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7 小時 21 分鐘 開市
  • 恒指

    24,786.13
    +31.71 (+0.13%)
     
  • 國指

    10,085.18
    +7.40 (+0.07%)
     
  • 上證綜指

    3,312.50
    -12.52 (-0.38%)
     
  • 道指

    28,355.81
    +144.99 (+0.51%)
     
  • 標普 500

    3,451.80
    +16.24 (+0.47%)
     
  • 納指

    11,502.63
    +17.94 (+0.16%)
     
  • Vix指數

    27.81
    -0.84 (-2.93%)
     
  • 富時100

    5,785.65
    +9.15 (+0.16%)
     
  • 紐約期油

    40.61
    +0.58 (+1.45%)
     
  • 金價

    1,906.30
    -23.20 (-1.20%)
     
  • 美元

    7.7500
    +0.0001 (+0.00%)
     
  • 人民幣

    0.8620
    +0.0043 (+0.50%)
     
  • 日圓

    0.0737
    -0.0002 (-0.26%)
     
  • 歐元

    9.1602
    -0.0296 (-0.32%)
     
  • Bitcoin

    13,056.23
    +1,999.22 (+18.08%)
     
  • CMC Crypto 200

    263.54
    +7.44 (+2.90%)
     

【FT專欄】士多啤梨如何定義新時代?

·4 分鐘文章
圖片來源:Plenty
圖片來源:Plenty

世代改變一開始時總是不知不覺,然後改變一下子就翻天覆地來臨。新冠肺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氣候變化也一樣。疫症大流行與氣候變暖息息相關,與增多的氾濫水位、劇烈風暴和近日濃煙波及美國東岸的的加州嚴重山火,同樣關係密切。

商業往往能比政府更迅速地對應改變。我們已看到很多應對疫情的適應措施,例如在家工作,或網上購物後在彈性位置進行交收。但我相信變化將會來得更大和影響更深遠。

有一個範疇我們應該細心關注,就是垂直耕作,這不單與氣候變化關係,亦對跨境移民和去全球化關係密切。其中操作就是根據精密計算的光量和水量,將一個具大的多層大廈外牆變成農田,這概念由哥倫比亞大學教授Dickson Despommier所提出。

供港美果商 押注垂直耕作

垂直耕作可能是一個能避免基因改造或開墾新農地,也能提升水果和蔬菜產量的方法。蔬果是健康飲食的一部份,可是若以傳統辦法種植,只有少量地點可以全年都進行生產,而全球暖化正在影響那些地點。

美國這場火災毀壞了很多農作物,也令數以千計農田工人面臨險境。其中一個受影響的生產商Driscoll’s,是一家以加州為基地的全球最大莓果分銷商。公司主席Soren Bjorn說,「世界上基本只有三類氣候可以種植莓果,包括加州。」

溫度即使有少許改變,農作物也會毀於一旦。在氣候改變和全球暖化之下,Driscoll’s決定大手入股三藩市的垂直農場初創企業Plenty,並與其合作。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決定?「與其要擔心是否要將我們的農田再往山的更高處遷移,我們可以遷往垂直農田。」Bjorn表示。

這些農田依賴高科技投入,包括度身訂造的水利設備,以及強大的數據分析軟件,興建成本數以千萬美元計。但Plenty的行政總裁Matt Barnard指出其中的現實考慮,「假如加州的耕作土地已經不存在,我們的生產成本相對上來算仍然算是便宜。」

用水量僅5% 解決外勞衝突

對利潤高的農產品來說,垂直耕作是一個很合理的選擇。系統可以大量減低採收和運輸時所需要用到的化石燃料,同時可減少肥料流失和食水浪費。假如處理得宜,垂直耕作的用水量只相當於傳統農田的5%。

中國的智能城市和一些其他地方已採用了這些系統。在未來2-5年,這些系統將會擴展至其他城市,甚至擴展至世界各地的企業總部。例如位於灣區的Google總部就是Plenty的其中一個示範項目,而公司的早期投資者包括Alphabet的Eric Schmidt和亞馬遜的Jeff Bezos。

支持者希望這可以限制以至完全減省遠途供應鏈,特別是空運部分。不過,垂直耕作也可能解決一個關於商業式農業的長期地域紛爭問題——外國勞工。

對很多公司來說,工業化農耕的營運模式依賴大量相對低技術的勞工。這些勞工一般都由農地範圍以外的地區引入,當本地債務上升和公共財政收縮時,這做法就會受到民粹主義者攻擊。「工人佔我們的成本開支超過50%。」Bjorn指出,在每國家「這也是矛盾的來源。」在垂直耕作上,只為本土服務,同時以機械取代勞工,避過了這個問題。

貿易關稅免役

當世界在談去全球化、區域化和本地化的時候,垂直耕作的吸引力在於減低了面對貿易和關稅戰。這種系統更能節省能源、滿足最新的環保要求,並為新興市場不斷增加的都市人口填飽肚皮,以及為他們提供更有營養的糧食。

毫無疑問,一個國家若能透過自家生產的士多啤梨,去避過因為貿易戰而產生的30%額外關稅,自然是一件好事。垂直耕作也能滿足新市場的需求。Driscoll’s其中兩個最大的市場是香港和阿拉伯世界。「我們永遠也不能在那裡以外耕種。」Bjorn說。

但只要有水和電力,一個垂直農田可以在任何地方展開。同時,就像大部分的製造業一樣,這個工業已在推動本土財富和創意的範疇上,展現出強勁的倍大效果。

Plenty發明了新形態的塑膠以及LED照明,以應用在自己的農田上。公司並還未將這些新技術賣給其他公司,但她可以。公司三分一的工作人員是工程師,是一些高薪人士可以進行消費,以刺激其他工種的增長。Barnard說:「我們製作農地就像英特爾製作晶片一樣」。兩者在未來都可能在更多地區製作供本地使用的產品。’

作者:《金融時報》助理總編輯Rana Foroo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