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將在 8 小時 32 分鐘 開市
  • 恒指

    18,430.39
    +514.84 (+2.87%)
     
  • 國指

    6,587.77
    +219.67 (+3.45%)
     
  • 上證綜指

    3,018.05
    -12.20 (-0.40%)
     
  • 道指

    38,834.86
    +56.76 (+0.15%)
     
  • 標普 500

    5,487.03
    +13.80 (+0.25%)
     
  • 納指

    17,862.23
    +5.21 (+0.03%)
     
  • Vix指數

    12.48
    +0.18 (+1.46%)
     
  • 富時100

    8,205.11
    +13.82 (+0.17%)
     
  • 紐約期油

    81.50
    -0.07 (-0.09%)
     
  • 金價

    2,345.10
    -1.80 (-0.08%)
     
  • 美元

    7.8067
    -0.0003 (-0.0038%)
     
  • 人民幣

    0.9291
    +0.0004 (+0.04%)
     
  • 日圓

    0.0492
    -0.0000 (-0.06%)
     
  • 歐元

    8.3899
    +0.0063 (+0.08%)
     
  • Bitcoin

    64,869.87
    +427.41 (+0.66%)
     
  • CMC Crypto 200

    1,384.38
    +46.63 (+3.49%)
     

中國央行14年來首度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 或暫緩人民幣升值壓力

【彭博】-- 中國央行十四年來宣布首次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此舉有望通過收緊銀行體系內的美元流動性從而緩和人民幣匯率升值壓力。境內外人民幣應聲回落。

中國央行周一下午宣布,為加強金融機構外匯流動性管理,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5%提高到7%。

這是中國央行2007年5月以來首次調整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罕見動用這一工具顯示出央行防範匯率短期快速升值的決心。分析師們表示,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上調將收緊銀行體系內的美元流動性,提高境內外匯資金成本,減輕境內匯市美元拋壓,從而緩和人民幣匯率升值壓力。

消息宣布後,境內外人民幣回落至6.37一帶,但總體變動不大,周一早些時候雙雙觸及2018年5月來新高。境內外的美元/人民幣掉期點明顯下跌,在岸1年掉期點周一收跌37個點子至1530點;離岸1年掉期點跌39個點子至1463,為1月末以來最低。

華僑銀行經濟學家謝棟銘在採訪中說,這是央行在避免直接干預的前提下,為了應對中國境內市場美元流動性過度氾濫而採取的措施。「如果銀行不能更好地利用多余的美元流動性,就會給境內市場帶來更大的美元拋壓,」他解釋說,技術上看這更多是貨幣市場操作,而非干預手段,不過可以起到間接減輕人民幣升值壓力的作用。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前外匯局官員管濤稱,此次上調超出以往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調整幅度,力度較大,彰顯央行調控決心,同時也說明其工具箱中的工具還很多、自由選擇的空間很大。

廣告

「未來如果外匯市場出現明顯的投機跡象,央行還會源源不斷地推出其他宏觀審慎工具,」他表示。

根據央行公佈的數據,中國4月外幣存款餘額升至1萬億美元,創紀錄新高,當月增加478億美元,為單月歷史第三大增幅。彭博按此計算,準備金率提高2個百分點相當於凍結約200億美元的流動性。

「這是央行阻緩人民幣升值的動作,意在減少銀行手裡的美元,」彭博行業研究外匯利率策略師趙志軒表示。

中國央行過去一個多星期以來已通過刊發副行長劉國強答記者問及刊登外匯自律機制工作會議新聞稿等形式喊話,表明支持匯率穩定、雙向波動的立場,官方媒體周末繼續發聲做出預期管理,但市場升值情緒仍然偏強。彭博模擬的CFETS人民幣指數上周攀升近0.8%,目前已來到2016年3月來的新高。

澳新銀行中國策略師邢兆鵬表示,此舉顯著縮小了人民幣和外幣存款準備金率的差異,有助減少此前企業大額結匯對人民幣流動性收緊的影響,未來外幣結售匯對人民幣流動性的影響將大幅縮小。此外,這也將限制銀行發放外幣貸款,減少金融機構的外幣流動性,總之是減緩人民幣升值的舉措。

根據今年初央行的提供的數據,金融機構平均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為9.4%,其中超過4000家的中小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為6%。

渣打銀行中國宏觀策略主管劉潔在採訪中表示,歷史經驗顯示,調整外幣存款準備金率並不能改變人民幣的趨勢,但短期仍會給市場帶來一些「雜音」,這可能是未來一系列措施的開始。她並表示,此舉亦可被視為央行在中期管理人民幣匯率的一個新的機制。

(新增第六、七段評論及圖表)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