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已收市

【財經追擊】港府支援不足 初創企業難發圍

【財經追擊】港府支援不足 初創企業難發圍

在人工智能(AI)、5G、物聯網等新科技湧現之下,傳統經濟轉型已屬必然的一步,亦因而在全球掀起一片初創風潮。雖然香港亦有多間初創成功跑出,晉身成獨角獸,但相比週邊城市,仍然跑輸大市,政府支援不足是主因之一,目前只靠私人投資支持,但發展之路難免較鄰區艱辛。

大灣區商機無限,香港人這陣子已聽得多,而積極在大灣區插旗的新世界發展(00017),近日就成功夥拍區內最強企業騰訊(00700)大搞初創投資。新世界旗下初創企業培育平台 Eureka Nova,與騰訊智慧零售(Tencent Smart Retail)及眾創空間(WeStart)合作,以智慧零售為主題,培育大灣區初創企業,並鼓勵以新科技優化客戶消費體驗、提升零售企業營運效率及改變購物習慣。

其實今次並非新世界與騰訊的首次合作,去年新世界旗下K11與騰訊合作,於觀塘KOHO大樓發展騰訊首個海外眾創空間,並推出培育計畫,向六間入選的初創企業提供支援及注資。Eureka Nova第一輪培育計畫由二○一七年九月開始,反應非常好,一共收到六十八個申請,最終選出六間以智能生活、設計及健康科技為主導的初創企業。新世界見初創投資前景無限,決定再下一城,將Eureka Nova 的選拔範圍擴至粵港澳大灣區,並再與騰訊合作,計畫現已開始接受報名,截止日期為今年十一月十一日。

新世界發展社會創新主管呂施施表示,與騰訊合作旨在鼓勵年輕人抓住在大灣區創業的良機,因為區內人口多達七千萬,人口年輕又擁有巨大消費力,被Eureka Nova選中的初創企業,可以大灣區為起點,日後可望衝出大灣區,殺入全國及海外市場。

新世界積極初創孵化

自新世界主席鄭家純去年輕微中風後,集團的主要工作已交由第三代的執行副主席兼總經理鄭志剛負責。現時鄭家純已經康復,但明顯已退居幕後,只做大方向的策略部署。由只有三十八歲的鄭志剛「打骰」後,新世界的發展重心明顯出現變化,愈來愈年輕及有活力,投資大部分與新興產業有關,除了老本行地產之外,新世界最肯的花錢的地方,就是初創孵化。

集團去年在長沙灣狂掃非住宅項目,由去年二至九月的七個月內,掃走三幅分別為永康街商貿地、瓊林街商貿地,以及荔枝角道近長順街的商業地,豪擲一百四十八億元。永康街商貿地更以每方呎樓面地價近八千元投得,貼近市場預期上限,每方呎樓面地價更創區內商業/商貿地皮新高。新世界掃地不是做傳統的地產業務,而是用來搞初創。鄭志剛表示,看好九龍西發展,所以希望將長沙灣打造為新興產業區域,包括科創、科研、文化、設計等概念將注入該區,並打算在長沙灣打造企業孵化器和催化器,幫助初創企業。

除了初創,任何與新科技有關的,鄭志剛都有興趣,例如電競業,便擬由上中下游多方面發展,首先K11會於內地九個城市建立VR體驗館,以及電子競技主題的酒吧餐飲娛樂互動區,其中七個城市更有電子競技館,未來六至七年會開展二十四個K11項目,對打八十及九十後客群。

鄭志剛早前更掘走Uber香港區前總經理佘雋知,加入新世界發展醫療業務,將負責管理養老健康業務。鄭志剛與佘雋知結緣在一個創科論壇,鄭志剛極為欣賞佘雋知的顛覆商業思維,故力邀對方加盟。

騰訊不斷投資新經濟

至於科技股股王騰訊,對投資初創企業就更為進取,除了資金太多要找投資機會,近年遊戲業務不斷被內地政策打擊,亦要急謀新的增長點,而騰訊近日再連環進行投資。外媒引述知情人士報道,騰訊擬向巴西金融科技初創企業Nubank投資兩億美元(約十五億六千萬港元)。交易完成後,Nubank估值將達四十億美元。Nubank的成立時間僅得五年,為巴西網上銀行及信用卡營運商。Nubank於去年三月獲得由DST Gobal領投的一億五千萬美元E輪融資後便晉身成獨角獸。另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騰訊將與英國醫療公司Medopad合作,利用人工智能(AI)以改善柏金遜症的診斷及治療,目標是把檢測時間由三十分鐘縮減至三分鐘。

