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 Lex專欄】撼動大地的螞蟻

·2 分鐘文章

螞蟻集團上市,令人對中國經濟蓬勃,以及馬雲商業成就歎為觀止。集團的估值攀越一個又一個的預算,以每股68.8元人民幣(80港元)定價,換言之,這個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業務的總市值達到3130億美元。相對之下,摩根大通只比它高30億美元。馬雲更是繼2014年阿里上市後,再奪得全球最大新股的榮耀。

螞蟻緊緻的股權結構,結合充滿火藥味的地緣政治格局,可以肯定今次的盛會是可一不可再。這次港滬兩地同步招股,集資金額是驚人的344億美元。長線投資者需要問,為何它值這個價錢。

2011年創立的螞蟻在今年上半年錄得純利219億元人民幣(33億美元),但實際上,下半年的生意,包括雙十一購物節的營收,才是它和阿里巴巴的主打。扣除零頭,假設今年全年純利100億美元,那麼招股市盈率在30倍的水平,遠低於同類股份PayPal的49倍。

這個巨大的差距,可以以螞蟻招股書中超過50頁的風險因素來解釋。放在最頭的是監管因素。由於客戶存款被禁止用作投資,阿里和螞蟻的收入受到一定影響。未來螞蟻亦可能動用更多自身的資產去運作,而在賺錢的項目,收費亦可能被設置上限。部分國家例如印度正在打擊來自中國的應用程式,令公司向外發展的空間亦受到限制。

一如阿里,螞蟻亦是架構複雜的龐然大物。截至六月,它的核心長期投資總值達到265億元人民幣,為集團帶來10億人民幣的損失。其他投資約有700億元人民幣左右。不要低估這些看來無關痛癢的項目,它們可以是好,也可是壞。如果螞蟻不是早早出售本地生活服務公司口啤網,它兩年前可能已深陷虧損。

與黨保持良好關係,在中國無往而不利。話雖如此,我們仍要讚賞螞蟻的金融創新做得一點不輸給美國同業。這反映中國過去對顛覆性技術的渴求,以及相對輕觸式的監管。集團在這些因素正在轉變的時候上市,時機絕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