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試圖訴諸最高法院來干預大選結果 但這條道路既不快又不確定

Aoife White、Hugo Miller
·4 分鐘文章

【彭博】--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表示,他將把官司打到美國最高法院,因為他希望「停止一切投票」,以便試圖保住在關鍵戰場州的早期領先優勢。

不過他將無法立即讓最高法院插手,也不清楚他是否有能影響選舉結果的法律論據。

一場官司通常只有在地方法官和緊隨其後的上訴法院作出裁決後,才會抵達美國最高法院。在2000年,整個法律流程持續了一個多月時間,才等到最高法院發布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布什-戈爾案的裁決,該裁決最終決定了當年的大選結果。

而且最高法院只有有限的權力來影響選舉結果。川普需要根據憲法或聯邦法規提出具體的法律異議,才能影響一個關鍵州的選舉結果。

德克薩斯州大學憲法學教授Stephen Vladeck發布推文稱,「大選的官司要打到最高法院,必須是在一個關鍵州的選舉結果足夠接近,並且一組受到挑戰的選票(例如,賓夕法尼亞州遲到的缺席選票)對於結果是決定性的才行。僅僅因為我們現在還沒有出結果,並不意味著上述情況有可能出現。」

當包括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在內各州的投票仍在統計時,川普在今日凌晨發表講話,他錯誤地聲稱自己贏得了勝利,並表示投票結果的延後統計「對我們國家來說是一種尷尬」。

川普說:「這是對我們國家的重大欺詐。我們希望以適當的方式使用法律。」

拜登競選陣營表示,其已經有法律團隊準備應對任何訴訟。

拜登陣營競選經理Jen O’Malley Dillon在一份聲明中說,「若總統果真上法院試圖阻止正常的計票工作,我們已經有法律團隊準備好應對,並且我們的團隊將會獲勝。」

為諮詢機構APCO Worldwide管理一個競選博客的Nicholas Whyte表示,川普沒有為可能的挑戰提出任何依據,也不清楚他的律師將針對哪些違規行為。

誇張

Whyte說:「當然,在訴諸最高法院之前,無論如何都必須先去地方法院,因此,直接將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肯定是誇大其詞了。」

一位長期的共和黨律師表示,川普將很難阻止選舉日當天或之前收到的選票被計算在內。

曾在2000年為喬治·W·布什提供顧問的Ben Ginsberg對CNN表示,「我不知道他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證明一項旨在繞過州程序並剝奪合法投票者權利的法律是正當的」。

有關各種問題的其他訴訟也已經在進行中,可能會迅速完成上訴程序。

賓夕法尼亞州的共和黨人周二在費城郊區的一個縣提起訴訟,指控官員非法允許在選舉日之前對郵寄選票進行點票。聽證會定於周三上午9點舉行。

關鍵州

共和黨人已經要求最高法院阻止周二之後到達的郵寄選票計入賓夕法尼亞州選舉結果。賓夕法尼亞最高法院此前曾命令將選票到達的有效期延長三天,稱這是州憲法規定的要求,而美國最高法院暫時以4票對4票的結果保留了原判。

大法官們可能會重新討論該問題,在周二之後收到的選票將分開存放,以待進一步訴訟結果。

英國伯明翰城市大學美國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Ilaria Di Gioia說,「四位保守派法官已經宣布,他們願意在大選後評估此案。他們敞開了大門。問題在於應該由州立法機關還是由最高法院來決定如何統計選票。」

共和黨人希望依賴最新加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來有所作為。川普在第一任期內任命了三名大法官進入最高法院,其中包括在選舉前一周被確認的巴雷特,以鞏固保守派的多數席位。

沒有保證

華盛頓和李法學院的教授Russell Miller表示,共和黨人還需要說服法院的其他保守派,來使延期到達的選票無效,這並不能保證。

但是由共和黨總統提名的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最近反對他的保守派同僚。

他說:「有時候,大法官願意放棄這種刻板印象,以保護最高法院的信譽。」

最高法院唯一一次解決有爭議的總統選舉是在2000年,當時最高法院下令佛羅里達州停止重新計票,從而為共和黨人喬治·W·布什鎖定勝局。最高法院當時表示,對全州選票進行統計的不同標準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最終小布什以537票贏得了該州的勝利。

原文標題Trump’s Road to Supreme Court Is Neither Fast Nor Certain (1)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