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股市 將收市,收市時間:4 小時 5 分鐘
  • 恒指

    17,961.22
    +27.95 (+0.16%)
     
  • 國指

    6,180.89
    +66.49 (+1.09%)
     
  • 上證綜指

    3,085.76
    -2.60 (-0.08%)
     
  • 滬深300

    3,873.83
    +17.80 (+0.46%)
     
  • 美元

    7.8495
    +0.0002 (+0.00%)
     
  • 人民幣

    0.9126
    +0.0052 (+0.57%)
     
  • 道指

    29,590.41
    -486.29 (-1.62%)
     
  • 標普 500

    3,693.23
    -64.76 (-1.72%)
     
  • 納指

    10,867.93
    -198.87 (-1.80%)
     
  • 日圓

    0.0543
    -0.0002 (-0.33%)
     
  • 歐元

    7.5609
    -0.0466 (-0.61%)
     
  • 英鎊

    8.2230
    -0.2910 (-3.42%)
     
  • 紐約期油

    78.33
    -0.41 (-0.52%)
     
  • 金價

    1,646.10
    -9.50 (-0.57%)
     
  • Bitcoin

    18,866.86
    -184.98 (-0.97%)
     
  • CMC Crypto 200

    433.13
    -11.41 (-2.57%)
     

上市未滿月已發盈警 讀書郎銷售模式過時?

這家智能學習設備生產商在港交所上市不足一個月,已發盈警宣布轉盈為虧

重點:

  • 今年7月12日才上市的讀書郎發盈警,表示受新冠疫情和股票公允值變動影響,上半年將轉盈為虧,虧損額為4,000至4,500萬元

  • 讀書郎積極拓展線下分銷網絡,但表現未如理想,在疫情封控下,銷售額更受到嚴重影響

裴梓龍

新冠疫情反覆,學校不時停課,你有為家裏的孩子購買智能學習機和點讀筆,讓他們“停課不停學”嗎?

這些都是已經有23年歷史、主要銷售教育硬件的讀書郎教育控股有限公司(2385.HK)的核心產品。在新冠疫情下,不少學童需留家抗疫,理論上,家長們會多買一些學習產品,讓無法上學的孩子們繼續充實知識,但讀書郎卻並沒有好好把握這個機遇。

7月12日登陸港交所的讀書郎,在公布上市後首份業績前,卻先來一份盈利警告。該公司8月10日公布,預計上半年將錄得4,000至4,500萬元虧損,表現遠差於去年同期錄得2,910萬元淨利潤。

雖然與不少有擁有前期投資者的公司一樣,讀書郎上市後,都需要向首次公開發售前的投資者發行股份,並需從按公允價值,計入損益表的金融負債公允價值變動,令讀書郎上半年錄得約4,780萬公允值變動虧損,但這屬於非經營項目,並未反映公司核心業務。

收入減少27%

然而,讀書郎上半年的銷售表現,才是令市場失望的主因。因為公司的收入竟同比減少9,540萬元或26.9%,反映其學習產品不但沒有因疫情受惠,甚至因為官方的防疫管控措施,影響了該公司的生產計劃及線下分銷業務,導致學生個人平板及可穿戴產品的銷售減少;相反,期內銷售及分銷開支卻同比增加了910萬元或29.4%,主要因為有新產品推出,以及拓展社交媒體等營銷渠道,令廣告開支上升。

盈警公布後,雖然讀書郎的股價翌日僅小幅下跌0.3%,但從該股上周五的收市價7港元計算,已比一個月前的IPO價7.6港元低8.6%,而且公司掛牌首天已經跌穿招股價,上市以來也只有短短兩個交易日的股價比IPO價高,反映投資者不太看好公司前景。

去年4月,讀書郎首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最終失敗而回,到11月再接再厲,但仍然無法通過,再三努力下,今年7月終於成功上市。可是當時的招股反應不太理想,公開發售僅錄得0.7倍超額申購,令該股最終以招股價範圍的低端定價,但掛牌當日仍大幅低開29%,其後從谷底略為反彈,估計是保薦人出手穩定股價。

在中國“教育雙減”的政策衝擊下,K-12課外培訓賽道全軍覆沒,不少教育機構轉型經營智能教育硬件,讀書郎作為行業元老,面對一群後起之秀,在策略上卻仍然倚靠賴以成功的“廣告加線下經銷”模式,大撒金錢拓展線下經銷商網絡,然而在網絡時代,此舉看來已經過時。

根據讀書郎上市時的招股文件顯示,過去三年,公司的線下銷售點分別淨增長40個、480個和916個,截至去年底共與132名線下經銷商簽約,在中國344個城市一共擁有4,523個銷售點;因此在這三年間,來自線下經銷商的營業額分別佔總收入91.7%、85%及85.5%,反映公司嚴重倚賴線下銷售,導致業績在疫情封控下受到嚴重影響。

雖然讀書郎也有開拓其他收入來源,包括為學校設計智能課堂解決方案,以搭載智能課堂管理功能的智能教育設備,為教師及學生提供相互聯繫及互動的學習環境。但是,該業務過去三年的收入分別僅為820萬元、2,230萬元及2,360萬元,佔公司總收入只得1.2%、3.1%及2.9%,對減低收入單一風險沒有太大幫助。

後起之秀挑戰

讀書郎銷售未如理想,除了因為受疫情影響,估計與市場競爭持續增加有關,因為除了很多K-12教育企業轉型外,還有科技巨企加入教育賽道,例如百度(BIDU.US; 9888.HK)推出了小度智慧學習平板產品和小度智慧詞典筆,直接挑戰讀書郎的人工智能學習機和人工智能詞典筆;掌門教育(ZME.US)也有內置10科的同步教輔資源智慧學習機;另外,科大訊飛(002230.SZ)推出了可以批改作業和試卷功能的學習機,而有道(DAO.US)也推出多款智慧型學習機和人工智能詞典筆,可見讀書郎正面對四方八面的競爭,不易維持市場份額。

估值方面,作為港交所新丁的讀書郎不算便宜。以去年業績計算,其市盈率約24.6倍,然而今年上半年轉虧,雖然經調整淨利潤介乎1,500至2,000萬元,估計公司下半年將同樣面對疫情和激烈的市場競爭,就算全年能賺錢,相信淨利潤也會同比大幅下滑,意味預測市盈率有機會升至三位數水平。如果計算市銷率來說,同業有道只有0.99倍、科大訊飛為4.8倍,讀書郎的2.6倍則位處行業中間水平。

另一方面,讀書郎上市時引入了8名基礎投資者,一共申購該公司2,819.6萬股,佔已發行股本8.01%,設有6個月禁售期,意味將於明年1月12日屆滿。由於最近有不少上市公司在“鬆綁日”股價跳水,投資者宜密切該股會否在禁售期完結時,被前期投資者大舉拋售獲利。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