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2 小時 21 分鐘

TikTok要「去中國化」困難重重

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一些投資者承認,將該應用與中國隔離開來的努力將很難實施。 圖片來源:SHIHO FUKADA/BLOOMBERG NEWS

據知情人士透露,由於面臨來自美國議員和監管機構與日俱增的審查,TikTok部分員工及顧問近幾周向該公司高層提出了如何重塑品牌的建議。

據悉他們討論的想法包括擴大東南亞(可能是新加坡)的業務以及在美國重塑其品牌。擴大東南亞業務將使該公司高層能夠使TikTok遠離中國。與此同時,據了解該公司做法的人士表示,TikTok還減少了其應用程式上來自中國的內容數量,以減少提醒美國用戶TikTok源自中國企業。

TikTok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一些投資者承認,將TikTok與中國隔離開來很難實施,有些點子即使是以最樂觀的預期來看成功的機會也不大。但這樣的討論反映出TikTok的快速崛起所面臨的威脅,而且一些與該公司關係密切的人日益將其中國公司身份視為一種負擔。

這種擔憂背後的一個原因:據知情人士透露,包括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和軟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在內的字節跳動投資者認為,TikTok在美國市場的增長是該公司實現明年上市目標的關鍵,字節跳動最近獲得的估值為750億美元。

一名字節跳動的發言人表示,首次公開招股(IPO)並非該公司的關注重點,亦沒有考慮把TikTok總部遷到新加坡。他指出,沒有就改變TikTok的品牌名稱展開過任何討論。他還表示,字節跳動並不決定TikTok上有多少中國內容,因為是用戶、而不是TikTok在上傳影片。

他表示,眾所周知字節跳動是在中國創立的。他表示,但現實情況是TikTok並不在中國運營,我們已進一步擴張,並放權給業務所在市場的團隊。

字節跳動在中國運營著另一個版本的TikTok,名為抖音(Douyin),TikTok的負責人亦常駐中國,不過該公司網站沒有列出任何在中國的辦事處。對TikTok而言,挑戰在於,許多美國立法者和監管者以及一些家長擔心中國政府可能隨時要求獲得該應用用戶的資訊。目前貿易戰已經加劇了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

一名字節跳動的員工表示,公司被夾在中間。該員工表示:「我們是一家中國公司,我們在海外做生意。」

字節跳動並不是唯一處在這種境地的公司。2018年一項法律擴大了美國監管機構的權力,可限制外資進行技術方面的交易,此後其他中國公司一直設法應對或繞過這些新限制

字節跳動2017年收購Musical.ly時,大多數美國人還沒有聽說過該公司的名字。Musical.ly是一家美國的小型社交網絡,後來變為TikTok。字節跳動投入了大量資金在美國流行應用上推廣TikTok,截至今年較早時候,已有超過1億美國人下載了TikTok。TikTok在美國的流行引發了擔憂。幾名參議員對TikTok篩查內容以迎合北京方面並收集美國用戶數據表達擔憂後,美國啟動了一項國家安全調查

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在11月初參加一次有關數據安全的聽證會時表示:「TikTok聲稱沒有在中國儲存美國用戶的數據。這很好。但是共產黨官員去TikTok母公司中國總部敲敲門就會改變一切,政府如果需要,隨時會要求他們把數據交給政府。」TikTok已表示,美國用戶的數據儲存在美國和新加坡,但其網站稱該應用程式可能與字節跳動共享用戶資訊。

字節跳動一位發言人表示:「中國政府從未要求我們提供任何TikTok美國用戶的數據,而且如果政府要求我們也不會提供。」《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月報道,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在TikTok上發布宣傳影片,這亦損害了TikTok塑造的搞笑和無害內容之家的形象。

在中國,維吾爾族穆斯林利用抖音發布影片,呼籲人們關注北京方面的大規模拘留行動。中國法律要求抖音刪除任何表達政治異見的內容。不過,這些影片似乎逃過了該公司的審查。許多影片現已被刪除。

