Treasury)看來並不這麼認為。在近期的一個活動上,該部門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 簡稱FinCEN)的執法官員Kevin O’Connor在被問及ShapeShift時表示,任何擁有美國客戶的加密貨幣間交易平台都必須遵守資金轉移的監管條例。FinCEN發言人表示,O’Connor先生是廣義而言,並不單指ShapeShift。包括美國的Bittrex在內的其他交易平台表示他們遵守聯邦法律。Bittrex表示,他們會檢視資金的初始來源以及在到達該平台之前經歷了多少個中轉錢包等等。

但本報依然發現有630萬美元顯然來自犯罪行為的資金流入了Bittrex。部分資金已經被執法部門罰沒,涉及的案件包括一名男子最近承認的販賣毒品和洗錢指控。知情人士表示,歐洲執法機構歐洲刑警組織(Europol)已經對幾宗罪犯使用ShapeShift的案件進行了調查。一位知情人士稱,美國官方也敏銳地認識到ShapeShift在可疑資金兌換中所扮演的角色。他表示,「你只有在多次闖紅燈之後才會被要求靠邊停車。」

受比特幣熱潮所吸引,歐洲、加州和科羅拉多州的投資者不顧法律風險將1,200多萬美元投向了ShapeShift。他們說Voorhees已經說服他們接受他是一個願意遵守聯邦法律的務實生意人。然而這位Voorhees也說過,他「希望國家政府被解散。」

Pantera Capital的Paul Veradittakit表示,「我信任Erik,我知道Erik不是第一次創業了,」該公司是最著名的專注於加密貨幣的風險投資公司之一,同時亦是ShapeShift的投資者。他表示,Pantera看了一家不收集用戶身份資訊的即時交易平台的商業模式,並認為它值得投資,特別是在與Voorhees會面之後,Veradittakit說Voorhees是「一個有遠見的人」。他說律師們讓Pantera相信,可以作出一項抗辯,即只做加密貨幣的平台可以不接受聯邦金融監管。

今年34歲的Voorhees面容蒼白,身形纖細,他在2011年加入了「自由州項目」(Free State Project)之後發現了比特幣。自由州項目試圖將兩萬名自由主義者引入新罕布什爾州,以共同努力打造一個自由主義者的天堂。他在2012年創立了一家叫中本聰骰子(Satoshi Dice)的賭博網站,該網站接受比特幣投注。他還在一家比特幣交易平台找了份工作,不過這家平台最後被關閉了;後來該平台的創始人被判洗錢罪。

Voorhees表示,比特幣可以動搖遺產稅。「如果你拿着到本打算捐給某人的錢,把它以一種隱蔽的形式存起來,既不能被充公也不會被政府部門看到,從此再也沒有遺產稅了,這樣不是很好嗎?」他在2013年的一次座談會上問到。Voorhees透過出售中本聰骰子網站的股票換取比特幣,然後按照他自己的說法,他搬到巴拿馬以便避稅。之後他回購投資者手中的股票然後賣了這個網站,賺到的比特幣現在價值已經超過8億美元。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The 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後來表示,出售中本聰骰子和另外一家他持有的比特幣公司股票是未經注冊的證券出售行為。Voorhees支付了5萬美元多一點的和解費就把這件事了結了。Voorhees說,「就跟我之前對政府的仇恨態度一樣,然後我就想,這幫人就這樣,到處毀掉無辜群眾的生活。」他之後離開巴拿馬去了卡羅拉多州一個叫Telluride的滑雪小鎮,並決定開創他自己的交易平台,可以透過低買高賣加密貨幣賺錢。

於是ShapeShift就在2014年誕生了,宣稱自己公司的行政總裁叫做「Beorn Gonthier」——這是托爾金(Tolkien)小說中一個從人變成熊的人物的名字——因為Voorhees想要匿名行動,他說。當紐約州在三年前啟動「Bit License」,要求公司收集客戶資訊時,Voorhees決定ShapeShift 不能在那裡經營。

該公司表示,到2016年,ShapeShift每月的成交額達到了1,170萬美元。Voorhees不再用化名並開始接觸知名投資者。2017年春天,Pantera和其他一群投資者在ShapeShift的新一輪融資中投了1,040萬美元。

