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蹺的誕生】留住老香港系列3﹕絕種陶瓷 坪洲播種 中環開花

融入生活的藝術,向來動人。這天林伯喝完早茶叨着牙簽回到他位於坪洲的「超記瓷器」,長枱旁他定定神,拈起毛筆隨手撇捺,盤子裏一個竹林活現眼前。長枱後方是林太,同樣揮揮妙筆,乍見小金魚在碟子裏暢泳,然後一句:「我去買餸啦!」劃破夢幻返回人間。

融入生活的藝術,也很易碎。2005年,超記因長期入不敷支,加上兩老年時已高後繼無人,打算結業。這片曾經盛極一時的瓷器集散地,最後連一家瓷器店也留不住,那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 就在店舖大閘快要拉上那刻,陶藝家李綺薇(Winus)充當白武士,擋在閘前提議活化老店,把傳統工藝承傳十年過去,小店由純粹買賣變成開班授徒,如今已成了文青、老外假日必到蒲點,最近超記出品更「升呢」到中環PMQ展覽,令陶瓷釉上彩這門絕學愈走愈遠。 跟不少老前輩一樣,林伯最愛話當年。

76歲的他,18歲由故鄉新會到澳門學師,研習釉上彩這門手藝。「釉上彩」是廣彩瓷器的一種,做法是以毛筆將礦物顏料畫在陶瓷器皿上,再以約700度高溫加熱,讓花紋在器皿上定色定形。 林伯坦言當年投身這一行,全為「搵到食」:「五六十年代,做泥工先係3蚊一日,我一個月搵200蚊好巴閉啦!當時斗零杯咖啡;毫半子碗牛腩麵。加上這行日頭唔使開工,夜晚10點做到凌晨4點,日頭瞓醒就周圍去玩,總之好好搵!」他的架勢,惹來太座不留餘地的揶揄:「係囉!賺到啲錢咪益晒何鴻燊囉!」

學師兩年,回港後林伯到過不同的陶瓷廠打工。1969年,有新加坡陶瓷廠聘請他到當地作員工培訓,而他的太座正正就是當日的學徒。1973年,林伯偕太太回流香港,在坪洲租了幾個舖位打通當工場,創辦了「超記」,全盛時期員工多達30人。

工業盛轉衰 改做搭棚工

他憶述六七十年代,坪洲是個繁盛的工業小島,人流遠比現時多。當時,島上建有全東南亞最大的火柴廠,也有皮革廠、燈泡廠和船塢等。而陶瓷加工行業則盤踞了永興街,四五個寶號開了上廿間陶瓷店,大部分產品做好後即運到坪洲碼頭,隨即出口外國。他說:「七十年代有花瓷杯賣14蚊一隻,最好景時一個月有十萬八萬生意,算好多了!」

隨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內地製的廉價陶瓷一湧入港,加上本港交通逐步完善,要買陶瓷的外國人,也不會再老遠走入坪洲,改在市區交易,而永興街的瓷器店也逐間結業。林伯又來架勢:「最初開 舖時,個個睇死我最快執笠,誰知我留到今時今日。」但無論如何架勢,超記工場撐至1989年也迫於無奈結業,只剩下門市。 往後生意主要是靠零星的老客戶,或者遊人偶然經過幫襯買一兩件。

微薄收入不夠餬口,林伯遂出城打工,試過跟人到蒲台島搭戲棚,又試過做水泥和油漆工,而太太則留守小店繼續畫瓷印花。兩老技藝不凡,問及女兒是否都是畫瓷高手,二人異口同聲說:「掂都唔俾佢掂!」林太解釋:「明知呢行無得做,仲叫佢栽個頭落去?只叫佢努力讀書,搵份好工。」

萌結業念頭 鄰居挺出頭

結果,女兒沒學釉上彩,改為負笈讀酒店管理,學成歸來在酒店當管理層,10年後自資開韓國時裝店,現為5間店的老闆娘。而兩老以及苟延殘喘的超記,也由女兒來照顧。雖然女兒孝義,但奈何超記虧蝕多年,林太也感長貧難顧:「做到2005年,生意真是愈來愈差,有時成個星期都唔發市,連3000蚊租都交不起,我對他(林伯)說不如乾脆執咗間舖,我去搵份清潔工算了。」

執拾細軟期間,林太看着一室顏料,起初只認為丟掉很浪費,後來卻感覺依依。而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鄰居兼陶藝師Winus耳中。「我聽見林太話去做清潔,個心即刻沉一沉,一對手咁好咁穩陣,做完粗活就返唔到轉頭。」為了保護永興街最後的一間陶瓷店,Winus冒昧向兩老提出合租的要求,分擔其經營壓力。合租後,兩老繼續夫唱婦隨,而Winus則在店內闢出一隅當工作間,專心做陶。

新人事新作風,Winus這些年來引入了不少新元素,最大轉變是小店由最初只做零售,現改為教班授徒。「這區只做零售已不可行,愉景灣的居民少過來,這兒又不算旅遊旺區,加上可能自己是做教師的關係,總覺得教育才是承傳手藝的最佳方法,於是積極游說林太開班,讓城市人來玩玩體驗一下。」

開班教畫瓷 假日必爆滿

起初,Winus負責協助外國朋友組團來學釉上彩,後來她索性在Facebook上開了個「坪洲超記」專頁,將上課情況和學員的製成品上載網上,結果體驗班一傳十十傳百,小店開始接到港人甚至遊客預訂課堂,有時幾個朋友來郊遊順道學藝,有時是一家大小的親子班,後來更有公司及團體包班,十多人一起上堂。她透露,現時假日的課堂通常都爆滿,同學需於幾星期前留位。

150元玩足2.5小時的體驗班,雖談不上賺大錢,有時太多人也會撩得兩老「炆炆憎憎」,但至少現時兩老可以自給自足,開班也喚起了大眾對保育釉上彩的關注。接下來,Winus要將這門傳統手藝帶進一個更高層次。

今年,她與中環文創小店SOIL合作,把兩老的生活點滴及釉上彩的製作過程拍成短片上載網上,又將她與超記同行十載的小故事結集成書,並於最新文藝蒲點中環元創坊(PMQ)辦展覽,展出及出售超記陶瓷。此外,她和本地兩位設計師又在超記產品中找出靈感,設計了一系列向兩老「致敬」的茶杯。

Winus製出了一批全人手捏製的茶杯,並邀請林生林太繪上花紋,自己則寫上由中文讀音拼出來的英文,例如香蕉Banana改成「白那那」;丈夫Husband改成「蝦子朋」,再加上鬼馬插圖,玩味十足。 但Winus卻一本正經地解釋:「以前的畫瓷師跟外國人做生意,要說明甚麼圖案,就是靠這些拼音『英文』了。我畫這些是希望大家知道,廣彩文化從前也曾盛極一時,希望大家可以好好保育它。

創蹺人:林氏夫婦及李綺薇

創蹺時間:2005年 成效:

.提升收入,有助保育傳統手藝

.吸引世界各地不同旅遊前來學藝及購物

.陶瓷作品闖出坪洲,現於中環元創坊展出

致勝關鍵:

.此一家的釉上彩手藝,產品獨一無二

.由零售轉型至開班授徒,提升參與感

.在Facebook設專頁、拍記錄短片提升知名度

撰文:林寶莉、郭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