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評論|人口結構糟糕 毋礙中國堀起

·5 分鐘文章
目前,東亞國家對移民遠不及西方般開放。中國對國民身份仍有很強的種族概念,大概與日本一樣,不想大規模接納移民。
目前,東亞國家對移民遠不及西方般開放。中國對國民身份仍有很強的種族概念,大概與日本一樣,不想大規模接納移民。

「還未變富有,中國已經變老」是其中一件人們在會議上愛說的事,通常說完還要戲劇化地停頓一下。這說說的意思,是中國在變成世界強國之前,會遇上「人口結構」這個大障礙。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中國的低生育率令他們在未來十年要面對人口縮減及老化的問題。上周《金融時報》就報導了中國人口已開始下跌,較聯合國預測的還要早。

在人類歷史上,一個龐大、增長中而年輕的人口通常是令國力增強的重要元素。世界強國需要靈活的身體去上戰場和國民去交稅。拿破崙可以南征北討是因為在18世紀時法國人口爆發性增長。至20世紀,法國人口較德國和英國要低,法國精英因此而擔心是合理的。

但縮減和老化的人口在21世紀的今天就不一定會構成同樣令人沮喪的未來。未來強國之爭的主要戰場大概並不在大規模的地面戰。在近期的阿塞拜疆和阿美尼亞的戰爭裡,無人機擔當了重要的角色。英國近期的戰略檢討就決定削減軍隊人數,而大力投資在科技上。

如果未來戰爭需要的是精密科技,而不是一大批年輕人,中國就擁有不錯的優勢。中國在機械人和人工智能方面都在世界尖端。同時,中國人口達14億,而這數字在本世紀中之前應該只會輕微下跌,換句話說中國也未有人口短缺的問題。

中國人口最大的挑戰不是人口數字,而是人口組成。直至2040年,約三成人口會在60歲或以上。更多的老人需要由更少的工作人口去支撐,令經濟增長放緩。

中國在人均財富水平上,可能永遠也追不上美國。但即使中國人只有美國人一半的富有,中國的整體經濟規模也能輕易超越美國。

中國可能很快就會失去全世界最多人口的寶座。印度人口與中國人口已經相若。但直至本世紀末,聯合國估計印度人口會增長至15億,而中國則只有10億。(有些其他的學術研究預期中國人口至2100年會跌至8億人。)

但印度經濟規模只及中國的五分一。兩國之間的財力和國力差距並不能輕易拉近。

中國人口因一孩政策而加速了下跌,而政策在2015年取消了。但中國的人口結構其實在東亞來說頗典型。日本人口在2010年到達頂峰,達1.285億,之後就開始下跌。聯合國預期到本世紀末,日本人口只剩7500萬人。南韓面臨的情況也類似。

縮減並老化的人口也出現在部份歐洲國家。意大利人口已開始下跌。即使美國的增長也開始減慢。根據最新的人口普查,美國目前人口為3.315億,這是自1930年代以來最慢的增長。人口問題在美國也開始出現,就像歐洲和東亞,可能也要在人口老化的問題上掙扎。

總的來說,世界人口會由今天的78億,至2100年增加至約110億,大部份增長會在非洲和南亞。單單以非洲來說,由今天至2050年已會增加一倍。

若僅僅以人口數字來說,尼日利亞和巴基斯坦這些國家將會在世界上得到更大的影響力。但這些國家似乎也會維持相對貧窮和政治不穩的狀態,氣候變化更會令撒哈拉以南國家的前景變差。一些人口增長最快的國家例如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尼日,其政府已經失能。

一如既往,人口結構對世界政治繼續有影響力。但比起從前國力與增長和年輕人口掛勾,現在的情況變得複雜得多。目前最大的分野是中高收入而人口停滯或下跌的國家,以及較貧窮而人口快速增長的國家。

人們會自然而然、不能制止地,自地球南部移居至歐洲、北美和東亞,以達至人口平衡狀態。但目前,東亞國家對移民遠不及西方般開放。即使日本人口至2100年可能跌至剩下一半,日本仍執著於維持社會單一性,而不想大規模接納移民。而中國對國民身份仍有很強的種族概念,大概與日本會有近似的選擇。

相反,即使目前在美國和歐洲因移民問題出現很多的政治爭拗,西方大概對移民會抱有相對開放的態度。西方國家會因此在經濟上獲得更大的動力。但他們同時也會失去政治穩定性,反移民的力量會令諸如特朗普這種政治人物得勢。

地緣政治的最大問題並不在於誰有更多人口,而在於中國或西方在移民問題上有甚麼取態。

作者:《金融時報》首席外務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