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CEO專訪: 中國伽瑪劉學郁 行步見步

CEO專訪: 中國伽瑪劉學郁 行步見步

撰文:盧燕琴 攝影:張文康,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美術:陳國威

身為上市公司的高層,每天面對不同的難題,所以解決問題的能力是他們必須具備的。

每一個管理層都可能有不同的「招數」,對於中國伽瑪(00164)企業融資及發展董事劉學郁而言,二十多年的工作經驗,讓他累積到不同的處事手法,從而摸索到屬於自己的稱a心手法,在往後再遇到新事物或新挑戰時候,能用自己的思維方法去解決,此招稱為「行步見步」。

就像每一個年少的男生一定會看金庸武俠小說一樣,劉學郁從小也愛上金a庸武俠和三國志等小說,後來在研讀管理學的時候,突然發現,原來孫子兵法、孫臏兵法、司馬兵法、三十六計等等這些古代智慧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影響華人社會的管理模式。

「其實我從小喜歡看武俠小說和策略性的文章,不知不覺一邊讀書一邊工作,有時候都會不自覺想到一些策略或歷史上的例子,如果在工作或商業社會應用這些原則,會如何呢?」喜歡思考的他,在想,既然這些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代智慧已經經得起考驗,假如和現代的管理學在不同時空crossover(交匯)的話,應該有不錯體驗。於是,他試將這個想法,結合自己的人生和商業經驗,以文章的方式闡述出來。

將智慧融入工作生活

就像在敝刊的專欄兵法盈商中,他就如此嘗試。例如,在第一期取用於國,因糧於敵中,他寫的就是自己過去7、8年遠在蒙古國、印尼搞礦產,在新加坡設立貿易中心等海外項目時要處理人、機、物、法、環等應用過的原則;在第三期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中,更是他過去十多年來處理收購、融資、海外投資和協議文件等交易時必定事先計畫好的撤退戰略;而第五期以正迎合,出奇制勝談的多元化戰略亦是他和過往不同的管理層班子共同推動業務轉化的大方向。

經過這些寫作、思考和檢討,他得到一些啟發,也對自己的心態有了很大的影響。「例如如何將繁複的事情,用簡單扼要的古代智慧,去描述一些處理原則或方法。整理過自己心態,再做決策或事情的處理的話,錯的機會會小一些,而且會開心點。」

不過,正如他所說的,就算是功夫片的一代宗師,也常說自己只有三招,而兵法大師更都說自己只是隨機應變。「這就是為何孫子(兵法)只能寫到十三篇,到了三國時代,諸葛亮甚至不寫兵法,(諸葛亮作為)一代軍師,他的兵法也是臨機應變。」他認為,管理者不該讓墨守成規的理論規定自己的行為,但心必須有個準繩,這樣用起來就會很順。

工作了二十多年後,劉學郁發現自己終於在過去十年八載塑造了自己的管理心態,而通過這種較為恰當的心態,去處理事情的話,成功機會更高。相對於見到新事情就去處理那種「見步行步」的方式,他運用的是「行步見步」——「見到新的東西,或者面對挑戰的時候,就運用自己的思維去選擇。」

攝影喻企業家智慧

他憶述,在金融風暴那幾年,面對一些比較複雜的事情時候,他感到比較吃力。那時候,運用「無欲則剛」這個古代智慧幫助了他,因為當他發現如果不用自己私人利益出發,去判斷及處理公司的事情,那個決定和做出來的事情就會有底氣和經得起考驗。良好的心態不僅幫助自己和企業,他也會「傳授」給同事或下屬。他就曾經教育一些後輩同事,做個「外圓內方」的人,教導他們做人方面要更圓滑,處事要更靈活。「這種外圓內方的原則會不斷提醒自己和幫助同事。」

當然,雖然這種好的想法和原則,他會不時分享給同事或朋友,但能真正進行交流的人卻很少。所以,他更喜歡將這種智慧轉移到攝影上面。「我有個體會,拍照是將大世界很複雜的畫面,用一個景觀窗抓拍,每一個拍照的人都要訓練這樣的直覺,這種直覺是每一個企業家都需要的。」

他認為,整個商業社會這麼複雜,不可能一個人全部去處理,只能在最短時間,找出最關鍵那個框是甚麼。通過拍照將最決定性的部分框下來,就如企業家將最重要問題的核心拿出來一樣。而且拍照對他來說還有平衡作用,劉學郁笑說:「我財務會計出身,習慣用左腦思考,但拍照用直覺,用另一邊腦,人會開心點,未必這麼功利了。」

劉學郁,47歲

•中國伽瑪企業融資及發展董事

•英國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資深會計師以及香港會計師公會及英國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之資深會員

•美國特許財務分析師、香港稅務學會會員及註冊稅務師

•於財務監控、企業融資、業務拓展及行政、法律及合規監控、採購物流、貿易、投資者關係及人事管理方面積逾二十年工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