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2 小時 33 分鐘 開市
  • 恒指

    21,842.33
    -227.40 (-1.03%)
     
  • 國指

    7,424.92
    -71.15 (-0.95%)
     
  • 上證綜指

    3,255.67
    -13.65 (-0.42%)
     
  • 道指

    34,086.04
    +368.95 (+1.09%)
     
  • 標普 500

    4,076.60
    +58.83 (+1.46%)
     
  • 納指

    11,584.55
    +190.74 (+1.67%)
     
  • Vix指數

    19.40
    -0.54 (-2.71%)
     
  • 富時100

    7,771.70
    -13.17 (-0.17%)
     
  • 紐約期油

    79.03
    +1.13 (+1.45%)
     
  • 金價

    1,943.80
    -1.50 (-0.08%)
     
  • 美元

    7.8395
    +0.0045 (+0.06%)
     
  • 人民幣

    0.8610
    +0.0003 (+0.03%)
     
  • 日圓

    0.0600
    +0.0002 (+0.28%)
     
  • 歐元

    8.5136
    +0.0119 (+0.14%)
     
  • Bitcoin

    23,178.75
    +459.48 (+2.02%)
     
  • CMC Crypto 200

    519.63
    +0.84 (+0.16%)
     

美股日誌|道指陷熊市 標指近兩年收市新低

美股日誌|道指陷熊市 標指近兩年收市新低
美股日誌|道指陷熊市 標指近兩年收市新低

全球風險資產遭沽售,華爾街股市未止瀉,大市早段曾嘗試擺脫上星期的頹勢,但三大指數短暫上升後便掉頭向下,繼道瓊斯指數後,標普500指數亦在一日後跌至2020年11月以來最低收市點數,即市則曾接近今年6月的低位;道指再跌超過300點,由今年初高位跌超過兩成,進入熊市區域。

債市急跌,10年期國債息率升近20點子至近3.9厘水平,2年期息率升至4.29厘。美元繼續強勁,商品下挫,紐約期油和黃金分別跌至1月和2月水平。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9月26日(星期一)市况

l 道瓊斯指數 跌329.60點或1.11%,報29,260.81點。

l 標普500指數 跌38.19點或1.03%,報3,655.04點。

l 納斯達克指數 跌65.00點或0.60 %,報10,802.92點。

l 紐約11月期油 收報76.71美元一桶,跌2.03美元或1.3%。

l 紐約12月期金 收報1,633.4美元一盎司,跌22.2美元或1.3%。

l 美國10年期國債息率 收報3.878厘,升18.1點子。

銀行股向下,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跌2%,能源股和埃克森美孚雪佛龍跌2%。大型科技股個別發展。必需品零售股有追捧,Costco升近3%,沃爾瑪升近1%。

英鎊波動,兌美元一度見1.03水平後回順,有分析認為英倫銀行下周須緊急加息2厘來穩定市場信心,但央行其後指,會在「下次固定會議」評估政府的減稅等政策的影響,並採取相應行動,暗示不會作緊急行動。期權市場顯示,英鎊有6成機會在今年跌至1美元。經濟學大家Nouriel Roubini表示,卓慧思的減稅政策將使英國走上向國際貨幣基金(IMF)求救的路。

美元獨強,其他貨幣苦不堪言,人民幣接近7.2算水平。華爾街大淡友、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Michael Wilson表示,美元近期的漲勢為股票等風險資產帶來了「不能維持的局面」,在過去美元這種強勢導致了某種金融或經濟危機。

「雖然難以預測此類『事件』,但條件已經具備。」他提及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2012年主權債務危機和2000年科技股泡沫破滅。

儘管如此,聯儲局多位官員認為仍要加息,強調雖然降服通脹會對就業構成風險但也是必要。

克里夫蘭聯儲銀行行長Loretta Mester表示,貨幣政策需要具限制性,並維持數個月,隨着美國經濟放緩,失業率上升,通脹問題將得到緩和。她又認為聯儲局明年不會減息。

波士頓聯儲銀行新任行長Susan Collins在履新首次公開發言表示:「要讓通脹回到目標水平,需要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重要的是要看到清晰而令人信服的跡象顯示通脹正在下降。」

亞特蘭大聯儲銀行行長Raphael Bostic還表示,美國央行官員需要控制通脹。但他承認,需要觀察英國動盪帶來的溢出風險。

「關鍵問題會是,這對最終削弱歐洲經濟意味著什麼,這是美國經濟未來將如何表現的重要考慮因素,」Bostic在《華盛頓郵報》主辦的活動中表示,「與歐洲的貿易對我們的經濟表現至關重要。如果這方面變得更弱,將給我們帶來更多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