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在 3 小時 47 分鐘 開市

WeWork母公司陷入估值困境

WeWork的母公司We Co.急需資金才能繼續在目前的增長路徑上取得進展。 圖片來源:TIMOTHY A. CLARY/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辦公室共享企業WeWork的母公司We Co.正面臨麻煩。

這家總部位於紐約、由Adam Neumann參與創立的公司早前下降了首次公開招股(IPO)估值,但仍無法引起投資者興趣,不得不把IPO時間推遲到至少10月。對該公司治理方面的擔憂被視為一項持續存在的風險,但投資者可能很快就會關注一個更迫在眉睫的威脅,那便是在該公司再次嘗試接觸公開市場時,其資本結構包含的可能引發股權稀釋的條款將會構成問題。

We的麻煩始於其估值的下滑。該公司在私募市場進行的上一輪融資對其估值是470億美元。該公司後來將IPO估值調降至大約200億美元,上周又再次調低。《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道,這家初創公司尋求以低至150億美元的估值發行股票。

We急需資金才能繼續在目前的增長路徑上取得進展。該公司今年早些時候簽署了一份60億美元的信貸安排。作為該交易的一部分,該公司同意該信貸安排以其籌集到30億美元股本為前提。

這筆債務交易是一個要麼全有要麼全無的提議:只有當We成功集資30億美元時,上述60億美元的信貸安排才有效。換句話說,IPO能否成功將決定該公司能否獲得至少90億美元的資金。有鑑於此,如果市場人氣或市場狀況不利令這家還在虧損的公司取消進行IPO,該公司將承受更沉重的打擊。

但這可能引發一個惡性循環。隨着We的估值下降,該公司需要發行更多股票才能達到30億美元的門檻。以470億美元的估值計算,30億美元的融資額只相當於該公司估值的一小部分。但如果以150億美元或200億美元的估值計算,IPO交易對現有股東的稀釋作用會更大。

這還不是全部。風險資本提供者經常會使用一種被稱為「估值降低融資(down round)」條款來保護自己的利益。這些條款規定,如果一家公司未來一輪融資的估值低於內部投資者上次投資時的估值,那麼內部投資者將獲得更多的股票。

對於We來說,對早期投資者的估值降低風險保護似乎採取了10億美元可轉換票據的形式,這張票據可在今年最後一天轉換為股票。根據We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這張票據由大股東軟銀(SoftBank)持有。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工商管理高級講師Nori Gerardo Lietz在《華爾街日報》看到的一篇未發表的論文中表示,We的招股說明書只對該票據的轉換定了一個模糊的價格,因此無法確切地計算出股東權益將被稀釋多少,或者是否會被稀釋。不過,由於票據的轉換似乎發生在IPO之後,在IPO中認購其股票的買家可能會受到衝擊。

這樣的特點可能會導致惡性循環。隨着IPO的稀釋程度越來越高,估值在下降。隨着估值下降,IPO的稀釋程度亦會越高。如果這些特點使籌集資金變得過於困難,軟銀和We都有理由對其進行重組,但這也需要時間,而We可能沒有時間了。該公司面臨的最後一個壓力是,根據《創業企業融資法案》(JOBS Act),到今年年底,它將失去作為一家新興公司的地位,這將令IPO過程更加繁瑣嚴格。上述法案允許該公司在財務和高管薪酬方面使用更寬鬆的報告標準——對於一家已經受到治理擔憂困擾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潛在的麻煩。

企業往往很少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達成好的IPO交易。

撰文:Lauren Silva Laughlin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更多精彩文章:

香港活動人士敦促美國重新評估香港貿易地位

特朗普:中國已開始採購美國農產品

在華外企要為中國社會信用體系早做準備

富士康創始人郭台銘宣布不參選台灣總統

中國是油價跳漲的真正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