美國只佔該公司業務的一小部分:據一名前員工透露,TikTok及其中文版抖音大約有4%的用戶在美國。這位前員工說,美國業務正處於巨額虧損之中。不過,一位前高層表示,字節跳動的投資者迫切希望將其打造成首家在中國和西方發展壯大的社交媒體公司的母公司。這位高層指出,在美國沒有業務,就不是全球營運的企業。

知情人士透露,投資者還擔心,如果美國迫使字節跳動剝離TikTok或停止美國業務,日本和印度等其他已經對TikTok表示擔憂的國家亦可能決定採取行動。他們說,如果失去美國市場,TikTok或許還可以承受,但如果失去多個國家,將對TikTok造成毀滅性打擊。

TikTok繼續在美國大舉投資以實現增長,這讓其美國競爭對手既高興又驚愕。該公司在Snapchat和Instagram投入了數億美元催谷廣告,為這兩個平台帶來了可觀的收入,但亦引發了矽谷對競爭加劇的擔憂。

Facebook Inc. (FB)長期擔任高層兼Instagram負責人莫塞里(Adam Mosseri)今年10月份與西蒙斯(Bill Simmons)在一次播客節目中說:「他們在中國以外採取了一套完全不同的規則。」莫塞里還批評該公司抄襲Musical.ly,然後將其買下並更名為TikTok。字節跳動的發言人指出,莫塞里旗下的Instagram本身就是被Facebook收購的。他說,這真的有點缺少自知之明了。

Instagram上周公布了一個名為Reels的與TikTok類似的產品,在此之前,Facebook去年年底試圖推出一個與TikTok一樣的產品,名為Lasso。後者尚未取得大量關注。用戶可以通過TikTok分享和觀看短影片,片長通常不到15秒。

與此同時,TikTok中國版本的競爭對手亦已蓄勢待發。據一位了解相關討論情況的人士透露,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簡稱﹕騰訊)最近向員工表示,其新的重點是積極挑戰抖音。這位知情人士指出,騰訊還為自己旗下的短影片應用程式微視(Weishi)撥出了無限制預算。

騰訊總裁劉熾平(Martin Lau)在最近與分析師的一次電話會議上說,該公司計劃拿出大量的營銷和內容資金支持微視,並稱這是騰訊的旗艦短片影片應用程式。

據了解字節跳動想法的人士透露,對該公司來說,令情況更加複雜的一個因素是,該公司不想惹惱中國政府。與其他中國科技公司一樣,字節跳動依靠政府發放經營許可證。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當政府部門要求時,該公司會在中國的應用程式上運行廣告,免費宣傳政府活動。

這位知情人士說,字節跳動還會向中國警方提交某些用戶數據如電話號碼和身份證號碼,但只有在警方出示證明該用戶涉嫌違反當地法律的文件(即要求提供證據)的情況下才會這樣做。

字節跳動的一位發言人說,該公司在其經營的市場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關於這些廣告,他說,字節跳動的一些中國應用程式確實在某些情況下提供免費的公共服務公告,但這與TikTok等其他應用的公民參與活動是一致的。

字節跳動似乎在展示某種獨立性。一位知情人士指出,當6月香港示威活動爆發時,字節跳動最初有一項政策限制旗下包括TikTok在內的所有應用程式中有關示威活動的內容。該知情人士透露,但夏季時這發生了改變,該公司的政策團隊決定調整TikTok的做法,以更適應當地國家的法律法規。該人士表示,這種做法讓字節跳動的一些人擔心可能激怒中國政府。

TikTok位於三藩市辦公室的一名前員工認為,該公司將很難擺脫其出身。此人表示:「我們是一家中國公司,」並說他們要對中國有交代。

撰文:Georgia Wells / Yoko Kubota / Kate O'Keeffe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香港警方衝進香港理工大學,試圖從抗議者手中奪回校園

中國政府投資實體出手支持又一家銀行

歡迎來中國,不過你八成什麼都買不了

美國在阻止中國招募科學家的問題上面臨困難

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