在風險投資進來後不久,ShapeShift遇到了第一個公開洗錢的問題。WannaCry攻擊霸佔了上百台政府和企業的電腦,控制它們儲存的數據以換取比特幣贖金。安全專家以及後來聯邦官員為此指責北韓。包括前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官員Priscilla Moriuchi在內的調查人員開始追WannaCry的獲利資金。

目前任職於顧問公司Recorded Future的Moriuchi追蹤發現,比特幣從最初的錢包轉移到ShapeShift,在那裡被換成無法追蹤的門羅幣。在查看了大約30,000筆交易後,她認為線索斷掉了。她說,毫無疑問ShapeShift提供了對犯罪分子非常有用的服務。Voorhees說ShapeShift配合了執法部門的調查,不過可供分享的資訊有限。

本報透過監控相關網站的服務發現,在WannaCry攻擊之後,那些提供洗錢建議的互聯網聊天室用戶推薦使用ShapeShift來抹除非法比特幣的資金流向痕迹。今年2月份,本報開始追蹤2,500多個錢包的地址,安全研究人員和法庭記錄顯示這些地址與犯罪活動有關。在其中一個案例中,透過承諾每周5%的存款回報率,一家屬於BTC Global的網站在籌集了8,000萬美元之後消失了,該網站的存檔版本顯示。當投資者表示他們再也收不到付款以及該公司的「首席交易員」Steven Twain人間蒸發了之後,南非官方啟動了一項調查。本報追蹤發現,從BTC Global出來的資金透過中間環節的錢包進入了ShapeShift。

本報還追蹤了來自安全顧問公司Recorded Future所提供地址的資金,這些資金曾由在暗網上兜售被盜信用卡和ShapeShift電子商務賬戶的賣家掌控。Centra Tech Inc. 去年開始集資以開發一種加密貨幣借記卡。公司所有者Sohrab Sharma和Robert Farkas聲稱他們與Visa、萬事達卡(Mastercard)和Bancorp.有商業合作。投資者投了3,200萬美元。

聯邦檢察官表示,上述關於商業合作的說法是虛構的。在推廣資料中使用了真名的Centra創辦人早前在南佛羅里達被捕,並被指控犯有欺詐罪。兩個人已經拒絕認罪。Sharma的一名律師拒絕置評,Farkas的律師則表示,Centra流向ShapeShift的資金並非來自投資者,也不是由他的當事人轉移出去的。

雖然政府截獲了大部分資金,數百萬美元已經在這兩個人被捕前透過包括ShapeShift在內的交易平台洗白了。資金此後的流向已經無從知曉。

《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追蹤可疑加密貨幣交易的

《華爾街日報》彙集了一個數據庫,其中包括2,500多個可疑錢包地址,資訊來源包括以太坊騙局數據庫(Ether Scam Database)、比特幣名錄(BitcoinWho’s Who)詐騙報告,以及來自投資者和安全調查人員的報告。之後本報與倫敦的區塊鏈取證公司Elliptic合作,直接追蹤有限數量的一些錢包流向交易平台的資金。

為了識別中間環節的錢包,《華爾街日報》從Blockchain.info和Etherscan.io下載了與非法錢包地址相關的交易。之後又從ShapeShift.io、Walletexplorer.com和Etherscan.io下載了被交易平台所使用的錢包地址清單。

《華爾街日報》的分析追蹤了可疑錢包經過不超過兩个中間環節向交易平台匯出的資金,並排除了從交易平台匯出的交易。為了分析Shapeshift的交易,《華爾街日報》每15秒下載並存儲一次公布在該公司網站的50個最新交易列表。由於ShapeShift的公開交易報告並不能唯一性地識別交易,《華爾街日報》去掉了在同一時間發生的涉及相同幣種及金額的交易。

撰文:Justin Scheck / Shane Shifflett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美國股市大跌後特朗普抨擊美聯儲

中國承認利用新疆再教育營關押維族人

美國指控涉嫌企圖從通用電氣竊取商業機密的間諜為中國情報官員

美股前夜慘遭血洗,但這17隻股票上漲

亞洲股市跟隨美股暴跌頹勢,科技股領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