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24 分鐘

【呂志華手記】有為政府無能為(呂志華)

新房屋政策似乎是姿勢多於實際,所以宣布後樓市無動於衷,價格依然高企。

.記得上屆特首梁振英上任不久,即爆發內地孕婦湧港產子狂潮,倘若當時梁振英大量增加醫院產房床位而不控制需求,恐怕到今天港婦產子仍要睡在醫院走廊。

.今天,香港的樓市是「雙非」孕婦狂潮的另一次翻版,我們若不是從根源入手,就像梁振英杜絕雙非孕婦般,本港樓市問題是沒法徹底解決的。 

記得上屆特首梁振英上任不久,即爆發內地孕婦湧港產子狂潮,當時公私營醫院產房床位供不應求,情況較今天全港市民搶購物業單位有過之而無不及。倘若當時梁振英大量增加醫院產房床位而不控制需求,恐怕到今天港婦產子仍要睡在醫院走廊。幸而梁振英當機立斷,為遏止情況惡化,於二○一三年一月一日開始實施「零雙非」政策,公私營醫院均拒絕接受「雙非」孕婦分娩預約;同時在各入境口岸加強檢查,杜絕闖關產婦,問題才得以解決。

今天,香港的樓市是「雙非」孕婦狂潮的另一次翻版,每天一百五十名單程證人士來港,回歸以來香港就多了一百一十萬人,還未計算這每天百五人來港後生兒育女,因此香港人口膨脹速度實不止此數。無論這些人是置業抑或是住劏房,均對香港住屋造成沉重負擔。我們若不是從根源入手,就像梁振英杜絕雙非孕婦般,本港樓市問題是沒法徹底解決的。

國內大城市均控制人口增長

國內一級大城市如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均先後作出人口上限的控制規畫,以控制人口急劇增長。例如北京曾提出二○二○年常住人口控制在二千三百萬以內的紅線,上海則以人口不超過二千三百萬為控制目標。城市過度膨脹,帶來的不單止是住屋問題,其綜合承載能力包括空氣污染、交通擠塞、公共安全等問題亦日益嚴重。香港彈丸之地無論怎移山怎填海,也填不出永無止境每天增加百五人的大都市!

為甚麼國內城市可以限制人口增長,香港就毫無自主權,被動地要每天接收百五名大陸新移民?這政策遠在二十年前訂立,今天香港社會的環境和當年已然不同,為甚麼不能夠再作檢討?自由民主如美國,今天也重新檢視移民政策,其真正目的就是控制國民質素,限制人口增長。

可惜特首林鄭月娥處理房屋問題搔不着癢處,未能找到問題的根源(也許已經知道,只是不敢觸摸問題所在),不斷地水來土掩,以有限的土地資源追逐無限的人口增長,殆矣!

新政府上任一週年之際,特首再出招打壓樓價,包括開徵一手樓空置稅、修訂新居屋、綠置居等資助出售房屋的定價政策等多項新政策,似乎要讓市民知道這是一個有為的政府,仍然有招對付樓市。遺憾的是這些政策對冷卻今天瘋狂的樓價沒有絲毫功效,就以一手樓空置稅來說,新政策規定超過一年未出售的一手樓開徵空置稅,稅率定在應課差餉(土地稅)租值的百分之二百,佔樓價約百分之五左右。坊間對這政策幾乎以一面倒的負評,認為措施多此一舉,對樓市毫無幫助。本欄早前佔樓價約5%「物業空置稅廢話一堆」一文,已作出深入探討和批評,不贅。

發展商面對一手樓空置稅,應付的方法很多,在樓價只升不跌、磚頭唔憂賣的今天來說,空置稅非但沒有阻嚇作用,反而增加了的成本可能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把樓價推得更高。

降低入市門檻製造更多買家

至於資助房屋方面,訂價不再和市價掛鈎,而是改用非業主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計算,令到過去市價七折的居屋,變成低至五二折,綠置居更低至四二折。這政策驟然看來似是利民,令有需要置業人士不會因樓價持續上升而百上加斤,有能力變成無能力。但從另一角度來看,降低資助房屋入市門檻等於製造更多的潛在買家,原本無力置業者在新政策下也成為準買家,結果令物業市場需求更大,買家更多,樓價升得更高。

新房屋政策似乎是姿勢多於實際,所以宣布後樓市無動於衷,價格依然高企。相信所有業主均無懼這些政策,目前樓市存在的問題仍然存在,有待解決。

林鄭想成為一個有為政府,可惜面對目前樓價,卻是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