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24,107.42
    -479.18 (-1.95%)
     
  • 國指

    9,760.24
    -195.22 (-1.96%)
     
  • 上證綜指

    3,224.53
    -48.19 (-1.47%)
     
  • 滬深300

    4,695.33
    -77.59 (-1.63%)
     
  • 美元

    7.7518
    +0.0007 (+0.01%)
     
  • 人民幣

    0.8628
    -0.0029 (-0.33%)
     
  • 道指

    26,501.60
    -157.51 (-0.59%)
     
  • 標普 500

    3,269.96
    -40.15 (-1.21%)
     
  • 納指

    10,911.59
    -274.00 (-2.45%)
     
  • 日圓

    0.0738
    -0.0000 (-0.05%)
     
  • 歐元

    9.0285
    -0.0202 (-0.22%)
     
  • 英鎊

    10.0420
    +0.0230 (+0.23%)
     
  • 紐約期油

    35.67
    -0.50 (-1.38%)
     
  • 金價

    1,878.50
    +10.50 (+0.56%)
     
  • Bitcoin

    13,605.39
    +306.54 (+2.31%)
     
  • CMC Crypto 200

    265.50
    +1.87 (+0.71%)
     

【FT專欄】糧食問題或燃起下個次按危機

·4 分鐘文章

新冠肺炎引起很多問題,而其中最令人關著的包括糧食供應不穩、小型企業消失以及資產市場波動三個問題。

大銀行,包括荷蘭銀行、 ING 和法巴,已開始撤出商品交易借貸或減少相關業務規模。這金融轉變事前沒有先兆,但影響卻深遠,並令上述三個問題轉壞。對一些農夫、農業生產者、分銷商以至糧油雜貨連鎖店,還有構成全班食物供應鏈的眾多中小企來說,那會導致周轉困難。

根據美國馬里蘭大學法學院教授、美國商品期貨監前管會交易與市場總監Michael Greenberger的說法,這問題就像在金融市場水底下一個巨型冰山一樣,未有人看得到,但大家一直向其衝過去。

糧食市場風險或兩三個月浮現

他擔心一些二線或三線農業公司,例如需要資金作運輸或加工,同時對沖波動市場裡的價格風險那些,假如借不到周轉資金,或需以高息向影子銀行尋求周轉,食物價格一定會上升。同時貿易會更集中在大企業身上,市場風險亦會上升,他指出,這將會是未來兩三個月就發生的事情。

「每個商業生產者都需要購買期貨合約以對沖風險。」Greenberger教授說。他指出一個種植循環大約需要數個月時間,期間商品價價可以大幅波動。為此,農夫們都需要短期貿易貸款。

假如銀行只願意借貸予最大型和具信譽的市場參與者,例如大型環球商品交易商如維多集團、托克和摩科瑞,又或者美國農業巨企包括嘉吉、亞達盟或邦吉,那麼中小企生產商只能投向影子銀行,而情況其實已變得普遍。但因為沒有一個單一結算行,而欠缺透明度,令借款人其實難以了解貸款者是否以同一項抵押品進行重覆借貸。

而危機其實已經隱約可見。去年春天,新加坡出現了一系列的商品交易醜聞,包括興隆集團創辦人因被發現隱暪8億美元虧損而爆煲,這裡不單是一般的欺詐案,更突顯了商品交易的不透明、槓桿加上波動性,對銀行來說是一個特別高風險的板塊。

銀行關喉 中小農業遭殃

目前銀行已經處於較大壓力之下,國際規例又對銀行資本有更高的要求,以及由新冠肺炎而生的資金壓力,這就很易理解為甚麼銀行想乾脆撤出這種業務,或只與資產最雄厚、最大型的品牌做生意。

大企業越大越多的問題在後新冠肺炎已開始加劇,而借貸問題毋疑令問題火上加油。大企業稱霸的問題不單在農業,也在其他界別出現,亦遠早於疫症大流行的打擊。但新冠肺炎突顯了農業壟斷問題的脆弱性,導致一些地方會有過剩供應,而另一些地方則出現短缺並抬價的問題。某幾家大企業控制了一些特定業務,例如肉類包裝或穀物生產,他們通常只與一類分銷商做生意,例如是餐廳,而不是糧油雜貨連鎖店。在經濟上看,這是更「有效」的系統,但同時亦頗脆弱。

Greenberger教授及其他專家都相信,當大銀行逐步遠離商品融資業務,會將問題加倍暴露。「首先令人擔心的是如何購入期貨合約,小農夫要付出高很多的價格嗎?之後,假如價格不如預期,你有能力補倉嗎?」

假如他們之中有些人做不到,那麼食物供應鏈的混亂和不穩就很大機會在今年餘下的日子出現。假如大量高槓桿農產品公司一同爆煲,這很大機會引導市場震盪。

不單小農夫的消失會對包括包裝、生產和運輸等其他產業造成骨牌效應,尤其若果他們的債務若捆綁成一些高風險證券化產品,就可能會變成一個牽連更廣的市場風險。

糧食問題關乎政治

退一萬步來說,若很多生產商都要承受更高的借貸成本,食物價格就一定會上升。這對失業大軍來說,肯定是一個壞消息。

這裡要注意一點:商品價格的混亂的影響,往往大於經濟層面。這可以變成政治問題,可以變成社會不穩,革命往往在糧食和燃料價格高企時發生。麵包騷亂是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的催化劑。在美國,油價大升與國會聆訊2008年的金融危機,包括部份大銀行的高風險交易,而問題還未解決。

過去十年,大銀行在加強監管下仍然生意興隆,大農企和商品交易集團目前多數也一樣。可是小公司就沒有那麼幸運。

作者:Rana Foroo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