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香港股市 已收市
  • 恒指

    16,725.86
    -17.09 (-0.10%)
     
  • 國指

    5,765.10
    +6.64 (+0.12%)
     
  • 上證綜指

    3,004.88
    +16.52 (+0.55%)
     
  • 滬深300

    3,489.74
    +3.07 (+0.09%)
     
  • 美元

    7.8236
    +0.0016 (+0.02%)
     
  • 人民幣

    0.9191
    -0.0001 (-0.01%)
     
  • 道指

    39,131.53
    +62.42 (+0.16%)
     
  • 標普 500

    5,088.80
    +1.77 (+0.03%)
     
  • 納指

    15,996.82
    -44.80 (-0.28%)
     
  • 日圓

    0.0517
    +0.0000 (+0.04%)
     
  • 歐元

    8.4621
    -0.0017 (-0.02%)
     
  • 英鎊

    9.9120
    +0.0120 (+0.12%)
     
  • 紐約期油

    76.57
    -2.04 (-2.60%)
     
  • 金價

    2,045.80
    +15.10 (+0.74%)
     
  • Bitcoin

    51,124.52
    +138.06 (+0.27%)
     
  • CMC Crypto 200

    885.54
    0.00 (0.00%)
     

利潤恐六年來首次下滑 中金公司遭舊股東減持

一度持有這家中國歷史最悠久西式投資銀行約10%股份的海爾,披露其持股比例已降至6.32%

重點:

  • 家電巨頭海爾已減持在中金公司長期持有的股份,後者或將遭遇自中國市場2016年崩盤以來年首次年利潤下滑

  • 中國首屈一指投資銀行的未來增長,受限於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資本監管要求

沈如真

2020年底,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3908.HK; 601995.SH)在上海的上市備受期待,而早在那時之前,家用電器製造商海爾的投資部門就買入了這家中國成立最早的投資銀行近10%的股份。現在,這段關係似乎正在走向盡頭。海爾集團(青島)金盈控股有限公司上週末披露已完成減持計畫,持股比例由之前的8.26%降至6.32%。

海爾金盈試圖淡化此事,將其歸因於內部的現金需求。的確,在IPO之前入場的投資者幾年後出售股份並希望鎖定部分收益,這種事情並不少見。但這一舉動也反映出,對中國投資銀行的情緒比兩年前降溫了。

2020年11月2日,之前已在香港上市的中金公司在上海掛牌。上市首日,看漲的投資者將其股價抬升至44%的漲停上限。無論是中金公司不斷上升的全球排名,還是螞蟻集團擬集資370億美元(2,580億元)的全港最大IPO主承銷商身份,都吸引著投資者。

但就在一天後,中國政府叫停螞蟻上市,一系列針對從科技到教培輔導行業的監管打擊由此開始。對中國企業海外上市審查的同時收緊,讓一個本是中金公司最大搖錢樹的市場不寒而慄。

如今,中金公司在上海上市的股票,已比2021年的高位跌去超過一半,這還是在經歷最近一輪反彈後。在該銀行遭遇自中國市場2016年大跌以來首次年收入和年利潤雙雙下滑之際,其在香港交易的股票也在10月底迎來6年來的最低位,但之後出現了反彈。

中金公司一瀉而下的股價,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系列宏觀因素,包括深受疫情影響的經濟對投資銀行業的衝擊、股市的萎靡不振,以及外國競爭加劇的威脅。但這些困難也具有特殊性,反映了一家被視作中國最具國際化的投資者銀行的企業面臨的獨特挑戰。摩根士丹利(MS.US)一度是中金公司的合作夥伴和大股東。

中金公司的全球化野心也因為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以及對中美資本市場可能會脫鈎揮之不去的擔憂而被蒙上了陰影。與此同時,其擴張也受到了阻礙,因為在計畫價值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新股配售時,它需要保持特定的資本充足率水平。

儘管如此,中金公司依然是中國最大、最具創新精神的投資銀行之一,不讓中信證券(6030.HK; 600030.SH)和海通證券(6837.HK; 600837.SH)等國內頂級競爭對手專美。作為總資產規模位居全國第9的證券公司,中金公司的投資組合更多元化,從相對穩定的財富和資產管理,到週期性更強的券商和自營交易,不像較小的競爭對手那麼容易受市場波動的影響。

疫情與戰爭帶來挑戰

儘管中金公司的長期形勢較為穩固,但從其最新的季度財報來看,短期內的不利因素還是顯而易見的。2022年首9個月,營收按年下降了10.6%至193.9億元,淨利潤下降19.3%至60億元。

最大的拖累來自中金的券商和投資業務,它們的收入在此期間分別下降了17.5%和38%。由於中國政府加大力度利用資本市場來幫助經濟復甦,以及提升中國的科技能力,中金的投行業務收入增長了13%,從而紓緩了這些下降。

分析人士預計,中金公司今年的淨利潤將下降15%至20%,這是自其2016年利潤下降7%(當時中國股市處於重大調整期)以來,首次出現年利潤的下降。

由於大範圍封控以及其他防疫措施對經濟造成打擊,中國基準性質的滬深300指數在今年前9個月暴跌逾20%。今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外國資本外逃,也是導致下滑的原因之一。

儘管面臨種種不利因素,據畢馬威(KPMG)估計,中國企業今年的IPO融資規模達到創紀錄的6,100億元,佔全球IPO融資總額的近一半,中國的IPO市場今年實際上將實現5%的增長。相比之下,美國IPO市場預計將暴跌逾90%,香港市場則萎縮逾70%,凸顯出美國大舉收緊貨幣政策的抑制效應。

行業資料顯示,中國140家證券公司在2023年前9個月的綜合收入下滑了17%,比中金公司10.6%的降幅要更為嚴重。在中國於2020年取消該行業的外資持股上限後,這個擁擠的行業預計還將面臨來自全球競爭對手日益激烈的競爭,因為摩根士丹利、高盛和瑞士信貸等公司可以完全控制其中國業務了。

作為中國歷史最悠久的西式投資銀行,中金公司自中美雙方於1995年合資建立後,它已經有了足夠的時間來學習「與狼共舞」。它的全球網路包括在香港、紐約、倫敦、新加坡、三藩市、法蘭克福和東京的業務,它在幫助中國企業在海外融資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儘管在過去18個月裏,中國公司的海外上市基本停滯,但中金仍有大約五分之一的收入來自中國境外。在這方面,該公司中國以外業務在未來的增長情況,將取決於地緣政治。儘管上周緊張局勢緩和的跡象提振了中金公司和其他中國企業在美國進行IPO的承銷商,但目前尚未清楚中國將如何對此類海外上市實施新的審查機制。

根據中國擴大後的「滬港通」計畫,中金公司還可以為那些希望在瑞士和法蘭克福上市的企業提供服務。不過就交易規模和市場流動性而言,沒有哪個城市能與紐約相比。

這家投資銀行的負債率水平接近監管上限,它已公佈計畫通過新股配售籌集高達270億元的計畫,為增長提供資金。隨著市場的反彈和中金公司的擴張,中信證券預計中金在2023年和2024年將分別實現32%和10%的利潤增長,扭轉今年的下滑趨勢。不過,這還是遠遠低於2021年50%的利潤增幅,以及2020年70%的利潤增幅。

中金公司在上海上市的股票目前市帳率約1.6倍,高於1.4倍左右的行業平均水平,這表明其增長前景可能已經反映在股價中了。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解釋了海爾最近決定套現的原因。但我們也應該注意到,其香港股票的市帳率要低得多,只有0.7倍,這反映出國際投資者對該公司存有更大的懷疑。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