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8,072.90
    +45.19 (+0.25%)
     
  • 國指

    6,464.49
    +23.33 (+0.36%)
     
  • 上證綜指

    2,950.00
    -13.10 (-0.44%)
     
  • 道指

    39,174.24
    -236.97 (-0.60%)
     
  • 標普 500

    5,462.41
    +14.54 (+0.27%)
     
  • 納指

    17,664.37
    +167.55 (+0.96%)
     
  • Vix指數

    13.25
    -0.08 (-0.60%)
     
  • 富時100

    8,251.60
    -29.95 (-0.36%)
     
  • 紐約期油

    81.59
    -0.04 (-0.05%)
     
  • 金價

    2,339.10
    -5.30 (-0.23%)
     
  • 美元

    7.8087
    +0.0009 (+0.0122%)
     
  • 人民幣

    0.9296
    +0.0005 (+0.05%)
     
  • 日圓

    0.0486
    -0.0000 (-0.06%)
     
  • 歐元

    8.3604
    -0.0191 (-0.23%)
     
  • Bitcoin

    61,422.58
    +168.89 (+0.28%)
     
  • CMC Crypto 200

    1,280.93
    +31.80 (+2.55%)
     

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反弹至近2万亿美元 日本央行政策左右市场

【彭博】-- 投资者终究无法摆脱负收益率债券的阴影,因为日本央行久久不愿取消量化宽松政策,导致一些本地债券收益率回到零以下。

在1月份的短暂时刻,全球任何地方都一度没有出现负收益率债券。此前,时任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12月做出了将基准收益率上限提高一倍的惊人决定,引发了市场对日本决策者将很快取消全球最宽松货币政策的猜测。

然而,黑田东彦采取了一系列购债行动,以抑制收益率。接着,植田和男在4月份接棒黑田东彦,担任日本央行新任行长,他随即明确表示,任何恢复政策正常化的道路都将是漫长的。

美国3月爆发的银行业动荡也促使交易员押注美联储及其他央行将在近期转向降息。

根据一项彭博指数,截至周五全球负收益率债券存量反弹至1.93万亿美元,完全由短期日本国债构成。与2020年末超过18万亿美元的峰值相比,负收益率债券规模仍然是大幅下降的,当时全球央行将利率维持在零或零以下的水平并买入债券以抑制收益率。

“日本央行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改变负利率政策,同时甚至维持收益率曲线控制,这就意味着负收益率债券不会消失,”Mitsubishi UFJ Kokusai Asset Management Co.首席基金经理Kiyoshi Ishigane称。

虽然受到密切关注的日本通胀指标在4月创下1981年以来最快增速,但植田和男依然表示近期无需加入全球抗击通胀的大潮之中,称较高的生活成本依然是受到成本推动因素的主导。

推荐阅读: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即使价格大幅上涨 也不宜过早改变宽松政策

廣告

负收益率债券至少将在未来一年持续存在,因为日本央行可能会推迟上调短期利率,三菱日联银行驻东京首席日本策略师、前日本央行官员Takahiro Sekido称。

“今年可能取消收益率曲线控制,将给日本利率市场带来压力,而结束负利率政策将引发大幅波动,”他说。“要想让负收益率债券变成正值,仅仅将短期收益率调高到零是不够的。”

原文标题Negative-Yielding Debt Bounces Back to Almost $2 Trillion on BOJ

--联合报道 Masaki Kondo.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2023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