初創公司如此吸引,又是因為「錢」途無限,只要其中一項投資跑出,就能帶來豐厚回報。就如日本首富孫正義,就是憑着大手筆的初創投資,令軟銀的盈利勁升。孫正義於二○一六年成立願景基金(Vision Fund),成為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基金規模達九百三十億美元,出資的包括沙特地阿拉伯主權基金PIF、阿布扎比主權基金Mubadala、蘋果、富士康及高通等。軟銀一七年的財報顯示,營運利潤大增六成,而願景基金貢獻近半,金額高達六百五十億日圓。

願景基金去年在超過三十間公司投資達三百億美元,投資的項目包括叫車、人工智能(AI)、生物醫療、電商、無人駕駛等。就是因為初創企業回報相當強勁,孫正義計畫每兩至三年募集成立一個一千億美元規模的新基金,並每年向初創企業投資約五百億美元。

顯著跑輸深圳廣州

對於香港的初創企業來說,大灣區提供到更大的潛力市場,而區內亦已有大量成功的初創企業例子。不過,與其他城市相比,香港仍然處理大落後。上月首次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獨角獸白皮書》,收錄區內有多達一百一十八間獨角獸相關企業,包括兩間超級獨角獸、三十三間獨角獸企業、二十六間准獨角獸及五十七間潛在獨角獸企業,企業估值達一千二百億美元,行業分布主要聚集於高端裝備和智能硬件制造、互聯網金融、電子商務、互聯網服務、生物醫藥等行業。

單計粵港澳地區三十五間獨角獸企業(包括超級獨角獸和獨角獸),估值總和就佔去一千億美元,而深圳及廣州就成了大贏家,兩個地區分別有二十二間及七間獨角獸,分別佔粵港澳大灣區獨角獸企業總數量的百分之六十三及兩成,兩地企業總估值分別佔總企業估值的百分之八十三及一成。至於香港,就只有三間初創企業上榜,包括之前與長和(00001)合作的WeLab(我來貸)、富途證券國際(香港)及LALAMOVE,三間公司估值各為十億美元,只佔粵港澳大灣區獨角獸企業估計的百分之三。

市場人士認為,香港初創公司面對極多挑戰,首先是要捱貴租,即使幸運地入選到政府的初創培育計畫,可以進駐數碼港或者科學園,亦只有短時間的租金優惠,但過一段時間之後,仍是要交回市值租金,令初創企業的起步更困難。其次是初創企業申請香港政府的科技或創業基金,實在是「難過登天」,除了步驟繁複,審批時間亦非常之長,獲批後要仍要不斷遞交大量文件及報告給政府。雖然政府動用納稅人的錢時抱謹慎態度屬好事,但就令初創公司的負責人花去大量精力應付文書工作,而不能切實用在科研上。

其實不少初創企業,就連開一個銀行戶口都非常艱難。雖然金管局於一六年推出三項指引,便利中小企在銀行開戶,但至今問題仍未能解決。之前已有立法會議員關注初創企業創業時在開立銀行戶口申請被拒問題,去年金管局便收到九宗有關初創企業的銀行開戶申請被拒的投訴,主要牽涉貿易和財務業務。若金管局一日不出手,本港初創公司的起步將更為困難。

 

大灣區大門未打開

由本地初創企業創辦人聯合成立的非牟利機構「創賢聚」(EntreLink)便批評,政府仍未做好在灣區發展創科的引導和連接工作,希望今年的《施政報告》可以提出多項創科政策建議,政府亦可以趁機把握灣區發展機遇,提升香港上游競爭力。薪創生命科技(Novus Life Science)創辦人黃棨麟反問,是不是初創企業衝過去,大灣區就會為他們打開大門?初創企業在租借場地、僱用職員、申請牌照等等問題上,都會遇到很多問題,希望政府可以協助本地初創企業在大灣區「落地」。該機構建議,港府應預留六十億元,以改善STEM畢業生的就業前景,並撥款五億元,在五年內支援一千人進行創新技術的海外訓練和實習。

羅兵咸永道亦認為,政府在協助初創企業的時候可以做得更多,提出四項針對稅務政策的建議,首先,建議放寬對科研支出「超級扣稅」的有關限制,令外判到大灣區的研發開支亦可享有同等優惠。對中小以及初創企業而言,措施將有效支援其於香港及境外的研發計畫。此外,亦建議推出針對研發開支的可兌換現金稅務抵扣,進一步鼓勵中小以及初創企業發展。羅兵咸亦倡議通過單邊海外稅收抵免措施,完善跨境稅務制度以避免雙重徵稅,相應措施將有助香港發展成區內的知識產權中心;並希望政府可考慮對本地投資成立研發基地的企業,就其特許權使用費收入減半徵收利得稅。

撰文︰伍逸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