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是好是壞?

·3 分鐘文章
.
.

疫情全球肆虐,環球股災並快速落入熊市。

傳統市場,尚且如此,但最受影響的,就肯定是「共享經濟」莫屬。

共享經濟是2010年前後崛起的新概念,根據《經濟學人》定義,就是在人人都能夠透過流動裝置上網的年代,造就任何個人資源都可以出租,無論是私家車接載,抑或家中空房,就連「陪伴」都可以共享。

共享,造就了大大小小的平台出現。

但自從疫情出現,Uber、Lyft、Grubhub、Planet Fitness等等,股價均告大跌,Airbnb上市計劃無期,總之與「共享」或「分享」(兩者當然有微妙的不同)有關的新型生意,都遭遇滑鐵盧——市場質疑,人人都有可能傳播病毒,往後又怎能共享?如果要針對防疫,成本又將會增加。

.
.

外媒甚至直指這類公區對旗下員工(特別是gig worker)的防疫保障不足,只建議有病不要出勸而已,並沒有任何強制行動;有Uber司機接受訪問時坦言,未來就算有病都要開Uber,因為手停口停。

“If I get sick, I am going to have to go to work anyway; I have child support payments to make”

Uber司機不知道他要接載的乘客是誰,乘客也一樣,雙方都曝露於病毒風險。

然而共享經濟,也不見得玩完。在中國,部分共享經濟平台卻因此短暫受惠,例如單車因為市面交通未恢復而需求增多,根據哈啰出行數據,自2月10日企業復工首日以來,北京的共享單車需求量持續攀升,2月27日的騎行量比2月9日上漲達137%,廣州上月騎行需求,也出現過一日增加達88%的情況。數字上,2019年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為32828億元,比上年還有增長11.6%。

雖然共享辦公室初創公司WeWork,因內地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已暫停內地100幢共享辦公室的運作。但據了解不少外資公司正在打共享辦公室的主意,打算撤出現有的長租辦公室,改為短租共享空間予仍需要離家上班的員工使用。

.
.

但整體疫情對於共享平台,還是有一定壓力的,中國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的報告早已表明,2020年共享經濟增速將因疫情影響而回落,預計8%至10%。不過該報告就認為,只要共享平台經濟在教育、醫療、養老、外賣餐飲等方面發展,繼續向線上轉移,便有望在三年內重拾速度回升。即是說,「共享」概念還是大有可為,關鍵是我們在共享什麼,如果是一個共享外賣平台,只要做到應對防疫的工作,剛需還是會有。

.
.

事實上,看Ofo近日變化便會知道,Ofo雖然並沒有完全放棄單車業務,但單車一涉及消毒問題,長遠成本肯定上漲,所以今天的Ofo,基本上已轉型成共享網購平台,讓車友透過App內的折扣商店連結到各大電商消費。

筆者認為,如果要針對防疫才能共享,這樣的共享便難再發展。Airbnb中國業務傳大跌8成,如果真的要每間屋都要大消毒一次,也未必能予旅客信心(前題是仍有旅客),這盤生意,你還會做下去嗎?

===============

精選資訊網站「中環街市」 臉書粉絲頁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