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專欄|狗狗幣令加密幣遊戲穿幫

·4 分鐘文章
對那些認為要認真看待虛擬幣的人來說,這由玩笑開始的狗狗幣分明是一種嘲弄。
對那些認為要認真看待虛擬幣的人來說,這由玩笑開始的狗狗幣分明是一種嘲弄。

「你想用狗狗幣買Tesla嗎?」Tesla行政總裁、自稱電音之王的馬斯克在周二在推特上問他的追隨者。這條推特是近期馬斯克對虛擬幣的加持的其中一條,這裡他用上了一幅迷因圖,是一隻柴犬配上一系列的內心戲:「哇/可怕/縮手不要踫我」。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狗狗幣的運作與比特幣一樣,同樣是虛擬幣,並以一個去中央化的電腦網絡,通過被稱為區塊鏈的數碼賬簿,處理和紀錄交易。但不像比特幣,支持者以學術化的論點去合理化和推升幣價,但狗狗幣卻是由一個玩笑開始。

雖然很少有人說狗狗幣會「解放金融」,或變成「環球儲備貨幣」,或根本性地改變世界,但自它於2013年12月創立以來,它的價值升幅大幅跑贏比特幣。當比特幣自狗狗幣創立起計大幅升值了7,700%,狗狗幣卻升了難以置信的200,000%。

換句話說,假如在過去七年半裡你想通過一隻虛擬幣去賺點錢,並選擇買比特幣而不是狗狗幣,你會覺得自己也成了笑話。

狗狗幣讓人明白到,其實我們不必對比特幣或其他虛擬貨幣太過認真。當虛擬幣信徒宣揚比特幣將有一天取代美元,因此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持有一些,以免被邪惡的央行銀行家透過通漲將我們手上現金價值都蠶食掉;現實卻是,他們很太程度上只是以這些論述去為個人利益炒高幣價。

狗狗幣拆穿加密幣因「稀有」建立的價值

就像那些層壓式銷售,最早入手比特幣的人獲得龐大財務誘因去盡力吸引其他人入場。但即使發達是主要的推動力,同時有些人真的通過虛擬幣獲得龐大財富,這卻不是唯一的進場原因。

購買虛擬幣就像賭博,而人們熱愛賭博不一定完全為了贏錢,也因為其中帶來的樂趣。在全世界都被困在家中的一年裡,虛擬幣與「迷因股」同步大升並非純粹巧合。這是彭博專欄作家Matt Levine所指的「因沉悶而生的市場」。

買賣虛擬幣比進入賭場容易,特別是在嚴格管控賭博的國家,例如美國。購買虛擬幣令買家們覺得自己是特殊的一群。當「LOL(大笑)」元素傳統上並不是一個可以量度估值的標準,不代表這真的不可以。明顯地,買一件資產有多好玩,影響了人們願意花多少錢去買,而這在狗狗幣上就更是顯而易見的事。

對那些認為要認真看待虛擬幣的人來說,這由玩笑開始的虛擬幣分明是一種嘲弄。這貨幣的存在首先就挑戰了比特幣通過稀有性去建立其價值。當比特幣的供應最終會以2100萬個為上限,這也寫進了其原始碼中,翻版的狗狗幣卻對發行量沒有限制。目前接近1000億個,同時並不設供應上限。

狗狗幣的成功與整個虛擬幣市場的成功如出一轍,人們買入只為求刺激,這投資讓他們有事可做,跟朋友有共同話題,當然這也能讓他們賺點快錢。但或許這也能讓我們停止以認真的方向去談論虛擬幣。當然,儘管我們在笑,在股票市場,我們可能在做一模一樣的事。

作者:《金融時報》Alphaville作者Jemima Ke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