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職場出現二等公民?

·4 分鐘文章
美國多地都有舉行疫苗抽獎計劃。
美國多地都有舉行疫苗抽獎計劃。

大部份美國人都會為了順利行事,而做一些簡單而合理的事。所以一小班人固執地執著於一些令人懷疑的所謂權利,而放棄工作帶來的財富,大概只能說是一種新現象。

All Markets Summit Asia-疫風前進

超過150名在侯斯頓工作的醫院工人,因拒絕接種新冠肺炎疫苗而失去工作。侯斯頓循道醫院要求所有員工接種疫苗,而大部份人都有這樣做。不願接種的人堅持強制接種違反了他們的權利,他們要控告醫院剝奪他們的工作權利。法官在12日駁回訴訟申請,指這是無事生非,而那153名員工最終均離職或被炒。

越來越多工作間裡的新冠肺炎糾紛正在醞釀。洛杉磯校區也有員工因未接種疫苗卻想保留職位而提出訴訟。在北卡羅萊納州警察部以及新墨西哥州拘留中心也有類似的訴訟。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私人公司要求職員接種才可回到辦公室上班,包括摩根史丹利和Saks百貨公司。很多其他公司為員工提供接種獎勵,而並非要求接種,但若回歸辦公室變成主流時,這很可能變成強制接種。

目前,這些關於疫苗的糾紛可能只是個別事件,但當大部份經濟全回正軌,抗拒疫苗可能會令一些打工仔在後疫症時代裡變成低人一等。在六月上旬,平等機會委員會確認了除非在特殊情況,公司可要求員工接種疫苗才能上班。很多僱主都首先嘗試提供疫苗獎勵,以免與員工起衝突。但當越來越多人完成接種,很多公司可能失去耐性,而直接要求員工接種疫苗。公司的律師甚至會建議公司可行使強制接種的權力,以免有員工在公司範圍裡感染新冠肺炎。

根據蓋洛普的民調,約64%的美國成人最少已接種了一劑疫苗,但24%成人表示沒有計劃去接種疫苗。假如不願接種疫苗的工作人口也有相同比例,那就有相當於3,600萬沒有接種疫苗的工作人口。可能有些人在不計較接種情况的公司裡工作,但相信這3,600萬人裡的大部份會願上麻煩,可能在公司裡變得邊緣化,甚至失去工作。

假如工作性質許可,一些僱主願意讓拒絕接種人士在家工作,而其他人就可回到辦公室。當人人都在家工作的時候,這樣做並無傷大雅,但假如只有少許人這樣做,感覺就很怪異。遙距工作令人不能跟其他同事作日常的交流。他們也不能像其他員工一樣投入工作。若沒有打針的人回到公司,可能只有他要戴上口罩,並要與他人保持6呎距離。認想像沒有接種的人在升降機裡要接受特殊安排,這並不是在辦公室裡引人注意的正確方法。

返工不打疫苗會怎樣?

同時無可避免地,很多公司會與嚴格拒絕疫苗的員工分道揚鑣。目前,接種了和未接種的人在估有公共空間、零售商店和家庭聚會上,已開始產生衝突。公司當然不希望員工之間有無謂的緊張狀態,而他們很可能會介定抗拒疫苗的人是麻煩製造者。

目前很多行業都有工人不足的問題,這令僱主比較能夠容忍怪人的存在。但當疫情退卻,失業救濟到期,學校重開以後,勞工短缺的問題也會得到舒緩。在未來一個月,可能有多達1,000萬工人回到職場,假如工人擁有的能力相若,僱主以打了針的人取代未打針的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始終未接種的職員可以是一個法律責任和管理的挑戰,令經理們更傾向取代他們。

在這事情的訴訟上,拒絕疫苗的一方可以疫苗未被食物及藥物管理局全面承認,作為不能強制接種的理由。但FDA已授權緊急應用,相當於法律上的全面承認。有人以宗教理由去拒絕疫苗,法官也已經對此表示質疑。

拒絕疫苗也會構成一些政治上的暗湧,當接近半數的共和黨人拒絕接種時,只有6%民主黨人說不。共和黨人可能會堅持自己有拒絕接種的權利,但公司也同樣有自由去聘請較隨和的員工。在這情況下,監管當局和法院似乎傾向公司的自由勝過員工的自由。美國人有權為自己的醫療作選擇,但並不保證他在那個選擇下可以有工作。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